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春心撩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呵呵!

春心撩撩 丫茸 3115 2020.06.30 23:31

  第七十五章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周末。

  这天,廖楷起了个大早,赶到秦语春家楼下,等着她。

  秦语春看到他的时候,就还蛮惊诧的,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问:“你,你大早上的跑我家楼下干什么?”

  “你不是今天回家?我不放心你,送送你。”廖楷笑着说。

  唉,这人,也真是够有心的了,秦语春在心里默默想。

  她笑了笑,说:“你不用送我啦,我自己可以的!你今天不是还得接受采访么,快去准备吧。”

  “哎哟,可以啊小可爱,那,真不用我送?”廖楷挑眉问道。

  “嗯嗯嗯,我自己能行的。”秦语春伸出一条胳膊,让他看,“看我这/肌/肉/,杠/杠/滴!”

  额,细得像麻秆似的!

  廖楷看了一会儿,还是不怎么放心,然后看着秦语春说:“我还是送你去车站吧?!”

  “那行吧。”秦语春说。

  很小的时候,老秦就和她说过,这人啊,做事情什么的,都得学会见机行事,要学会变通。比如说,此刻,廖楷要送她这个事情,原本她是不准备让他送的,觉得他挺忙的,有这时间还不如好好睡一觉呢。但是看他意愿强烈,所以秦语春也就不能太推辞了,要不然就会弄得大家都尴尬。

  虽然,人们经常说都是男女朋友了,或者是闺蜜了,就不必太客气了吧,但是秦语春觉得再亲密的关系也需要保持个度,起码不说别的,尊重对方应该放在首位。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夫妻在离婚后,还对对方耿耿于怀说他(她)和我之前认识的不一样了。其实造成那样的结果并不是说,夫妻中有一方变样了,而是说她们在结婚后,就觉得两个人的关系很亲密了,有时候就觉得也不需要太客气,或者是以自己认为好的方式对对方好,而并不去考虑对方的真正内心的感受,或者是没有给到对方太多的尊重,久而久之就互相看不惯,知道最后走到离婚的地步。

  在秦语春看来,任何一段关系,但凡是最后走得长远的,都是需要维护的,需要双方共同的维护,因为只有那样,两个人才能慢慢磨合,慢慢了解对方!

  -

  到车站的时候刚好八点。

  秦语春买的票是八点半的,需要等一会儿才开始检票。

  大概因为不是节假日,所以今天车站的人不算太多,秦语春在候车厅找了个空位置坐下,然后朝廖楷摆摆手,让他快回去吧,再准备一下采访的内容,听说还要拍照呢。

  廖楷可怜兮兮地对她说:“那我先回去了?!”

  “嗯嗯嗯,回去吧,好好准备采访啊,到时候我可是要看的哦。”秦语春眨着眼睛笑着说。

  “(¬︿̫̿¬☆)你这个小姑娘实在太绝情了,就这么就让我走啦?”廖楷继续用他那富有/磁/性的声音说着,就,感觉挺像一只,被“丢弃”在车站的小可怜!

  天哪,不是吧!明明要走的是秦语春啊,现在看来怎么感觉是廖楷要走,秦语春哭笑不得地看着他。

  喂,某人,某位姓廖的,您可是一米八几呢,怎么还走起“柔柔弱弱”的路线了?!

  秦语春又冲他摆了摆手,笑着说:“你真的该回去了,要不然采访会迟到啊!你不可以做一个不守时的人哦,没有时间观念的人我可是不喜欢的哦!”

  廖楷也没管她说的,就只是张/开/双/臂,说:“抱抱!”

  秦语春:“……”这人,也太那啥了吧,她就只是回个家,而且只是回去两天,又不是回去了不回来了似的。

  她又看了他几秒,他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表情可以说是很可怜了。

  于是,秦语春从座位上站起来,小跑过去,隔着个不太高的护栏,伸手去拥抱他。

  两个人一大一小,隔着护栏,抱/在/一/起,看着挺/依/依不舍的。

  几秒后,秦语春放开手,笑着推/他,“你真的要赶快回去了哦!”

  “好吧,你路上小心一点,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廖楷说着,慢动作似的回头,然后又慢动作似的往前走。

  “好。”秦语春笑着说。

  然而没走几步,廖楷又折回来,说:“到家了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来个电话啊!”

