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华夏远征军之我的团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成长是需要代价的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几乎所有小鬼子都在引颈受虐。在内心的恐惧面前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

  而川军团的战士们,第一次感受到了杀戮带来的快感,也明白了小鬼子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在战斗的尾声,幸存下来的几个小鬼子意识到这仅仅是一场人为的军事袭击时,却已为时过晚。眼见大势已去,果断选择跪地投降……

  “哈哈,团座,这一仗杀得太痛快了!”这时孟烦了端着一把被鲜血染红了的步枪走了过来。他甩了甩刺刀上的血水,激动地说道。

  “小太爷从来没想过小鬼子也能像小鸡一样,一点不反抗,伸着脖子等着我们砍,哈哈,输了这么多年,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了!”

  看着一地的日本兵尸体,孟烦了一阵感慨。

  “是人就会有害怕的东西,有恐惧的心理他就不能理性的思考,小鬼子这次只是输在自大和无知上面罢了。”

  扔掉了手里那把已经砍得卷刃的武士刀,廖铭禹不置可否地说道。

  “好了,报告一下伤亡情况吧。”

  点燃了一支烟,廖铭禹放松般吐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

  孟烦了精神一振,立马说道:“歼灭鬼子287人,俘虏5人,我军轻伤6人,无人战死。”

  “俘虏?拿来有什么用?”廖铭禹眉头一挑,意味深长地说道。

  “是!我这去安排掉。”孟烦了会意,转身就往外走去。

  川军团的战士们也感到激动万分!

  被小鬼子撵了这么多年,今天终于当了回大爷。

  大伙都对他们的团长越愈发地崇拜。是廖铭禹带给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胜利,让这群原本颓废的溃兵重新找回了自信。

  “蛇屁股,你狗日的又拿菜刀砍人,怪不得上次老子吃饭吃出一股血腥味。”要麻嫌弃地看了蛇屁股一眼。

  “你个衰仔就不要吃啦,我这把菜刀砍人切菜都在行的啦,要不要给你煮小鬼子肉吃吃啊。”

  蛇屁股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把菜刀在小鬼子尸体上的衣服上蹭了蹭,擦干净上面沾的血污。

  “哎呦我,你们都整完了?团长不仗义啊,让我在上面吹了半天的冷风,结果啥也没捞着。可惜了,唉。”

  迷龙扛着机枪,甩着手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看着正在打扫战场的众人,心里惋惜不已。

  小豆饼背着弹药箱跟在他身后,有些畏惧地看着一地的鬼子尸体和血泊。瞪大了双眼,心里那叫一个震惊。

  廖铭禹走到龙文章面前,这小子挂了彩,坐在那边正让李二娃帮他包扎肩膀上的伤口。

  “挂彩了?”廖铭禹问道。

  “团座啊,没事,冲得太快被鬼子小队长偷袭了一下,划破点皮”龙文章抬起头嘿嘿笑到。

  “全歼鬼子一个半中队,这一仗打得才叫过瘾。哈哈”

  “不过团座,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龙文章突然神秘的朝廖铭禹说道。

  “有屁放,怎么学的跟孟烦了一样,说个话拐弯抹角。”廖铭禹不耐烦地说道。

  “嘿嘿,你手下的兵,有几个有点尿啊。”龙文章若无其事的讲道,随后目光慢慢瞥向一个方向。

  廖铭禹疑惑地随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阿译?

  只见阿译和几个士兵畏畏缩缩的站在角落里,他们无一例外,全都是神色紧张,面色甚至可以说有些惨白,看着地上那浑身是血,缺胳膊断腿的尸体,眼神里居然透着一丝恐惧。

  廖铭禹不禁眉头一皱,这种表情他看得太多了,那是第一次上战场的新兵害怕的表情,甚至可以说刚刚被屠杀的小鬼子也是这种表情。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啊。”龙文章走到廖铭禹旁边,悄悄对他说着。

  “我观察了一下,从前两次战斗来看,这几人就一直是畏畏缩缩,只跟着大部队放放枪,冲锋也是落在最后面,至于打没打中鬼子,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廖铭禹默然不语,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打顺风仗他们可以划划水,要是战局处于劣势,那他们可能会害死我们整个部队!”

  “一个卷走十个,十个卷走一百个!”

  龙文章的话像一阵惊雷般回响在廖铭禹的心里,那快要烧到手的香烟头都没有察觉。

  是啊,外面那帮还在林子里乱窜的溃兵就是如此。

  其实不是所有人都想逃跑的,但看着身边的人都在逃,谁又能置身事外呢?

  战场上能活命的方式无非两种。要么逃命,要么杀敌!当你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时,剩下的,只有没命的逃跑了。

  随手掐灭了香烟,廖铭禹点点头,像是下了某种决定一样,冲着不远处的不辣喊道:“不辣,马上去把烦啦叫住,那几个俘虏不要杀,全部给我绑好了带过来!”

  龙文章赞许地看了廖铭禹一眼,看来这位团长和自己一样,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

  “烦啦烦啦,莫慌!团长喊不要杀!”

