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拳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6章 织毛衣

拳敌 A剑 2061 2019.07.09 23:20

  董银华咬着牙,身子打着颤,风雨中走了十分钟。

  他一腿完全没了知觉,所以速度非常慢,十分钟也才走了不到五百米。

  轰咔!

  雷电闪过,他再次看向前方建筑,能看清楚是一个石屋的样子了。

  雷电光亮一闪而逝,然后董银华看见了一点白光,在风雨晦暗中,格外明显。

  “有光!有人!”

  董银华大喜,身子仿佛一瞬间充满了力量,脚步加速,朝着石屋光亮处赶去。

  又过了七八分钟,董银华托着疲惫的身子,终于来到了光亮前。

  这是一处荒废的村子,破旧不堪,董银华看过去,只有十几户,但却只有他眼前这一家屋子里是有光亮的。

  他眼前的这处石屋房子跟那些破旧的屋子不同,像是新修缮的,石屋位置相对较高,而且还正处于村口位置,门前都是大石板铺就,台阶也高。

  董银华抹了把脸,喜色遮掩不住,这样的天气,他又受伤,能遇见一处有人的房子,真是天大的幸运。

  “有人吗?”

  董银华拖着腿走到门前,大力拍打着门,同时喊叫着。

  咚咚咚!

  吱呀。

  门竟然没关,被他给拍开了一条缝隙。

  董银华稍愣,转念就像可能是大雨天,主人也不愿意出屋子关门吧?

  稍微犹豫,董银华想着自己声音可能风雨声太大,没有被屋主人听见,他就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后院子还算宽敞,有一些农具跟两口大缸,他能够看见玻璃窗户上的影子,一个人影好像正坐在屋子中。

  董银华赶紧上前拍打屋门。

  咚咚。

  “老乡,你好!”

  他大叫一声,在院子中回荡开来。

  屋檐下遮挡住头顶的雨水,董银华抹着脸,拍打着身上的雨水,尽可能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狼狈。

  “谁呀?”

  屋内主人开口问道。

  董银华这才长出一口气,轻松下来。

  “我叫董银华,是茶村的,上山里打猎,下雨回村子摔了一跤,腿被石头割开了,出林子迷了方向,才找到这里,老乡帮帮忙,我给钱!”

  董银华大声说着,确实从兜里摸出来一百多块钱,只不过被雨水淋湿了,粘成了一团。

  他拿着钱往屋子里看,却看不清楚,只有一团影子,一动不动,印在玻璃上。

  董银华心里有些忐忑,毕竟深山老林,他风雨赶至,就怕屋主人不拿他当好人,戒备着他。

  “进来吧。”

  一声进来吧,董银华仿佛是听到了天籁之音,他赶紧走进屋子。

  一跨进屋子,董银华就发现这屋子跟普通农家屋子不同,农家屋子都有一个外屋跟内屋,外屋做饭,内屋睡人,这屋子却像是楼房一室一厅的屋子一样,没有隔开,但家具都十分精致,全是木制雕花的,墙上还挂着一些装饰,一个大鹿头骨,让他多看了几眼。

  鹿头骨正好在台灯上面,似若隐若现,两个空洞的眼窝子好像盯着他看一样,让他心里有些忐忑。

  董银华不在看鹿头骨,目光就看到这屋子的主人身上。

  只有一处纯铜似的台灯亮着,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女人,坐在台灯极近的沙发沙发上面,好像有两百多斤,压得沙发都变了形状,身子陷进去了一般。

  这时董银华走进屋子来,中年女人却看也不看,好似完全不在乎的样子,只顾着挥动手上的两根银色长针,编织着怀中的一个圆球,好像在专注织毛衣一样。

  董银华也没在意,独守山村的老女人,打法时间的玩意,当下就笑着说道:“大姐忙着呢,您看我能用一下水盆跟毛巾吗?”

  “受了伤,我得清洗一下伤口,在擦擦身子的雨水。”

  “擦吧,把你的全身都擦干净一点。”

  中年女人终于抬起头来,却叫董银华精神恍惚了一下,他就见这中年女人脸蛋生的太俊俏了,跟身子完全不能匹配,就像是一张网红脸被嫁接到了这具肥胖的身子上一样。

  董银华形容不出来这张脸蛋,双眼直勾勾的只看见女人冲他柔声细语说话,还妩媚一笑,两只眼睛像是带钩子,勾的他冰冷的身子瞬间就火热起来。

  “好,好嘞!”

  董银华声音都有些发颤,吞了下口水,像是跳一样找到水盆,打好水,找到毛巾,就把上衣扯下来,胡乱擦起来。

  “果然是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没想到进山打猎受了伤,来带这屋子,还能别有一番滋味!”

  董银华拿眼神偷偷看中年女人,脸蛋在台灯下漂亮极了,只是下面······

  “没关系,关了灯都一样!”

  “嘿嘿······”

  董银华得意一下,看女人织个不停,也好奇问道。

  “大姐,你暑九天织毛衣干啥?”

  “不是毛衣,是我脸皮撑破了,重新缝一下。”

  中年女人手上两根银针不停,唰唰运线,动作快捷凌厉。

  “啥?”

  董银华正好擦完身子,端起水盆准备换水,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大姐你说啥?”

  他端着水盆,看向中年女人,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就又重新问道。

  “呐?”

  中年女人便停下两手银针,抱起身子上的圆球一转。

  咣当!

  董银华瞬间崩溃,两手颤抖发软,手中的水盆拿不住掉在了地上,哗啦一声水泼了一地。

  “你···你······”

  董银华刚刚还燥热的身子,瞬间就凉了,刚擦干净的身子上豆子大的汗水大颗大颗的渗透出来,呼吸急促又紊乱。

  他看见中年女人双手捧着的是一个同样中年女人的脑袋,脑袋上有一条蜈蚣似的疤痕外翻这,从额头一只到下巴处,而两只眼睛一眼睁开,一眼紧闭,紧闭的那只眼睛被用线缝起来,这个脑袋刚刚缝到一半位置,鼻子尖还裂开着,骨头可见,两根血红色的线正交叉拉过,还没有被收紧,同样的两根银针搭拢在小丑一样上下撕裂的嘴边······

  “绕···饶命!”

  董银华的身子颤抖着后退,却不怎么听使唤。

  中年女人舔舔舌头说道:“你别着急,等我缝好了,正好拿你填充内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