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拳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春瘟使者,显圣将军

拳敌 A剑 2539 2019.04.09 08:35

  雨已经停了,天气稍凉。

  村委的屋门已经被胡哩撞坏,昨天韩三包特意找来了老屋门重新装上,老旧木头门很是古朴,马瑞在开门的瞬间感觉这门跟他进来的时候,有一丝不同,表达不出来,这是很奇妙的感觉。

  他略显迟疑,随即嘴角轻佻,暗感自己这几天太忙碌,给折腾的疑神疑鬼了。

  于是马瑞打开屋门走了出去,他的队员架着韩青山随后跟着。

  一出门,却见一蓬头大汉背对着他,将几人挡在门前,这汉子身躯庞大,马瑞一眼扫去有近乎两米的身高,身上穿着也怪异,这大热天穿一红色的大褂,硬是穿出七分裤的感觉来,漏出赤脚来,并未穿鞋,却有几分洒脱意味。

  一手持扇,上下扇风,红色大褂随着扇风飘动拉扯,有一股酸酸的怪异气味吹过来。

  “朋友,让一下?”

  马瑞说完这话就屏住呼吸,这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红褂子蓬头大汉没有任何回应,依旧大力摇着扇子,怪异的味道一股一股的吹过来。

  韩青山虽然被全身麻醉了,但头脑还清醒,见到这人,连着他也疑惑起来,韩家村几百口人他都能一一叫上名字,却从未见过这个红袍大汉。

  “朋友,借过!”

  马瑞的眼神从红褂子大汉持扇子手上挪开,开始聚光,然后仿佛形成锐利的刺往红褂子大汉身上扎去,声音也跟着重了几分。

  马瑞专门修炼过自己的眼神,除了察言观色,还能够通过眼神来伪装自己,比如他自己就精通数种方式,有时睡眼惺忪,让人看起来就是一副傻相,还有时候眼睛雪亮,目光炯炯,让人一看就是一个社会精英,精明异常,当然需要配上不同的衣着打扮,肢体动作。

  现在用的就是一种方式,眼神锐利,聚势,给人压力。

  通常警察跟犯罪嫌疑人谈话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没受过对抗训练的普通人根本承受不起。

  可红褂子大汉还是仿佛没有听见,丝毫不动。

  “这不会是这村子的精神病吧?”

  马瑞皱眉,疑惑着回头去看韩青山,希望能够从韩青山身上得到答案,才想起来韩青山刚刚被打了麻药,什么表情也做不出来。

  “队······队长?”

  但他转过头来就看见自己的队员表情俱都惊恐起来,人就愣了一下,他不由得浑身绷紧转回头去。

  嗡!

  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在他的眼中,马瑞的脑瓜子轰的一下炸了。

  咔咔咔!

  就见红褂子大汉的身子不动,脑袋却如同轴承一样慢慢扭转过来,咔咔声正是他脑袋跟脖子扭曲中骨头断裂的声音。

  马瑞两眼惊恐放大,红褂子大汉,黑发披散之下,是铁青的面容,深白色的獠牙,以及一双牛目般大小的血红色眼睛。

  而随着红褂子大汉脑袋不正常的扭动,马瑞几人周围的环境斗转星移般发生变化。

  老魁树,厢房,院子里的井,吃草的马,溜达的鸡······

  统统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鬼?

  吸!

  红褂子大汉一转过来头来就开始吸气,吸力很大,几乎一个眨眼就在马瑞、韩青山六人身旁形成小旋风。

  也就是几个眨眼,红褂子大汉就停止吸气,但是扭转过来的脑袋,下巴微抬,马瑞能看见这人嘴巴成了一个大葫芦形状,并且就要向他们吹气。

  这人扇着扇子,身上散发着恶臭,现在吸气吹向他们,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后退!”

  丑牛组几人毫不犹豫就往身后退去,虽然突然出现惊变,但令行禁止,几人具是身手强横,百里挑一之辈,两名女丑牛组队员速度更快,身子一跃如鸟惊飞,眨眼间就已经奔出三米多。

  “小陈!”

