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拳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尸变

拳敌 A剑 2174 2019.04.06 08:50

  尹半仙一死。

  “知了···”

  玉蝉一声鸣叫,好似真的成为一只蝉,嗡一声振翅,震开尹半仙的手指,一闪,在夜色中划过一道金光,飞了。

  林天宇喘着粗气,想要去抓,但看了下肚子破开的血洞,又看了下自家死侍林三自爆遗留下来的血肉,他身子动了下,却放弃了,而是抓起林三自爆留下的一团血肉,放到了兜里。

  然后他走到尹半仙脑袋前,拿起地上那颗黯淡无光的尸丹,同样扔到兜里,再一脚提起来,往下一跺!

  噗!

  尹半仙的脑袋西瓜一样被踩爆了。

  “真是恶心,不过得了一颗尸丹,也不错。”

  林天宇自言自语,扭头看见胡哩从村委屋子里走出来,姚水蜜从老魁树下转醒过来,宋陌刀不动声色的拔出身上的碎刀片,几人都默不作声。

  “好了,都别装了,一些灵物邪物,开始展露,正好可以确定,这里是降临之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先回去养伤,然后派人收取钥匙吧,诸位,开启之日咱们再见了!”

  林天宇说完,将手中尹半仙的用剑扔到宋陌刀脚下,然后走出了村委大院,启动外面一辆汽车开走了。

  “这剑不错,我拿了。”

  宋陌刀捡起林天宇丢过来的尹半仙用剑,又走过姜芝蓉身体旁,稍作停顿,感应到姜芝蓉的气息后,才摇摇头,“可惜了,气海被破,已没了修道之姿,不过你放心,你妹妹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也不枉你跟我一场。”

  宋陌刀说完走到墙前,拔出钉入到墙壁里的剑鞘,剑入鞘,宋陌刀也离开了院子。

  他并没有照顾躺在地上重伤未死的姜芝蓉,姜芝蓉只是斜眼看着宋陌刀离开,也无半点的表情。

  姚水蜜走到尹半仙无头尸体前站定,指决一掐,一朵火莲就凭空出现,落到了尹半仙无头尸体上,嘭!顷刻间无头尸体燃烧起来,却毫无烟尘,只一会就在地上留下一小撮黑灰,姚水蜜袖子一挥,就被吹散了。

  “师叔,我们也走吧。”

  姚水蜜走出了院子,恒盛和尚跟随在后。

  “哼!”

  胡哩什么东西都没捞到,尸丹被林天宇收走,宝剑被宋陌刀拿去,五重楼的尸体也被姚水蜜净火莲烧了个干净,她自然脸色不悦,抬步走到昏迷的万重身边,一脚踢上去。

  “还不给老娘醒来处理事情!”

  “嘿嘿!”

  万重摇摇晃晃的醒来,身上被老鹰电的皮肤开裂,这是却像是灰尘一样被抖落下来,皮肤又光洁如新,他左右一晃看着院子安安静静,就剩下他跟自家小姐了,纳闷说道:“处理谁?”

  “胡哩赔钱啦!挨了打还没捞到好东西!那只玉蝉飞哪去了?”

  胡哩更是气恼,望着黑乎乎的天,嘟嘟嘴委屈起来,似乎眼泪汪汪的走出了村委大院。

  人都走光了,好半天老鹰才略带艰难的半抱半托着韩青山重新回到院子内。

  将韩青山放好,老鹰揉着胸口,刚才被尹半仙一掌打飞,胸骨直接断裂,吐了两口血这才缓过劲来。

  将韩青山弄进院子,扯动伤口又疼的脸色发白。

  “都能盛水了。”

  老鹰看着韩青山胸口塌陷下去了一大块也是无语,不知道一会三叔回来了怎么交代。

  现在玉蝉飞了,尹半仙死而复生又死了,韩青山也重伤了,现在昏迷不醒······

  “嗯?”

  老鹰忽然蹲伏下身子,低头去看韩青山。

  就见韩青山浑身上下竟然在这么一会就长满了白毛!一股呛人的霉气直往鼻子里钻!

  老鹰退后了两步,脸色阴晴不定,这······

  “他好像是中了毒,我看见那老头一拳打进了他胸口中。现在毒素开始蔓延,我劝你也离远点!”

  这时姜芝蓉扭头看着韩青山,已经变成了青毛了。

  “我曾在宋家看过这个东西,你得想办法控制他,不然毒素蔓延,尸变的话···怕是这村子鸡犬···不宁!”

  姜芝蓉也受伤极重,但她只是B级觉醒者,还没做的修炼功法,所以她气海被破,却并无宋陌刀、林天宇、胡哩等人的修复愈合能力。

  不过对她也可以算是解脱,毕竟宋家那样的家族,多待一分钟,她都觉得惶恐不安。

  老鹰听这话后,沉默一会,也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手指雷电闪烁,不断掐印,最后围绕着韩青山两步多距离,用雷电在地上画了个雷圈。

  “呼,等三叔回来处理吧!”

  老鹰做完这些,看了眼姜芝蓉也不理她,拖着步子离开了村委大院。

  村委大院又恢复了它往日的安宁。

  韩青山中毒昏迷,姜芝蓉重伤,一男一女,两人都躺在地上,也可谓是清风明月。

  西县。

  韩二蛋左手腕子打着石膏从县医院走出来,看样子颇为垂头丧气。

  韩三包从他身后出来,拎着一塑料袋子跌打损伤药,拿车钥匙的手一伸,开了车锁,“走,回家。”

  韩三包启动汽车,缓缓驶出西县。

  出了西县,韩三包点了颗烟,吸一口,安慰自己这个脑袋木的小兄弟。

  “二蛋,别垂丧着脸,只是骨头裂了缝,回家让你嫂子给你多烙韭菜盒子,你多吃,半个月就长回来了!”

  韩二蛋嘴巴动了动,肚子一下子就咕咕叫起来了,他折腾一天,中午就没吃饭,到现在天都黑得见星星了,也没吃上韭菜盒子,听三哥这么一说,一下子就着急了:“哥,快点开车!”

  “唉···”

  韩三包不知是回答,还是叹息的一声,韩二蛋这个名字,很显然跟他韩三包很接近,二蛋,三包都是数字,都是某种圆润的物体。

  但没办法,二十年前的韩三包可谓是韩家村最优秀的男人,在十里八村也是诧叱风云,光彩夺目。

  这傻子的爹娘怀上韩二蛋的时候,总想着让自己的儿子出人头地,于是拿韩三包做了标杆,连着名字都有些近似。

  可现在,这个名字,像是照应了自己的辉煌,却又时刻提醒自己,辉煌属于过去,他现在只能窝在韩家村。

  总之他一脚油门轰下去,车子疾速行驶起来。

  “咦?”

  韩二蛋坐在副驾驶,右手伸出车窗感受着风速,突然发出轻咦声,眼前好似掠过一道金光,接着手伸回来,掌心上趴着一只玉蝉。

  “三哥,这玉蝉飞到我手上来了!”

  韩三包神色凝重,从韩二蛋手上拿起玉蝉看了看,又还给他说道:“收好了吧!”

  轰!

  又一脚油门轰下去,飞驰回韩家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