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系统是猎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被捕

系统是猎物 春来花不语 2210 2018.11.12 09:24

  “放下手中的武器,举起手来!”几名警察下车后就掏出手枪瞄准几人。

  “警官先生,我们都是好人,为...”夏铭仲还没说完,就听对面的一名警察怒吼道:“你们几个变态色魔,居然已经残害一位姑娘...”

  三人一脸懵逼(吴涯还在车里晕着呢),然后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倒在一边的纱美,看到她凌乱的衣服再加上爱德华此时赤裸的上身,很容易让人脑补出少女野外被**的剧情。

  “你们怎么就不会把尸体处理一下...”爱德华有些无奈的说,学学他,把敌人打成灰多好。

  “......”夏铭仲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么偏僻的地方为什么会有警察过来...要说背后没有人搞鬼是不可能的吧!”

  “所以...”爱德华与夏铭仲对视一眼,双双举起了手。

  “汐警官,你一定要给纱美主持公道...”谷县公安局,一名年轻男子正声泪俱下的和一名靓丽的女警交谈着。

  “阿剑你放心,我平时也一直把纱美当妹妹看待,那几个人渣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这位汐警官义愤填膺的向着审讯室瞄了一眼。

  “姓名?”

  “爱德华*凯特,A国人...”

  “没问你哪国人,再说你以为是外国人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了吗?”审讯的男警官猛地拍向桌面,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知道,除非拥有外交豁免权,否则依照大夏的法律,外国人在大夏境内要依照大夏法律处理。而我也并没有什么豁免权,可是...”爱德华可不会被对方吓到,语气平淡的说道:“你并没有调查清楚事件的始末,怎么就会觉得我犯罪了呢?”

  “还狡辩,当时那姑娘的尸体就在你们脚下,而你还衣衫不整,究竟干了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清楚...”男警官咬着牙说道。

  “我要打电话叫我的律师。”

  “带下去...”那警官根本没有回应,也没有继续问话,可是旁边的警员却一直在书写着一份口供,爱德华隐约能看到大致就是觊觎美色,尾行之类的语句。

  爱德华这才想起来,“主角光环...”摇了摇头,闭上眼睛坐在那里。

  “起来...”一边看守的警员正要将他拽起来,却发现爱德华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叫你起...”正要发怒,就见一道暗紫色大的光芒从爱德华的身体里闪烁出来。

  审讯室里的三名警察被紫光照过后,皆是露出了迷茫的表情,“呐,现在好好的回想一下你们所了解的情况,然后用一个刑侦人员该有的逻辑思维好好回想一下。”运用剥离刃的力量,爱德华将他们从被主角光环影响的状态中拯救了出来。

  画面回到拘留室里,还在迷糊之中的吴涯从昏迷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冰冷的铁窗...“铁窗?”吴涯揉揉眼睛,实在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我还没醒呢吧。”他这样对自己说道。

  “可惜了少年郎,这可不是你的梦中世界。”夏铭仲在旁边百无聊赖的敲击着着面前的铁栏杆,聆听着它们振动的声音。

  “夏前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吴涯有些慌乱的问道,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进这种地方。

  夏铭仲淡定的回答:“我们的某个朋友玩不起,所以耍了这种小手段,你师傅和白东羽正在审讯室,不过没关系,这种情况作为猎手又不是没碰到过,爱德华有经验的。”

  “可是白东羽...”吴涯倒不担心爱德华,毕竟作为猎手,他可是亲眼看到自己的师傅和国家的人有联系,相比之下,他更担心白东羽的安危。

  “他你也不用操心,你之前治疗爱德华的时候消耗太大,现在好好休息一下就可以了。”夏铭仲安慰道:“最多半个小时,他们就会把我们放出去的。

  “首先,如果真的像你们所判断的那样,是我们几个见色起意,强逼不成杀了她,那么作为专业警察,不是应该第一时间确定一下死者的死因吗?还有,又是谁给你们报的警,以你们这次的出警力度,应该是报警人提到我们很可能会拒捕,或者说是我们携带了违禁物品,总之应该是把我们描述的及其危险,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报警的人又是怎么知道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发生的事情的呢?接着...这么多的问题,作为一桩恶性案件,你们居然没有详细调查这些东西,就单纯的将现场出现的人定义为凶手,这就是你们作为警察的素质吗?”

  另一间审讯室内,白东羽完全没有作为犯人的自觉,坐在椅子上侃侃而谈,指出这些警察们在办案过程中的错漏。

  被训斥的三名警察都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同时还不断应和着白东羽的观点。

  “怎么回事,我们...”忽然一名警官神色一变,看到和自己一同躲在角落的同事,眼中充满了困惑。

  “别走神,听我继续讲...”白东羽轻声的说,死亡警告在一瞬间发动,顿时这名警察又回到了瑟瑟发抖的状态。

  此时的局长办公室内,之前那名姓汐的女警狠狠地拍向局长面前的桌子。“怎么可以这样,为什么要放了那几个杀人犯,他们可是残忍的杀害了一个17岁的小姑娘啊!”

  局长被他这一拍吓了一跳,眼中上过一丝愤怒,要不是这丫头的父亲在上面的关系,他怎么会容忍一个小警察在他面前大呼小叫。“背后有人,目中无人...”心里抱怨着,脸上却还要赔上笑脸,说:“小汐啊!刚刚法医那边已经有结果了,那女孩的死不是外部原因造成的,所以跟那几个人没有关系的...”

  “放屁,根据我办案的经验分明就是那几个人渣见色起意,最后图谋不成恼羞成怒把她杀死的。”汐警官毫不客气的打断局长的解释。

  “你有个屁的办案经验。”局长心中骂道,自从这女人来到局里,每次参与案件都只凭自己的直觉,要说你真的第六感敏锐也就算了,可是尽是些冤假错案,最后局长只能瞒着她重新调查,完了功劳却仍旧算她的,谁让局长不敢得罪她身后的人呢?

  “总之,这件事就是他们强女干未遂杀人,之后都按正常的司法程序走,我一定要让这几个混蛋受到惩罚。”汐警官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着,办公室的门却忽然被人打开了。

  “我记得警察好像没有那么大的权利直接不经过任何证据的搜集就直接给人定罪吧!”此时高米正穿着一身军装,挺拔的站在门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