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拳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拳敌

A剑

  • 仙侠

    类型
  • 2019.03.23上架
  • 26.10

    连载(字)

758位书友共同开启《拳敌》的仙侠之旅

见习冷箭夜竹 见习凉城以北yh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如何成为主角

拳敌 A剑 2760 2019.03.23 08:33

  “晚秋。

  你站在一列雄壮的队伍里,迈着大步,高唱着战歌,去改变整个九州,那是什么气势?

  一个小小的余则成,就是路边的一个送行者,你看见了他,他看见了你,你们挥挥手就过去了。

  再往前就是更有意义的生活。沮丧吗?

  无非就是一个小布尔乔亚的无病呻吟。留恋它就是一种高度近视。”

  韩善珠的读书声在西大院柳树下结束,她合上手中书页,书页反折的晨光正好打在她肉嘟嘟却稚嫩的脸蛋上,润白无暇,她扎两个冲天椒,左冲天椒上也有一片日光。

  她的眼神如这片日光一样明亮清澈,聚焦在下棋的她哥哥身上。

  她哥哥韩善胜,胜哥。

  “哥,你说如何才能像书里面或者电影中的人一样,纵横捭阖?”

  胜哥约莫十六岁,此时显得很安静,但能从坐姿看出来他个子高高的,消瘦挺拔,盯着棋盘的眼神十分专注,听到妹子的问话他持夹白棋的手指稍顿。

  稍顿,便如同夹着风雷,“啪!”一声,白棋扣在棋盘一角,棋子落,胜哥看向对面持黑棋的老鹰,似胜券在握,嘴角勾起笑容后,他才回答妹妹说道:“要成为主角!”

  老鹰叫韩善英。

  他持黑棋,脸蛋俊白,极为干净,眉眼显得格外深邃,鼻子挺拔,嘴唇红润,像个古代大户人家的公子似的。

  对于胜哥兄妹的对话他不闻不问,只是盯着棋盘,胜哥一子落下,在他的黑子形空交叉点处行棋,已经开冲,发起进攻,极为高明,他眼神凝重,陷入思考,细长手指拿捏着黑棋子无意识的来回转动。

  韩善珠听到哥哥的回答,眼睛绽放出明悟的色彩,很认真的点头,“嗯嗯”着表示认同。

  她看向哥哥跟老鹰哥,又看向树荫外面两个伸胳膊弹腿,比比划划的少年,心里做着比较。

  很明显。

  “一个月前成为辽州有史以来最年轻国手的哥哥肯定是主角,那片耀眼的闪光灯让我现在想起来眼前还会有闪白,而哥哥却淡定从容,连眼睛都不眨,必然是被超强运气笼罩,主角光环在身!”

  虽然被老祖要求看各种列传,但韩善珠同普通女生一样,最近在追番剧,命运什么什么的······所以有些,中二。

  “而老鹰哥,该是有成为主角的可能,虽然不能跟老哥在围棋上的造诣相比,但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全市高中二年部排序第一,甚至超出全市第二五十分以上,听说已经排序进了辽州前三十,帝都大学已经有接触他的意向了!”

  韩善珠眼神一转,看向另一个方向。

  “至于树荫外面那两个家伙,一个脑壳有问题不读书,整天在十里八村瞎逛,一个成绩年级垫底,专科线都碰不到,每天吃喝拉撒更是问题,是两个傻子龙套!”

  韩善珠漏出鄙夷的神色,看一眼树荫外就收回目光,重新落在棋盘上。

  老鹰持黑棋思虑半天,终于落下棋子,韩善珠看在眼里,不自觉的点头,她的棋力虽然不如眼前二人,但也能看出来黑棋现在处于下风,老鹰在做所谓的抵抗性撤退,输掉只是时间问题,要看最后输掉几目。

  所以这个落子位置在她看来,最为稳妥。

  老鹰落子,却对胜哥问道:“要成为主角?怎样才能成为主角?”

  韩善珠心一动,觉得老鹰哥哥这个问题问到了她心里去了,是啊,主角谁都相当,但怎样才能做主角呢?

  胜哥没有犹豫,也没有思虑,右手持起白子往棋盘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上“啪!”一扣,声音如将军卸甲,干脆利落说道:“斩大龙!”

  老鹰徒然一惊,再看棋面,首尾相连的棋子形成的一条大龙,被屠了!

  他嘴里发苦,这已经不是输几目的问题了,而是上百目的差距啊。

  韩善珠则是明眸善睬,顾盼生辉,觉得老哥刚才的一手斩大龙,绝对是主角才有的风采。

  一语双关!

  想要成为主角,要斩大龙!

  就像哥哥在国手之战中,与决赛中斩掉的强横对手!