  “好好好!”秦语春笑了笑说道。

  “嗯,那我走啦。”廖楷说完转过头,开始往车站外面走。

  一直是三步一回头,五步一回头的,直到身影越来越远,真正消失在她的视线当中去。

  秦语春当时还心想,这个男人,怎么突然磨磨唧唧的呢。

  然后,等她捡了票,坐上车后,看到满车的人,而自己却一个都不认识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竟然无比的想他。

  哎呀,这才几个小时不见,至于吗?秦语春在心里悄悄安慰自己,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在暗示她自己,别想他了。

  -

  动车走得快,到西江市的时候才九点多一点儿。

  由于是周末,只回来住两天而已,或者确切地说除了回来和最后走的时间,也就是住上一天,所以秦语春也没带太多的东西,就拿了个随身携带的小包包,拿了几件衣服,所以也就没让老秦去接。

  但是当她走出出站口的时候,发现门口赫然出现的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老秦和陈红。

  秦语春笑了笑,说:“不用接我的,也没什么东西,我自己就可以回去。”

  “那怎么行!你看看你这大包小包的?!”陈红挽着秦语春的胳膊,问道:“路上怎么样啊,晕不晕车,饿不饿。”

  “不晕不晕,不饿不饿,廖……”秦语春差点就脱口而出,说出廖楷给她买了好多吃的东西。

  “嗯,吃的还挺多?”陈红看了看此刻被老秦提留在手里的一大包秦语春的吃的。

  秦语春尴尬地笑了笑,“也还行吧!”

  “没吃垃圾食品吧?”陈红嘴上笑着,眼睛里却是超级严厉地问她。

  秦语春犹豫了几秒,挑眉问道:“怎么,又想吃辣条啦?”

  陈红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问道:“有那么明显吗?”

  “有。”秦语春也学着她的声音说道,“不过今天没有辣条哦!”

  陈红话锋一转,若无其事地说道:“害,谁说要吃那玩意儿,不健康的垃圾食品。”

  然后侧头看了看走在秦语春旁边的老秦,“老秦,你管不管你女儿,刚刚吵吵着要吃辣条,你说那东西能吃吗,不干不净的!”

  秦语春一脸懵逼:“?”

  不明所以地老秦,果然是,信了陈红的话,转而严肃地教育秦语春:“不可以吃垃圾食品哦!这个事情的严重性爸爸很早就和你说过,你说你这也这么大岁数了,就不需要我再苦口婆心的说了吧?!”

  秦语春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点头,说了个“嗯。”

  “乖女儿!”老秦看了看秦语春,笑着说道。

  “这才乖呢。”陈红也笑着附和道。

  得,都是您有理,谁怨那是人家的老/公呢?自己的爸爸又怎么样,人家还是宠自己的老/婆!!!

  秦语春垂头丧气的,心想要是廖楷在就好了。

  (¬︿̫̿¬☆)!

  -

  到家时候是九点五十。

  秦语春看了看手机,距离廖楷接受采访还有十分钟。

  唉,要是能有现场直播就好了,她还真想看看他认真说话的样子呢。

  一定超级超级帅!肯定特别有牌面儿!

  秦语春想着想着,竟不由笑出声来。

  “妞妞!过来帮妈妈找找碗,筷子!”这时厨房传来陈红有点尖尖的声音!

  秦语春看了看,这不老秦也在厨房里面帮忙吗?两个人还不够?还忙不过来?

  她慢慢悠悠走过去,无精打采地问道:“碗在哪里?筷子又在哪里?”

  “在碗柜子里啊!”陈红说,“难不成还能在我手里?”

  秦语春:“……”

  秦语春可怜巴巴地看了眼老秦,申/请/援/助,然而老秦笑着看了看她,而且!重点是他还满脸宠溺地看了看陈红!

  秦语春对此感到强烈不满。

  这家没法待了,真的是没法待了。

  秦语春从碗柜里找出三个碗,三双筷子,撇了撇嘴看着老秦和陈红说:“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俩并不是因为想念我而叫我回来的,分明就是让我回来/欺/负/我的!(¬︿̫̿¬☆)”

  老秦笑了笑,连忙说:“没有没有,你妈妈是真的想你了!”

  什么?我妈妈想我?意思是只有我妈妈想我?而已?

  秦语春转了转眼珠,反问道:“所以,您是一点都不想我啊?!”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爸爸也非常想你啊,超级想你的!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老秦认真地说道。

  秦语春淡淡道:“并没有!”而且就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别说是想念了,秦语春根本连一点欢迎的样子都没有看出来呢。

  老秦眨了眨眼睛,叹着气说:“妞妞啊,你这样说爸爸可是要桑心了啊?!”

  秦语春挑了挑眉,“您可以当场就哭,以表示真正的伤心!”

  “嘿,你这孩子,你你你,过分了啊!”老秦笑着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