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拳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兔子精

拳敌 A剑 2150 2019.05.16 22:11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草精怪穿着一袭红色长裙在祭坛前走动,她嘴里还念着一首诗。

  她的声音,清脆柔和,此时一点都不显得妖异,仿佛如同爱慕赶考书生的富家小姐。

  “我真想成为白居易先生手中的古原草,被他寄托思念,被他赠送友人······”

  “可惜了,我只是千年后这北市荒山中的一株叫做白彤的小草,五十年前才偶开灵识,十年前才化为人形······”

  草精怪白彤自言自语,在它一旁的石台上面,沈泉被五花大绑浑身裸露着躺在石台上。一动不动,好像没有了知觉一样。

  她的七窍,加下面两处窍穴都被种了草。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草,外表看来只是路边在寻常不过的小草了,但是在地下溶洞内,在旁边发亮草根的照耀下,这种扎根在沈泉身上各处窍穴的草的叶脉竟然清晰可见。

  在颇为干爽的地下洞窟内,叶子上面也有露珠凝聚。

  在仔细看这些露珠,竟然是血红色的。

  一个个浑圆饱满,逼人的血气挥散到空中,发出一股股血腥气来。

  血珠不断出现在草叶上面,然后汇聚滚落,滴落到沈泉身上,又滑落到石台上。

  而随着草不断从沈泉身体内吸血,血珠不断滴落出来,沈泉丰满的身体慢慢的就消瘦了下去。

  这比美容院做的减肥厉害多了。

  一个草人走进来洞窟,身上快速生长出一根触须来,点到白彤身上,白彤就好像接受到了信号,她点点头说道:“抓到了就好,把三个人都带进来弄死在祭坛上,然后封了这里,我们离开。”

  草人收回触须,又向洞窟外面走去。

  不一会,就将捆绑着的陈建、农夫、蒋梅三人给带进了洞窟内。

  这个草人一挥手,捆绑着三人的几个草人就将三人带到了祭坛上。

  一个草人手化成尖锐的木刺,在农夫挣扎扭曲的眼神中,瞬间插了进去。

  快进快出,干脆利落。

  噗。

  木刺拔出,农夫身躯扭曲颤抖,鲜血喷了草人一身,然后只剩下浓重而又短暂的喘息声,却也渐渐变弱。

  “农夫!”

  陈建大吼一声,却不见农夫有任何回应,他疯了一样爆发体内灵力,但奈何一身灵力早就在刚才的战斗中消耗殆尽,这时的爆发也未能挣脱开草人的束缚。

  那个杀了农夫的草人又来到陈建身前。

  “啊!啊!啊······”

  陈建身子疯狂扭动着。

  噗!

  手起刀落一般痛快,陈建也被草人木刺通了个透心凉。

  三人眨眼间就被草人干掉了两人,只剩下蒋梅。

  蒋梅更是惶恐,她没想到她这么不顺,自从来到北市执行任务,这已经是第二次面临死亡了,第一次被队友孙一恒捅了一剑,现在伤处还在作痛,可没想到一眨眼她又在这里被五花大绑,离死也不远了。

  上一次还有韩青山救她,这次······

  蒋梅又看见沈泉裸露的身体种满了草躺在石台上一动不动,像是在被进行莫名的实验,好像北市的精怪,能够把人皮剥下来套在自己身上,她一想就浑身恶寒,还不如这么被扎死了好呢······

  噗!

  蒋梅正这样失神想着,就感觉到胸口一疼,一根木刺扎透了她的身体,然后又拔了出去。

  她的瞳孔猛缩,然后又失神,灵光气息逐渐衰落,温热的血从胸口跟嘴窍里不断地往外喷。

  ······

  韩青山进了隧道之后,速度就慢了下来,不断有草人出来偷袭他,干扰了他的速度。

  而且隧道中布满了草的根须,他几乎是每走一步,都要出拳将这些根须轰成碎渣。

  韩青山就这样出拳走路下隧道,节奏带起来了,速度也慢慢快了起来。

  只是这地下隧道蜿蜒曲折,要比老鼠精的隧道弯弯多了,韩青山目测要花一段时间才能够进入到洞窟中。

  “嗯?”

  “有人来了!”

  “不是人······是什么东西?”

  “阴寒气息这么强。”

  万神气灌注双眼,韩青山感应到隧道另一端走进来一个气血蓬勃的家伙,隔着很远,韩青山就能够感受到这个家伙身上的阴寒能量。

  “冲我来了。”

  韩青山驻足脚步,双眼透过隧道厚重的墙壁看见拿东西裹杂着强横的阴寒能量,转了个弯,向他这里走来,速度很快。

  几个呼吸后,韩青山看清楚了冲他而来的是什么。

  一个浑身赤裸,肌肉如同石头一样坚硬,身高近乎两米的······兔子!

  韩青山看见这只兔子的瞬间就愣了······

  兔子浑身呈现灰褐色,只有头顶上一撮毛发呈现雪白色,极为打眼。

  它的脑袋很大,两耳像是短管一样,上面毛发浓厚,它的眼睛红如宝石,鼻孔也大,与上唇纵裂相连,它还是个豁嘴,门牙漏在外面,尖锐的吓人。

  主要是这兔子站着,让韩青山感觉到浑身别扭,尤其是看见兔子站立的强健后腿,比前肢粗壮很多,木桩子一样的身躯,似老虎的腰围。

  这······

  又是一只精怪。

  “你是哪个?”

  兔子精到是先说话了,声音粗重却清晰洪亮,它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的看着韩青山,似乎有些不解。

  “呃?···”

  韩青山也愣了,精怪不是都吃人的吗?

  这兔子精怎么上来先打招呼?

  我要自报家门吗?

  韩青山没来由的感觉到慌张,他可没跟妖精对过话,而且十二生肖组织里面也没有这样的先例被记载下来过。

  “你是离大人派来的?”

  兔子精见韩青山不回话,就从隧道墙壁上撸下来一把草根须放到嘴里吃了起来。

  吧唧吧唧······

  这家伙还吧唧嘴吧。

  “不对啊,离大人不知道我来这里啊,”兔子精又撸了把草根放到嘴里,吃着吃着突然指着韩青山瓮声问道:“你是不是也来找白彤要草的?”

  韩青山彻底愣了,他还没想好怎么回话,这兔子精就径直走到他身旁,一把抓住韩青山身子,一扭,看向韩青山的屁股。

  兔子精近在咫尺,韩青山却吓出汗毛来,万神气运转个不停,好在他还算镇定,没有出手。

  兔子精伸手一把拍在韩青山的屁股上,血红色的大眼睛迷惑的很,“你没尾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