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想上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感天动地的誓言

我想上学 多见黑曰白 3192 2020.02.17 16:14

  “来,橙橙,看看这是谁呀?”

  视频通话的显示画面,转到了目前芳龄二十七月的小橙身上。

  经由多人评价,小橙脸上那对如同仓鼠一样软软鼓鼓的腮帮子,是他最大的萌点,总想让人伸出手去揉揉捏捏。

  不过,若是那时小橙吐出口水或是饭菜混合物的话,别人不说,至少小红是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收回手,并且真情实意地呼唤小阿姨的。

  ~(TロT)σ

  ——也不是小红懒到抽两张纸巾,或用他脖子上系着的那个口水垫,给小孩儿擦个脸都不愿意的地步。

  实则是橙橙——或者说年纪特别小的幼儿可能都这样——的思维模式,和小红是浑然不同的。

  每一次给他擦脸的时候,他都以为对方是和他闹着玩呢:不是哇哇两口吐出更多的稠黏口水,一个劲儿往你脸上糊;就是哈哈大笑着歪歪扭扭地跑开,把自己的鞋子踩得吱呀吱呀响。

  要哄好半天,历经千辛万苦,才能让人把他的脸收拾干净的。

  不过,他安静乖巧的小模样也确实超可爱,比如现在。小红看着手机,里面的橙橙伸出了短短胖胖的手指,指向镜头上下点着,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回答到:“吉吉。”

  听的出来,橙橙的咬字发音不是很准确。这也是为什么小阿姨日常要哄他说话的原因,主要是想要他多多练习好尽快更正的缘故。

  而这面得了答案后,小阿姨又问:“是哪个姐姐啊?”

  小橙高兴地举起手挥了挥,那看上去总是伸不太直的肉肉小手,一张一合的,确实是超级至尊夏威夷风味的可爱。

  φ(゜▽゜*)♪

  只要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抓过什么奇怪的东西,譬如自己的尿布……

  小红还是很想要去捏一捏玩一玩的。

  毕竟,婴幼儿时期的孩子,手摸上去真的是柔弱无骨丝滑顺畅,让人不自觉放轻力道,心生怜意,觉得给自己玩上一整年,都不会觉得腻味。

  ——也就是所谓的“手玩年”。

  所有手控又没有合适的可以舔的手的人,其实完全可以去试试看云养娃,说不定就萌上了“纤细修长有艺术性”和“骨节分明极具力量感”之外的第三种风格了?

  然后逐年降低的生育率就缓缓回升?

  ……听上去真是可喜可贺。

  “哄哄吉吉。大吉吉。”

  小红扬起笑脸,鼓励到:“哦,对的。橙橙真乖真聪明。”

  这是句真心话。作为一名脸盲星造访地球的来客所留下的后裔,小红一直认为能分清楚人的脸,是个很了不得的技能。至于她自己,虽然相处久一点的人,小红也不会到认不出的地步,但每次一闭上眼想象别人的面容时,都觉得对方似乎被打了马赛克,完全形容不出的感觉。

  ——名字和面孔的连连看也总是通不了关。

  睁开眼看一下,嗯,记住了。

  闭眼想一想,咦?什么样来着?

  ——简直和翻开书记的是“马冬梅”,合上书说的是“孙红雷”一个样儿。

  “我们的小宝贝最乖了,不像你姐姐。”小阿姨吧唧一口亲了上去,然后突然转变画风,开始严肃地讲正事,“电子产品真的能完全毁了一个人的。小红你……知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啊?”

  小红心里慌但小红不说。

  o(>-<;)oo

  “嗯……怎么了?”

  ——难道是她昨晚玩手机玩到两点多被发现了?

  确实,有点过分。可难得是在第一天的时候,就把一周的作业都完成了,稍微有些兴奋于是做出了一点出格事,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她又不是每天都这样。

  而且,这事儿连住在隔壁主卧的老妈应该都没发现,小阿姨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当老师的,一双招子都要练到利得惊人,可以从学生们细微的神情脸色变化中,判断出他们有没有熬夜的地步吗?

  可怕。

  “哎,还不是我们家那个大的。都是要上初中的人了,还不想着好好学习,作业么要三催四请才肯开始做。写了没有五分钟就动来动去,搞点小动作,不是要上厕所就是要喝牛奶,不让她去就开始大喊大叫,说我们虐待她。如果让她在做作业之前,把这些都解决好,她却是从不肯听的。

  整天就想着玩手机,玩手机玩手机人都要给手机玩傻了。

  昨天中午,我刚把家里的iPad藏好,结果不到傍晚,就给她找到摸走了。在这种事上,她动作倒是快了,一点不磨叽。

  而我给她收掉之后,她就在房间里乱砸东西,那个书满天乱飞,都差点砸到弟弟头上,还一点都不知道反省,拉长脸摆样子给我们看。不仅如此……她、她还……”

  说到这里,小阿姨停顿了一下,表情也有点犹豫和难以启齿的意味,好像还没决定要不要继续说,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似的。

  估计是小紫,她还做了些什么更过分的事情。

  小红猜测到:

  是想着“我不能玩手机,大家就一起禁网”,所以拔了网线?

