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拳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对血渴望

拳敌 A剑 2091 2019.04.08 07:00

  韩青山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

  他变成了一只大公鸡,精神抖擞,在院子里站在墙头上金鸡独立,下面是一群自己的后宫母鸡,还有一群他的鸡崽子。

  他十分得意,对着太阳鸣叫。

  却不想天一黑,一张大网扣下来,将他困住,任他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他的母鸡,鸡崽子们也惊慌失措。

  然后他看见干爹韩侠之的兄弟,也就是他的二叔大手伸出来,直接扭断他的一对翅膀,锋利泛冷幽的菜刀抹到他的脖子上,刺啦一划,直接割开了他的喉咙。

  噗!

  大公鸡直接被抹脖子,放血等死了。

  这就是断气的感觉?

  身体抽搐,脖子泛着疼痛,浑身一点点的失去力气,感觉好冷,黑暗渐渐笼罩他。

  过了一会,公鸡奄奄一息之际,被二叔的大手提起来直接扔进了沸腾的大锅中,他一瞬间就被煮的通红,全身都熟了。

  他想要挣扎,可惜意识寄托的这只公鸡在进入沸水大锅的一瞬间就已经死了。

  挣扎是无用的。

  韩青山他本以为梦到这里就结束了,但鸡虽然死了,梦却还在继续,韩青山依然感同身受。

  等了一会,他被从锅里捞了出来,开始拔毛。

  无处不在的剧痛撕裂着韩青山,感觉每一处的细胞都被针扎了似的。

  等他忍着疼痛成为赤裸裸露露的白斩鸡之后,被放在了案板子上面,二叔拿着黑黝黝的剪刀直接破开了他的肚子!

  开膛破肚的韩青山还没有从疼痛中缓和过来,二叔拿起菜刀,直接照着鸡头剁下来!

  这一断头刀剁下来,韩青山才算惊醒过来。

  疼!疼!疼!······

  但他一睁开眼睛,就感觉到眼皮上面有一层皮脂被他睁眼的动作给撕碎了,带动着眼睫毛也撕裂,疼得他急忙多眨眼。

  而他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许多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女盯着他看。

  韩青山没料想到自己会迎来这么光荣的一天,好多看似是大人物的人物汇聚一堂,目光如X光不断扫视着他,让他想起去年韩家村来的变戏法的一家子人,最后结果证明这家子人是偷猪贼,只不过想偷牛三哥家的猪,半夜刚翻墙进了院子,就被牛三哥养的追风狗一家子给扑倒摁住了······

  当时全村人看变戏法一家子的眼神就跟现在这些黑衣人看韩青山的眼神一模一样。

  马瑞走到韩青山近前,打量着一身油腻的韩青山说道:“你醒的到是及时,渴不渴?”

  韩青山确实感觉嗓子冒烟了,但是他没有回答这人的话。

  这个大叔,四方大脸,头发黝黑还梳着大背头,能闻到发胶的香味,但人靠在他近前就给他极大的压力,这感觉韩青山半个月前还在教导主任的身上体验过,但有所不同,教导主任说话韩青山还能透过气来,这四方大脸一说话,韩青山感觉周围三尺的空气都凝固了,让他觉得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仿佛他被一只野兽盯住。

  好奇怪的感觉···

  韩青山又看向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躺在简易的行军床上,他也看清楚了自己全身,手脚健全,但胳膊以及能看见裸露在外面的体表皮肤上,结了一层油黄色的污垢,像是他的皮脂过度分泌一样。

  韩青山注意到他的右脚背,上山种地时被镰刀划破的地方形成的月牙疤痕处,皮脂污垢堆积很多,乌黑乌黑,好像穿着铁甲鞋似的。

  韩青山五根脚趾一弓,咔一下,黑色污垢就挣裂开来,露出来的脚背一条缝隙,白如羊脂,而且以前镰刀割伤落下的月牙疤痕已经看不见了。

  韩青山坐起身来,手摸到脚背上,忍着疼撕开结痂的污垢。

  整只脚光洁如同女人一样,韩青山在整个韩家村也就见过蛇娘的脚这么白,每到晚上,周围好多老爷们的眼睛都直勾勾的往上凑。

  这是什么情况?

  随后他脸色猛地一变,两手往胸口一按,“我记得尹半仙一拳打塌了我的胸口,现在怎么恢复了?”

  “马队,这小子好像脱胎换骨,洗毛伐髓了,跟尸变的情况有些不对啊?”

  丑牛组队员出声示意队长。

  马瑞点点头,确实不太一样,不过要试一试,“放点血出来。”

  丑牛组一行六人,有男有女,他没指名,但放血这样的事情自然皮糙肉厚的男队员来了,四个男队员相互看一眼,最后石头剪刀布定出胜负,其中一个戴眼镜的队员无奈晃晃肩膀,自己运气不好,却也干脆,屋里桌子上正好有玻璃杯子,他走过去,拿了一个,然后一手指在自己另一胳膊一划,直接如刀一样破开肌肤血管。

  鲜红色的血一下子就呲出来,染红了玻璃杯。

  韩青山眼神被不由自主的吸引过去,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喉咙更干燥了。

  “够了!”

  马瑞一声令下,伸手拿过盛血的玻璃杯,队员立刻按住伤口。

  血玻璃杯被递到了韩青山眼前,韩青山发现他的眼神竟然离不开玻璃杯了,或者说是被玻璃杯里的鲜血吸引住了!

  “渴了吧?想喝吗?”

  马瑞像是在循循善诱。

  韩青山反应过来,惊恐坏了,他竟然想要喝下玻璃杯里的血!

  他拼命让自己拒绝,却吞了下口腔里分泌的唾沫!

  “看来还是尸变了,虽然有意识,却也更危险。带走,收容吧!”

  韩青山意识到了什么,一个丑牛组队员立刻闪到他身前,手中拿出一小瓶喷雾剂往韩青山脸上一喷。

  韩青山一呼吸,顿觉脸上一凉,下一瞬间全身麻痹了,一点知觉也没有,也使不出力气来。

  “这是干什么!”

  韩三包在一旁早就急坏了,奈何插不上话,也不敢说,这时见丑牛组竟然要将青山带走,才惊怒起来。

  “少废话,你也想被带走?”

  马瑞斜眼瞅了下瞪大眼睛的韩三包,从兜里掏出证件来一亮,又一掌拍在韩三包肩膀上,“这件事情,往外面多说一个字,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韩三包看见天字号的证件,呆住了,像是一下子被使了定身术。

  乡村小吏,不吓唬一下,不知道好歹。

  马瑞耍完了威风,手一挥,队员架起韩青山,他领头走出了屋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