  刚走出兵营的不辣,远远看着孟烦了指挥着几个士兵,正准备毙了跪在地上的那几个小鬼子,吓得他赶紧大声喊道。

  “啊?不杀了又,这位爷成心拿小太爷当消遣嘛”孟烦了不满地小声嘟囔着。

  5个小鬼子又被押回到廖铭禹所在的那个兵营。此时川军团大部分人都汇集于此。众人面面相窥,也不知道这是要干嘛。

  廖铭禹大步走向阿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阿译眼神慌乱地左右闪躲,不敢直视廖铭禹的眼睛。

  “团…团座,有什么事情吗?”阿译小心翼翼地问道。

  “从昨天到现在,这一路上你杀过鬼子吗?”廖铭禹突然问道。

  “团座,那个…这一路上我们都有打鬼子,而且……”

  “回答我!杀没杀过一个日本兵!?”

  “没…没有。”阿译不好意思地低着头说道。

  “我再问你,刚刚那么好的机会,小鬼子简直是等着你来杀,你有没有动手?还有你们!回答我!”

  廖铭禹突然加大声量,朝着林译和他身后的三个新兵喝道。

  几个人都害怕急了,也不知道团座这是怎么回事,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呵呵”

  虽然在微笑,可廖铭禹的眼神宛如利刃一般狠狠的刮在几人的脸上。

  “没关系,现在再给你们一个机会,看到那几个小鬼子了吗,人手一个,杀了他们。”

  “啊?”

  几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随后廖铭禹给他们每个人都递了一把装着刺刀的步枪。再次下达了命令。

  “林译少校,我命令你们,杀死眼前的敌人!”

  “这…团座,他们已经是俘虏了啊,我…”阿译紧张得结结巴巴的讲道。

  “这是命令!林译少校,你难道想抗命不遵?”廖铭禹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

  几个日本兵现在算看出来了,这帮华夏人是想拿自己给新兵练胆,就像他们经常做的那样。

  随即几个小鬼子嚣张地喊道:

  “来いよ,バカな豚め(来啊,你们这群蠢猪!)”

  “シナ臆病者!(华夏懦夫!)”

  “砰!”

  一声枪响,叫嚣得最厉害的那个日本兵头部中弹倒地….45的子弹直接打碎了他三分之一的头盖骨。

  其他几个小鬼子瞬间安静下来,川军团众人也被吓了一跳。

  廖铭禹缓缓放下冒着青烟的手枪,再次对着林译他们说道:“知道他们刚刚骂你什么吗?他们骂你们孬种,懦夫!”

  “现在拿起枪,用刺刀插进他们的胸口,向他们证明自己不是没胆的废物!”

  几人缓缓地举起了枪,双手却止不住地打颤。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一步。

  “砰!砰!砰!”

  廖铭禹连开三枪大声吼道:“我再说一遍,干掉他们!不然老子现在就枪毙你们!是选择杀人,还是被杀?!”

  “啊!”

  那三个新兵艰难地咬着牙,突然大吼一声扣动了手里的扳机。

  “嘭嘭嘭!”

  “噗…噗…

  三个小鬼子直接中枪,这么近的距离直接被中正式步枪打得倒飞出去。

  “扑通”一声,仅剩的那个日本兵一下子跪在地上,内心崩溃了,他声嘶力竭地喊着:“压美洛,别杀我。求求你们别杀我啊!”

  看着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求饶的日本兵,林译是怎么也下不去手。

  “团座…我不行…”

  “我真失望呢,阿译。”廖铭禹俯在他耳边轻声讲到。

  “你心软下不去手,你觉得他很可怜,很无辜是么?”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父亲,他无不无辜?他可不可怜?!”

  廖铭禹突然加大了声音,揪着阿译的衣领质问道。

  “你父亲如果看到今天你这幅德行,你说,他会不会恨你?!”

  “啊!”阿译悔恨地怒吼一声,眼眶瞬间被泪水打湿。

  他的父亲,只是走在上班的路上,就被几个无聊的小鬼子当做练枪的靶子,给一枪爆了脑袋。没招谁没惹谁,就因为这几个日本兵想练练枪。

  因为这件事,他才愤恨的投了军校当了兵。

  这件事,一直是他脑海里的梦魇。

  “这个小鬼子也是杀害你父亲的帮凶,他们不值得你怜悯,你要为你父亲报仇!为被这群畜生杀害的华夏人报仇!干掉他!”廖铭禹朝他大吼道。

  “杀!”

  阿译疯狂地大吼一声,端着步枪朝小鬼子冲去,步枪上的刺刀狠狠地向小鬼子胸口扎去。

  “啊!呀美!”

  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刺刀扎偏了,只是插进了小鬼子的肩膀。疼得这个鬼子在地上嗷嗷惨叫着。

  阿译现在两眼发红,他拔出来刺刀,疯狂地继续捅了一下又一下,直到这个小鬼子奄奄一息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的胸口已经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阿爹啊,唔对勿起侬,吾错特了!”伤心的阿译跪在地上抱头痛哭。用家乡话喊着爸爸我对不起你。

  成长,总是伴随着痛苦和眼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