  “唉,走了,回家。”

  被胜哥斩了大龙的老鹰相当不爽,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某个正在空地上打军体拳的家伙,厌烦着白了一眼。

  两家挨着,老鹰却未叫他,就离开了西大院。

  韩善珠开始收拾棋盘棋子,归拢好后,带进屋子。

  胜哥帮珠子收好棋子,然后冲着柳树阴外面喊道:“二叔?二叔!”

  “胜哥,干啥?”

  我喊你二叔,你喊我胜哥,这辈分乱的可以,所以树荫外面听到胜哥喊话扭头看过来的韩二蛋,是个十里八村人尽皆知的大傻子。

  脑壳很有问题,俗称缺根筋。

  另一个练拳的少年则是没有回头,有模有样的打着军体拳,额头已经见汗水。

  “我爸说,让你晚上来家吃饭,有韭菜盒子!”

  韩二蛋漆黑眼珠顿时发出几百瓦的光芒来,这可是他的最爱,口水都出来了,他吞了下喉咙,急忙答应胜哥道:“中!我中午不吃饭,等晚上吃!”

  韩二蛋的面对韭菜盒子的人生观点是,好东西要留着肚子一次吃个够,如果没吃够,下一次接着吃个够。

  “青山,你也一起来。”

  胜哥又邀请另一个少年,少年在韩二蛋不远处,校服裤子,黑布鞋,军体拳已经打到第三遍,即将收尾,贴身衣服的后背已经湿透,听到胜哥叫他,收拳站好,满是汗水的脸上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好嘞!”。

  他笑起来的模样有些龇牙咧嘴,但少年笑容在挂满汗珠的脸上,让胜哥觉得圆润剔透,奋扬向上,有感染人的力量,胜哥也笑起来。

  韩善珠出屋子就看见韩青山讨厌死人的傻笑,没好气呵斥道:“傻笑啥,赶紧滚犊子!”

  韩青山立马收起笑脸,变脸一样迅速,深吸一口气,扭头就走。

  韩家村的珠子公主,惹不起,躲得起。

  韩二蛋则是从后面追上来,韩青山说道:“小青山,将来你可不能娶珠子这娘们!”

  “啥?”

  韩青山脸色像是便秘一样,“二叔!?”

  “这娘们蛮的狠!”韩二蛋说完,还特意回头去看韩善珠。

  如果眼神能够射出子弹,韩青山知道他跟二叔已经被韩善珠射的千疮百孔。

  就在一个院子里,二叔你说的这么大声,晚上还能去人家吃韭菜盒子吗?

  珠子为啥看我不顺眼,你难道心里没谱吗?

  韩青山赶紧快步离开院子。

  “小青山,等你回来我去找你,咱俩去看古墓。”二叔又交代韩青山。

  韩青山喊知道了,他这二叔历来傻的不讲道理,一些事情也不放在心上,赶紧回家去了。

  他还有事情,得去北山。

  进了自家院子,找出早就准备好的箩筐,镐头,满水桶,韩青山拎起来就走。

  但他刚走两步,就听到院墙外传来的一声刺耳讥笑。

  这笑声熟悉,韩青山停下脚步,果然看见老鹰趴在墙头上,咧着嘴发笑,毫不掩饰他的鄙夷神色说道:“树欲止而风不静,子欲养而亲不在,你这是母亲节去上坟啊?”

  韩青山略沉默,然后说道:“尽心意吧。”

  “心意,黄花菜的心意啊?”

  韩青山看见老鹰嘴角嘲讽他的弧度又拉开了很多,他都在想下一刻会不会直接撕裂了这张嘴。

  “华夏古时候,游子将要远行,就会在北堂种上萱草,以减轻母亲对儿子的思念。北堂幽暗,可以种萱。这是昨天进山摘的,我妈一定喜欢!”

  韩青山背在箩筐里的黄花菜就是萱草。

  三年前,母亲节。

  老鹰在人堆里拿着一大捧花献给二婶,并送上祝福的话,引得二婶泪崩。

  那时他毫无保留的展露他的孝心,还有打的韩青山毫无准备的得意与高傲。

  那时妈还健在,但韩青山却不知道有母亲节这个日子,对比之下,妈在冬天路边捡回来的他,更显得一无是处。

  韩青山看见妈眼里的羡慕,他很愧疚。

  等到第二年的母亲节,妈离开了。

  韩青山准备好了,却没机会了。

  韩青山有点想哭,但他眨眨眼睛出了院子。

  不在搭理老鹰,有点不屑说之,有点回击老鹰那年的得意与高傲的意思,还有些无可奈何花落去。

  老鹰死死盯着韩青山渐行渐远的背影一会,突然一笑自言自语说道:“北堂幽暗,可以种萱。呵,野种,当引雷轰之,轰之!”

举报

作者感言

A剑

A剑

新书,求推荐,收藏。

2019-03-23 08: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