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竹笛画笔诉长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送行

竹笛画笔诉长情 红尘逐浪 4100 2021.09.12 17:08

  洞外,萧南城和孔琴书已然站在洞口。两人身旁还站着一脸紧张的古星月。

  “南城,你们那边还算顺利吧?”

  画晴天右手拿着一支画笔,左手牵着一条金绳。

  “我看你似乎伤得不轻呀!”

  画晴天不无关切的说。

  “我这些都是皮外伤。可怜王正直不幸去世,琴武兄长直到临死前才幡然醒悟。晴天,你说我们这算不算胜利?”

  萧南城面露苦涩。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要走,每个人也都有每个人的命运。一切似乎早已有了定数,我们又何苦感慨良多呢!”

  画晴天转了转手中画笔。

  “说不定明天或者后天,我们也都将迎接自己新的命运安排!王兄既然走了,我们也只能祝他走好。至于琴武兄,我也不好做什么评判。”

  画晴天把头转向孔琴书。

  “琴书,节哀!”

  孔琴书沮丧的点了点头,依旧沉浸在悲痛中。

  “既然你们都到这里来了,想必码头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竹野惠子已经被诛,没有领头人的倭贼已经没有任何威胁。”

  画晴天扫了一眼众人。

  “回去告诉薛大人,清扫完毕就起锚回航吧。给我们留一条小船就行。”

  画晴天朝萧南城轻松开口。

  “你还有其他事要处理?”

  萧南城奇怪问。

  “嗯!你们都先回码头吧。胖妮,你也和他们一起。”

  画晴天看向身旁胖妮。

  “我不,我要跟少爷一起。少爷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胖妮果断回绝。

  “好吧!那你们三个先回码头传个信,我处理完事情就来。”

  画晴天看向萧南城和孔琴书,还有一旁一脸郁闷的古星月。

  “虽然大半倭贼和海盗都已经乘船逃跑了,但也不能保证岛上绝对安全。晴天,你们自己注意安全。”

  萧南城右手握着青色竹笛,左手牵着孔琴书右手。叮嘱一句,三人转身离开。

  “我们也走吧。”

  画晴天看向胖妮和一脸紧张的楚南亭。

  “少爷,我们去哪?”

  胖妮走在前面,回头好奇问。

  “送人。”

  画晴天微笑回答。

  “送人?送谁呀?”

  胖妮更加好奇,直接不走了。

  “海盗头子和倭贼头子。”

  画晴天再次微笑。

  “嗯?”

  胖妮瞪大眼睛。

  “楚老大?你说对吧?”

  画晴天笑眯眯的看向身后楚南亭。

  “你准备送我去哪?”

  楚南亭没有争辩什么,直接发问。

  “你怎么不问我是如何知道你身份的?”

  画晴天奇怪询问。

  “还有问的必要吗?所有与海盗倭贼相关的人都死了,只有我还活着。还有,刚才我杀死两个扶桑男人的时候。想必你也看到了。”

  楚南亭不紧不慢的跟上画晴天脚步,语气淡然。

  “我确实看到了,我也相信只有头脑最聪明的人才能统领海盗与倭贼。更何况楚老大连都察院的王大人都能拉拢。若说楚老大不是领头人,怕是连鬼都不信。”

  画晴天摇头苦笑。

  “既然你已经识破我的身份,为何不把我送给薛斌?”

  楚南亭疑惑问。

  “我想跟你学学,用口水如何杀人。”

  画晴天笑着回答。

  楚南亭苦笑。

  “你明知道我之所以用嘴巴杀人,是因为我嘴里含有银针。当气功练到一定程度,吐气都足以杀人。要想做到这一点,只怕对画公子来说。也是易如反掌!”

  三人不知不觉间来到一个码头,此刻码头上停着一只木筏。

  “你真的肯放我走?”

  楚南亭还是有些不太确定的问。

  “当然。”

  画晴天不但点头,还解开了楚南亭脚上绳子。

  “为什么?”

  楚南亭一边向木筏走去,一边忍不住追问。

  “我相信聪明如你,终有一天会想明白的。我只希望到时候,你别辜负我一片真心诚意。”

  画晴天一边笑笑,一边朝已经登上木筏的楚南亭挥了挥手。楚南亭双手划着桨,脑海依旧混乱一片。

  看着木筏逐渐消失不见,画晴天这才转头看向胖妮。

  “走吧,天色马上就黑了。趁着大雾弥漫之前,我们必须回到陆地。”

  画晴天浅笑说。

  “少爷,你为什么放走她?在我看来,她可是个十足的坏蛋。”

  胖妮愤愤开口。

  画晴天伸出左手牵起胖妮右手。

  “走吧,这些不是你该关心的。”

  画晴天笑嘻嘻的说。

  “那我应该关心什么?”

  胖妮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结果没挣开。无奈之下,只得被画晴天牵着手朝码头走去。

  “现在你应该关心的是,该穿什么样的新娘子服饰。”

  画晴天神秘兮兮的说。

  “啊?”

  胖妮一惊,狠狠挣脱画晴天右手。眼神担忧的看着画晴天。

  “怎么?爷爷已经替我们安排好了,你兄长也同意了。莫非,你对帅气的我没有好感?”

