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华夏远征军之我的团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大获丰收

  立花奇雄在地上足足挣扎了一两分钟才慢慢死去。

  没人去管他的死活,有的士兵甚至觉得这样还便宜他了,就应该像上次那个大队长一样给他绑在木桩子上剖了他。

  这一仗,不知道有多少士兵永远的长眠于此,除了胜利的喜悦,战士们的眼神里更多的是失去战友的悲痛。

  “团座,大概统计出来了,伤亡了八百多人,兽医那边轻伤员有200多个。就是重伤的100多人可能…有一大半撑不住了。咱们还能站着的,也就剩下600多人了”

  孟烦了一脸黯然,手里拿着一个本子低着头说道。那厚厚的一沓花名册,数不清的名字被他一一划掉…

  重伤员基本都是缺胳膊断腿,没有可靠的医护人员和专业的外科手术,光靠那些消炎药止血剂和半吊子兽医的粗浅医术,根本是无力回天。

  廖铭禹默默地闭上了双眼,这一场战斗下来,跟着他一起上南天门那1500多人的队伍,伤亡了接近三分之二,一个团的建制又快打没了。

  那不是简简单单的一组数字,那可都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华夏军人!虽然战绩辉煌,但这都是战士们付出血的代价换来的胜利。

  “孟大营长啊,账不能这么算,我刚刚去看了,兽医那200多个轻伤员问题不大,修养一俩月就能重新拿起枪。”

  龙文章斜扛着枪缓步走来,悠悠地说道。

  “我们昨天送回禅达的伤兵也有一两百人,算上他们,咱们团至少还能保证一千人的建制。嘿嘿,这仗下来全歼两个大队…嘿嘿”

  龙文章已经笑得已经合不拢嘴。这天大的功劳如今落到他们的头上,真叫人兴奋不已。

  孟烦了撇撇嘴,没有接话。

  是啊,虽然伤亡惨重,但1:2.5的战损比,歼灭了这么多小日本,怎么算怎么值了。

  “叮,宿主亲手斩杀日军副联队长立花奇雄,随机解锁装备:美制SCR-536步话机。”

  似乎感受到了廖铭禹的烦躁情绪,系统声音恰合时宜的在他脑海里想起。

  SCR-536?那个比大哥大还大的单兵步话机?廖铭禹来劲了,这玩意好东西啊,虽然对讲范围不长,最大只有1.5公里左右,但比起动辄几十公斤的电台相比,胜在灵活体积小啊。

  在这个年代除了美国没有哪家拥有这种连排级的无线通话设备。这样的装备一般用于连、排级作战单位,负责与上级指挥官联系,与友邻部队配合,及时将侦察或者遭遇到的情况反应给上级,及时掌握信息的上级或友邻部队做出相应的作战调整。

  相对于以前依靠传令兵的通讯方式,步话机要高效及时得多,而且通信更加有保障,可以清晰地知道信息是否已经准确传递到位。以今天的眼光来看,步话机就像是对讲机一样方便,可以将基层单位的作战灵活性提升了一个档次。

  哈哈,有了步话机过后,孟烦了这家伙要失业了啊,廖铭禹在心里不禁想到。

  “战场分析系统开启:南天门战役结束,宿主以1566人坚守南天门。成功防御了日军11次进攻,歼灭日军2270人。其中中佐三名,少佐……

  自身部队战死612人,受伤334人,战斗评价:优+,战术评价A,

  获得战斗奖励5000积分点,战术奖励4000积分点,扣除战损人员946,总计获得 8054积分点。宿主剩余积分点10433。

  额外奖励克虏伯105mm榴弹炮4门,FH.Gr.高爆弹300发,现已存入仓库,并商城解锁该炮及各种型号弹药,报告完毕。”

  克虏伯105榴弹炮啊!哈哈,这下自己终于有大口径榴弹炮了啊,以后再也不用光挨小鬼子的重炮不还手了。

  廖铭禹兴奋得差点跳起来,这一仗真的值了啊,消耗的积分又打回来了不说,关键是得到了好几种重武器的加强,等回到禅达休整一番,以后他这个川军团,还用看小鬼子脸色?

  旁边的两人看到从刚刚开始他们的团长大人就时而忧愁时而兴奋,面部表情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直在疯狂的转变。

  龙文章怕他心里承受不了,略作关心的安慰道:“团座,这没啥,别想不开了。咱们大部队的基础还在呢。”

  “想不开你妹,传令兵,让兄弟们休息片刻,然后赶紧打扫战场,能带走的通通带走,带不走的原地销毁。不能给小鬼子留下一颗子弹!”

  “是!团座。”

  接着廖铭禹走到高处,朝着川军团战士们高声大喊道。

  “兄弟们,等整理好一切,我们就回家!”

  “哦…!回家…!!!”川军团战士们大声欢呼呐喊,许多战士眼角不由的泛起泪光,他们等这一刻等了太久了!

  早上6点,天色已经开始亮了,在南天门上响了一整晚的炮火声终于慢慢停歇。

  虞啸卿一夜未眠,他站在岸边吹了一夜的江风,手里的望远镜举起又放下了数十次。

  旁边站着的何书光与张立宪,不忍地劝说道:“团座,回去休息吧。”

  “是啊,团座,您都站了一整夜了,身体要紧啊。”

  虞啸卿并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再次举起望远镜,自言自语的说道:“没有炮声了,他们应该打光了吧?”

  “整整一夜啊,仗打成这样,华夏军人,再无无辜之人!”

  “我们…都是罪人。”

  何书光俩人对视一眼,不知道团座为什么突然冒出这样的话,也不知作何回答,只得低着头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后。

  虞啸卿他心里有心杀敌,却无能为力,他深知怒江防线的重要性,此刻过江与日军争夺南天门根本没有意义。

  而且他的部队,经不起折腾,死一个那都是虞家的心血。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他不可能用自己的士兵去做赌注。

  他现在迫切希望对面的日军攻下南天门之后继续强渡怒江,那他就可以给予这群不自量力的小鬼子迎头痛击。只要自己守住了怒江,这份天大的功劳就是自己的。

  再加上唐基的提醒,虞啸卿对于廖铭禹这个人心里十分纠结,佩服他的舍生取义,做了虞啸卿他自己想做却不敢做的事,但同时又忌惮他的能力,把他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

  唉,讨厌归讨厌,不过现在已经尘埃落定,面对日军这么猛烈的进攻,对面的川军团注定毫无生路。

  “传令下去,让部队做好准备,谨防小鬼子强渡怒江!”

  虞啸卿突然大声说道,他已经确定,对面的阵地上不会有华夏士兵的踪影。

  “是!……嗯?团座,你听那是什么!”

  刚刚转身准备离去的何书光突然听到对面山坡后转来一阵吼声,顿时疑惑不已。

  虞啸卿没有说话,他又一次举起来望远镜观察着,难道是小鬼子的庆祝胜利的欢呼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