  丑牛组队员小陈意会,泛枯黄肤色的脸上面无表情,只是轻点头。

  但作为已知的E级觉醒者,虽然只是最初始的E级别,茫然无知的韩青山还是能从她的身上,以及神色上感受到一丝与众不同,尤其下一刻。

  见证奇迹的时刻。

  “火!”

  就见小陈两手相搓,掐印,瞬间化作残影,速度快的看不清楚,接着嘭一声,她的双手竟然直接燃烧起来,双手最后掐成一个圆,向外一推,一团火焰就从他两手圆中涌出,冲向红褂子大汉。

  红褂子大汉吹气,气流出嘴就形成黑色旋风,并且发出诡异的声音,像是成群结队的苍蝇嗡嗡而来,但肉眼可见,只是一股黑色气流。

  嘭!

  仿佛热油跟凉水相碰,嘭的一下子就炸裂开来,弄得丑牛组五人带着韩易又后退几米开外。

  “我要是中了这么一下子,不成糊的,也成烤的了!”

  韩青山虽然没有知觉,但是也能感觉到火与黑风相碰产生的炽烈威力。

  还没完。

  “火·并蒂莲!”

  小陈轻喝,双手中间再次喷射出一团火焰。

  嘭!

  烈焰炽热的火苗下一瞬间就砸到红褂子大汉身上,像是夜晚的烟火在天空中绽放一样。

  但让马瑞几人惊恐的是,红褂子大汉好似无动于衷,依旧扇着扇子,身子向前,脑袋向后看着他们。

  嗡!

  紧接着几人听到一种声音,脚下出现一片阴影。

  看见阴影,马瑞毫不犹豫大喝一声:“后退!”

  丑牛组队员毫不犹豫的再次后退,速度比刚才还快几分。

  而韩青山也在两人搀扶跳跃脑袋扬起中看见了从天儿降的是什么。

  是一个纯黑色的大石头,像是碾盘一样砸了下来。

  嘭!

  石头砸落在地面上,直接震得几人脚底发颤,等到尘土飞扬落下,石头已经砸进地面一脚之深。

  而这碾盘刚才正好就落在红褂子大汉旁边,也就是刚才他们所在之地。

  嘣咔!

  紧接着在红褂子大汉跟黑色碾盘中间的地面上,发出地裂声音。

  韩青山眼神所见,就看见地面噼里啪啦的爆裂开来,如同鞭炮炸响连绵不绝,最后形成几条纵横交叉的横竖线,有拳头大小深。

  几条纵横交叉的线条,像是一个井字。

  又是刺啦!一声。

  一道刷白匹炼的光从天儿降,如同闪耀着金芒的呲花,从黑色碾盘上划过,两米长,半米厚的石碾子一瞬间就分裂成两半!

  剩余金芒继续挥扫,马瑞几人脸色狂变,又带着韩青山往一旁闪开。

  刺啦!

  几人刚闪开,金芒所致,地面就如同被犁杖趟过一样。

  “这······挨在身上,不得像是被绞肉机绞过一样?MMP为什么要带我走?”

  韩青山看着几人刚才所占的地面,身子不寒而栗,心里对马瑞等人产生极大的怨念,但也突然察觉到舌尖竟然有一丝恢复知觉的感觉。

  几人刚躲开金芒,就听见雷霆喝声响彻当空。

  “青袍力士,春瘟使者,显圣将军张元伯,应诏!”

  一把巨剑流光般坠下,刹那间插在黑色碾盘旁边,紧接着一个跟红褂子大汉差不多的壮汉,穿一身青色袍子,飘飘欲仙落下,单脚踩在剑柄上。

  瞬间金芒大盛,一闪烁后又泯灭不见,只剩青面獠牙的张元伯如同定格,立在巨剑上,周身缭绕的红色泡沫炸裂翻滚不止。

  红褂子大汉还继续在旁边摇扇子,发出恶臭之风。

  两人将碎成两半的黑色碾盘夹在中间。

  嘣!

  地面又继续破裂,如同地龙翻滚,又在张元伯与黑色碾盘之间拉出几条横竖线。

  “这······难道是···棋盘?”

  马瑞突然目瞪如裂,想起一种可能,而他身后的架着韩青山的一名男队员则突然出声说道:“队长,智脑无法启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