  还是“我不好过,那就大家一起不好过”,所以在盛饭的时候,往他们碗里加了很多盐?

  亦或者“山不就我,我来就山”,趁着老爸老妈睡着了,悄悄溜进房间偷手机时被抓到了?

  再不然,是把橙橙的玩具给藏起来了,在他哭起来的时候幸灾乐祸?

  不过,这种事,大家不都有经验了吗?早听说过的,应该不需要犹豫成这样吧?

  ——那小紫到底干了啥事?

  “你……哎,我……我今天不是藏了iPad又被她发现了吗?”

  嗯,对。

  你刚刚说了。

  知道对方是在组织语言,小红点点头,没抖什么机灵,安静乖巧地坐着。

  “我收走iPad后,觉得不能再让她这样下去了。之前不是也试过改iPad的密码,但不知怎么的还是给她知道了。所以我想着,这次干脆一了百了,让它停机算了,就故意输错密码,弄个几次也就停机登不进去了……”

  听到这里,小红知道,小紫百分百要炸了,就是不知道是怎么炸的,又炸成什么样了。

  “——儿女都是债啊!那个讨债的,她倒好,当即冲到厨房里,拿了一把刀出来,说什么‘你是要我死是不是,我现在就自杀给你看’。好在你小阿姨夫在家,就把刀给夺了过来,她居然还生闷气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晚饭都没吃……”

  小红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一生气,就把自己关房间里,再锁上门,并且把自己房间的钥匙藏起来——

  这件事,可能是她的锅。多半是。

  不过,和明显忧心忡忡的小阿姨不一样,红爸红妈是从来不在意她这么干的。不吃饭就不吃呗,想饿着就饿着呗。他们自顾自吃自己的,吃完了就撤下去,再断掉零花钱,过不了多久就会自己回餐桌了。用他们的话来说:“现在的小娃儿哪里是会饿几顿就会饿死的?真的饿了,他们也会自己找吃的。”

  如果小红干出了这事儿,她毫不怀疑自己保管要先被收拾一顿,再说其它的。

  ——敢逃到房里就把门给你拆了。

  比如说,一年前她惹火了红妈,房间的门给硬生生地踹坏了,锁头都翘起来了,到现在也没给换。

  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这也早就成了翻篇的历史了,小红也真没料到,再次回忆起是这样的情况下。

  “小红啊,你下次帮我问问,不要直说刺激她,就是帮我试探一下她是不是真的……哎……”

  这句话说的小红的头皮都开始发麻了。

  ——试探?

  要怎么试探?

  她最怕这种模模糊糊的要求了。

  直球她能打也能接,变化球她接不到也不会打。

  可是拒绝也开不了口啊。毕竟这事儿,看上去也有她一份责任在。

  天呀——不,亲爱的老天宝宝啊,请快赐给你最爱的崽儿一本《人与人之间如何相处》的秘籍吧。

  为此,小红愿意好好学习文言文,以饱满的姿态迎接自己意外掉崖或遭遇海难的那一天,以便于在遇到了自己的奇遇之后,她能够正确地解读和修炼。

  “作为一名新时代的青年,我深知时代赋予的任务和使命,所以我庄严地宣誓:

  如果我在意外落崖不死后,进入山洞看到了神仙姐姐的画像,我一定像个实诚人似的磕满一千个一万个头,把垫子都磕破了才拿出秘籍。而不是仗着自己知晓多种套路,自以为是直接割破坐垫取书。”

  “又或者我从现在开始做准备,转专业去苦练医术,天天给小白鼠缝尾巴来进行实操,以便于在钻进山洞遇到生疮的白猿后,给它做一个完美的剖腹手术,还保证用最细的可吸收的美容线给它缝伤口,决不让大功臣留下伤疤。啊,麻醉也不会忘了的……”

  “再不然,我现在就上网搜出《九阴真经》和那什么遗书来着,以面对高考的态度开始背诵,这样在落难孤岛时,就不用下药迷晕所有人,把两把绝世神兵咔嚓俱断才能得到秘籍了。”

  “一定会做到:当看到描述摧坚神抓的‘五指发劲,无坚不破,摧敌首脑,如穿腐土’后,能明白它指的是攻敌要害、击敌首领之意,不会反以为它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还道是以五指去插入敌人的头盖,又以为练功时也须如此,凭空弄了个邪门可怕的“九阴白骨爪”出来。”

  这样想想,省略句、通假字、古今异义、词类活用、特殊语序都得安排上……嘤!

  ——小红一定会迎难而上,┭┮﹏┭┮。

  ——想必你也觉得,是很感天动地的誓言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