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诗和歌都献给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珍重

诗和歌都献给你 林漾别来无恙 2080 2020.06.29 18:22

  就这样一个卑微懦弱的人,却为他敢于挑战他的母亲,他父亲法律上唯一合法的妻子。

  秋听一也不过就是比秋属一大了两岁而已。他是家里最得宠的儿子,所以自小心高气傲了一些,他一直在心里默默地鄙视着秋属一抱大腿的行为,一边又会为秋属一真心实意的善意而感到开心。

  秋听一享受着高高在上事事完美的自己的形象,他长得仪表堂堂,成绩也好,各方面都很拔尖。

  这些都是别人眼中的秋听一,他不是什么天才,那不过是他的母亲给他的定位罢了,‘要想人前显贵,就要人后受罪’,他的母亲一直是这样告诫他的。所以他处处完美,为人处世滴水不漏,谦逊有礼。

  他并不是这样的,他敏感脆弱,只要有一点不如意他就会心焦气躁,会在家发脾气,会生气的摔东西。这样软弱的一面也只有秋属一见过。

  秋属一用细腻的温柔一点点填满了他无知的别扭。

  ......

  他那天只是接到了一个回国朋友的电话,电话中的那个人听说他们家从外面又给他接回了一个便宜弟弟。

  “你说那个私生子,父亲也真是什么人都往家里带,真是好笑,你是没看见那个胖子卑躬屈膝的那副模样,真是令人作呕。天天缠着我,我到底是家族未来的继承人,也不好明面上表现出厌恶,真是恶心死了”。秋听一当时是这样回答的。

  可是这话却被门口给他准备了茶点正准备给他端进书房的秋属一听见了,秋属一什么也没说,当时只是慌乱的收拾了地下的玻璃残渣。

  秋属一收拾好之后就直接走了,没有质问,就这样慢慢的淡出了他的生活。

  秋听一没有解释过,因为那些话曾经确实是事实,虽然后来他改变了想法,但是那时候的秋听一还没有意识到。

  再后来他仿佛真的变成了他一直想塑造的那个完美无瑕的人了。

  他唯一像是自己的时候,大概就是调侃秋属一的时候了。

  ......

  “秋属一都很久没叫过我哥了,你这声哥他要是听见了怕是会原地变脸”。秋听一心里很开心,但是脸上却依旧一脸戏谑。

  “我叫你一声哥,是因为属一他小时候很敬仰你,而且上次他出事的时候你也没问多少就直接赶了过来,我看得出来你就是死鸭子嘴硬,你其实挺在意属一的”。沈文瑾笃定的说道。

  “你倒是有趣,你知道我们父亲有多少个子女吗?这些还只是我们知道的,说不定还有一些寄养在外面的我们不知道的,你知道秋家是多大一个家族吗?你知道这样一个有深厚底蕴的大家族的资产有多少吗?狼多肉少,你知道我们家里的这群小辈是如何相处的吗?刀光剑影,杀人不见血的,妹妹”。

  “秋属一从来不是你的障碍,他并不贪图这笔财产,而且,你确实很在意他,先不说上次你去医院看他的事,你每次见我都在提醒我秋属一为了和我在一起放弃了些我不知道的东西,你明明就是在暗示我,秋属一对我多好,为我放弃了多大的利益。”沈文瑾字字见血的说道,毫不留情的撕开了秋听一的伪装。

  “你......”

  “别急着否认,听我说完,你既然关心他,就别总用话刺伤他,不是所有人都听得出你带刺的话中的关心之意的,尤其是属一,所有的话他都习惯了往最坏的方面想的”。沈文瑾不急不慢的说道。

  其实秋听一的伪装并不算是多高明,只要细心一些都能看出他对秋属一的在意,可是秋属一是看不懂的,因为秋属一已经自顾自的定义了自己在秋听一心中的形象,所以自然而然的屏蔽了秋听一所有漫不经心的示好。

  “你都看得出来,秋属一那个傻子却看不出来,气的我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秋听一叹了一口气,面上依旧保持着云淡风轻,但是心里却烧起了一股无名之火,他眼神示意了一旁端酒的服务生,服务生放了两杯酒在秋听一面前的桌子上。

  “所以,你父亲这次叫他回来是为了什么?”秋听一正在安静的喝酒,就听见沈文瑾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父亲啊,不过是间秋属一这两年生意做得很不错,不想舍弃这样一颗棋子罢了,对了,他还看不上你的出身,这回来估计是给秋属一介绍新的联姻对象了,上次那个秋属一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推掉的,不知道现在这个该怎么推掉了吧,毕竟这个身份非常不一般啊”。秋听一跟沈文瑾碰了一下杯,然后慢慢悠悠的说道。

  “你们家这顿鸿门宴,摆得精彩”。沈文瑾非常想起身给这场情景剧鼓个掌。

  秋听一并没有在沈文瑾身边坐多久,宴会上的人就把他拉到一边去谈话了。宴会中的秋听一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成熟男人的从容和游刃有余,脸上依旧挂着那副无懈可击的笑容,沈文瑾觉得有点意思,所以宴会的后半场她的乐趣从不停地喝酒转移到了观察正在社交的秋听一。

  沈文瑾无聊的观察了二三十分钟左右,最后又觉得自己实在是无聊了,便收回了目光。

  在她在宴会的三个小时内,也有几个看着无所事事的富家公子哥上前搭过话,问她是家世或者是谁的女伴。

  “无名之辈,没有家世可言”。虽然没有说清自己是谁的女伴,但是目光却一直在秋听一的身上流转,所以那几个人以为她是秋听一的女伴,便没有再继续与她攀谈,沈文瑾也没有解释。

  ......

  秋属一回到宴会大厅后在大厅上一眼就看到了沈文瑾,沈文瑾安静的坐在大厅的一个角落,与以往不停的,沈文瑾今天穿了一条大红色长裙,还画了一个格外精致的妆容。

  沈文瑾的穿着和妆容都是秋属一一直有合作的团队打造的,跟以往沈文瑾的风格不同,团队根据沈文瑾的自身条件把她打造成了明艳人间富贵花的形象。

  “文文,我们走吧”。秋属一拉起了沈文瑾的手,然后十指相扣的走出了大厅。

  秋属一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然后搭在了沈文瑾的身上,然后搂着沈文瑾回到了车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