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华夏远征军之我的团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军火贩子

  “部队情况先这样吧,这份只是暂定计划,后续有需要更改的我们再做调整。”

  抽了最后一口烟,廖铭禹把手里烧到尽头的香烟按到了满是烟屁股的空罐头里。

  “团座,还有个事…不知…”

  孟烦了又是犹犹豫豫地在那“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说孟参谋长,你啥时候能改改这吊人胃口的毛病,有事你就说,再像个娘们一样老子让你重新当副连长!”

  廖铭禹不满地说道。军队里切忌吞吞吐吐,犹豫不决的态度。要放在他原时空的部队里,这样的兵不天天挨班长削才怪。

  “是,是,嘴瓢了。这以前说话习惯了。”

  孟烦了赶紧陪不是,紧接着说道:“我是想说,咱部队现在算上伤员差不多一千来人,这好赖也回禅达好几天了。是不是先把军饷给发发,也好安了大伙的心。”

  这是个难题啊,不过也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很多兵没有那么高的觉悟,当兵打仗图什么,不就是有粮吃有响发吗。

  而现在军队里吃空饷走私枪的行为屡见不鲜,上面当官的别说按时发放了,能几个月给你一次就不错了。

  “现在普通士兵的军饷多少一月?”廖铭禹皱着眉头问道。

  “按现在国难响算,大头兵的响钱是每月7.8块大洋。士官稍许高一点15块上下。军官的嘛,更不要说……”

  “当然了团座,咱们也不需要足额发放,现在这世道,大头兵们每个月按时能领到2.3块大洋的都已经烧高香了,像我们以前别说军饷,每天就只有口清水炖南瓜!”

  孟烦了徐徐道来,他们这一千人按正常来说,军饷最起码需要一万多大洋。这样的负担对于一支新成立的部队简直是灾难。

  所幸,战时有战时的办法,就像孟烦了说的那样,他们这帮原本就是溃兵的家伙们奢求不高,只要顿顿饱饭,每个月能有个2.3块大洋那就心满意足了。

  就拿他们缅甸方面来说。远征军中有许多空缺,入缅时各级部队长就已冒领了许多钱。最后到战争失败,许多下级干部和士兵都病死、饿死或被敌人打死以及逃散了。这其中就包括他们川军团。

  正当入缅军丧师辱国,举国震动,士兵的亲属得到噩耗,悲痛万分的时候,入缅军的许多部队长和军需人员却是充满了愉快和欢笑。

  因为他们可以大捞一把,领来的大批外汇和军响再也无须发给那些死人了。死的逃的愈多,对他们就愈有利,他们就愈高兴。自己多挣点不好吗,谁会去管那些死人和逃兵。

  “仓库里面小鬼子的武器还有多少?”

  廖铭禹已经有了主意,吃空饷他是做不到,做做私枪买卖还是肯的。部队发展壮大需要钱,而上头一向抠门成习惯了,想让他们多掏出来点比去跟小鬼子拼命还难。求人不如求己。没钱老子自己挣。

  “38式还有200支左右,6.5mm子弹不多,三千来发吧。还有几挺歪把子和掷弹筒。92式重机枪太沉您没让带,我们在对岸都炸毁了。还有一些小鬼子的炮弹手雷,药品和肉罐头什么的。”

  龙文章插嘴说道。小鬼子的武器装备是他亲自带人放进去的,这一块他比谁都熟。

  “这样,死啦死啦,你现在带人去清点所有的日军武器,吃的和药品都留下,把我们用不上的枪支弹药,和那些破烂一样的都挑出来,写好清单。”

  接着廖铭禹又向孟烦了命令道:“烦啦,明天还是叫上迷龙和几个兄弟,先带一小批军火去黑市踩踩水,最好能联系到个大卖家。”

  “是!团座放心。”

  孟烦了拍着胸脯保证道。

  ……

  第二天清晨,孟烦了就叫上了迷龙和两三个老兵出了门。

  他们找来了一辆板车,把30几把步枪和几门掷弹筒,还有一些子弹都放在上面,拉着这一车赶往禅达黑市。

  禅达的青石板小路弯弯绕绕,高矮不一的青砖瓦房和石板路纵横交错,路线是相当复杂。若是个外乡人冷不丁的来这里,保准会找不到北。

  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别看这座不起眼的小镇,里面的门档却多得让你吃惊。

  作为华夏边陲的一个规模不小的镇子。在战前也算一个与缅甸那边中转聚集的地方。很多缅甸甚至南洋那边的商人或则百姓,都会路过禅达这个地方,进行买卖或则以作歇脚之地。

  虽然战后失去了往日的热闹与荣光,但三教九流之人在镇上并不少见。豪绅们富得流油,穷人们却吃不上饭,时不时的会在街上看到哪饿死的可怜人。

  按孟烦了的话就是:禅达这个犄角旮旯水深得很,远没有你表面看上去的平静。在这其中,位于小镇东南角的黑市尤为之最。

  人高马大的迷龙在前面拉着板车,其他几人则在旁边推拽着。

  “呼……不行了,歇会歇会。”

  从驻地出来才走了二十几分钟,迷龙就满头大汗,身子有些发虚。只见他把板车停下来,手扶着双腿有些吃力地喘着气。

  “怎么着?龙爷,你咋这么虚啊今天?”

  孟烦了看着他虚弱的样儿,心里面不禁有些好笑,出声调侃道。

  “不知道啊,前几天还好好的,今天起来就不对劲,才干多少活啊,两腿就发软打颤。”

  迷龙擦了把脸上的汗,疑惑不已。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两腿无力,还微微打颤。

  “这不完犊子吗,老子才三十几岁就落下这病根!”

  说到这个孟烦了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继续喷着迷龙:“您这不是自个儿造的?你说你们这对黑夫妻,天天玩命的造小人,你不虚谁虚?”

  “滚犊子,你们那是嫉妒老子。哎哟!你个黑心的孟烦了…你给老子站住!”

  见迷龙还在那不服气,孟烦了用力地在他大腿内侧掐了一把,这一下着实给迷龙那本就发软的大腿更添伤痛。

  ……

  闹归闹,一行人还是慢慢悠悠的来到了黑市上。

  黑市上的那几个老贩子打远就瞧见几个当兵的拖着一车枪支走了过来。财神爷又来了!几个人都兴奋地迎上前去。

  “哎呀,军爷又来倒腾好货了?”

  “嘿嘿,军爷这次怎么说,还是老规矩咱哥几个一起分了?”

  前两天他们刚出手了一批军火,让这几个贩子着实赚了不少。所以对孟烦了几人印象深刻。都热情地围过来问东问西。

  “别介,都听好了啊,今天我们来这不是找散户的,瞧见没有,像这一板车的枪支弹药,我们那还有四五车。”

  “给你们个机会,谁能吃得下去的站出来,但小太爷不得不提醒你们一句啊,这没过几千万把块的家当怕是想都不要想啊。”

  孟烦了清了清干涩的嗓子,接着说道:

  “你们吃不下没关系,给小太爷找个能吃得下这批货的主,没准小太爷一高兴,就赏你们几支步枪了!”

  众人赫然,看来这帮当兵的是想玩大的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