  画晴天委屈的看着胖妮。

  “啊?”

  胖妮再次一惊。

  “好了,无论如何!这次我不会再让你逃出我的手掌心了。”

  画晴天再次牵起胖妮左手。

  “少爷,你总是这样。做什么事都不跟我商量!下次不许这样了。”

  胖妮生气的说。

  “好的,以后胖妮说了算。”

  画晴天认真回答。

  “这还差不多。”

  胖妮脸上顿时露出幸福笑容,两人手牵着手朝码头走去。

  层层迷雾中,楚南亭一边划着木筏,一边不断思索。

  终于,一道亮光闪过。她终于想明白画晴天为何会放走她。这次明军之所以如此大动干戈,只因为倭贼和海盗太过猖獗。

  这是一次敲打。通过此次敲打,明军是想给海盗和倭贼一个讯号。你们最好给我安分点,如若不然。想要消灭你们,我大明随时可以做到。

  想明白这一点,楚南亭也明白画晴天之所以会放走他的原因。敲打是敲打了,但海盗们还是不能群龙无首。

  一旦群龙无首,整个海上包括周边将会变得更加混乱。所以画晴天会放过她,是让她继续领导这些人。同样的,也希望她继续约束这些人。

  想明白这些,她不得不倾佩起画晴天这个人。虽是一介武夫,心思却如此细腻。只要画晴天在一天,他们这些海盗和倭贼就无法混乱起来。

  因为他始终有着一种法子,那就是压制。死了一个楚南亭,他可以培植下一个楚南亭。不像其他一些平乱之人,动不动就是赶尽杀绝。或者抓住领头人,直接咔擦一刀。

  在她看来,杀掉领头人的办法终究是治标不治本。与其杀掉一个领头人,不如驯化一个领头人。这,才是平乱的最高境界。而画晴天,显然就是这样的人。

  想到这里,楚南亭嘴角不由浮出一抹笑意。

  “画晴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只希望到时候,你还是平乱总指挥。”

  自言自语一句,楚南亭继续划着木筏驶向迷雾更深处。

  码头之上,此时已然是人去楼空。整个小岛之上,安静一片。

  三个人站在码头上吹着海风,一条小船被浪花拍打得不断摇晃。

  画晴天牵着胖妮朝三人走去。

  “你们怎么还没走?”

  画晴天看向三人,开口问向萧南城。

  “等你呀。”

  萧南城右臂绑着布条,鲜血已然凝固。

  “太客气了。上船吧,趁天未黑。”

  “上船。”

  萧南城附和一句。

  “今后有何打算?”

  萧南城问。

  “我已经向皇上请辞,以后准备和胖妮在乡下过着耕田种地带孩子的日子。”

  画晴天笑着回答。

  胖妮脸色一红,低头不语。

  “头,你要辞职了?”

  古星月着急的问。

  “嗯。”

  画晴天点了点头。

  “我已经向皇上推荐你和薛弄雨了,如果不出意外。未来的指挥使会是你们其中一个。”

  画晴天认真看向古星月。

  “星月,你为人正直。在皇上身边好好做,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画晴天认真说。

  “头,你怎么就辞职了。虽然现在海盗和倭贼已经平定了。但是,他们还是会回来的。”

  古星月认真说。

  “所以呀,我才向皇上推荐你们。跟你们比起来,我就比较不合适了。我这个人,懒散惯了。”

  画晴天笑着说。

  “唉!薛姑娘怕是暂时不会回锦衣卫了。我看她这次受的打击也不小。”

  古星月叹息一声。

  “所以,你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画晴天认真说。

  “好吧,我会尽职尽责的。”

  古星月点了点头。

  “南城,你呢?”

  画晴天把目光转向萧南城。

  “我?跟你一样的想法,就是不知道琴书过不过得惯苦日子。”

  萧南城无奈回答。

  孔琴书右手狠狠在萧南城腰间软肉处拧了一把,疼得萧南城直呲牙。

  “依我看,她应该很乐意的。”

  画晴天笑眯眯的看着孔琴书。

  孔琴书直接朝他翻了个白眼,把头扭向大海。

  “南城,我就不陪你们去看老太君了。下船后,我会先去祭拜一下王正直老兄。然后赶去送我的好朋友杨慎,送完他我就直接回莲花镇了。”

  画晴天抱歉的说。

  “没关系的,我会和孔老太君说的。”

  萧南城不以为意的回答,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孔家话事人。腰间再次一疼,萧南城不由再次呲牙。

  “你拧我做什么?”

  萧南城不由恨恨发问。

  “你活该!”

  孔琴书撇了撇嘴,恨恨回答。

  “唉!好羡慕你们。”

  画晴天感慨的说。

  说完,不由拿出一张画纸坐下。十分惬意的描绘起这条小船,和船上几张熟悉的面孔。

  萧南城也扬起青色竹笛,在渐渐黑下来的天空下吹上一曲妙音。小船继续前行着,人也各自开心着。

  第二日,长江码头之上。游客们纷纷上下不断,画晴天站在客栈二楼窗台。

  旁边站着一脸坦然的杨慎,脸上一丝哀愁也没有。看上去不像是被流放,倒像是升官发财了一样。

  “杨兄,这一去怕是再无相见之日。到了云南,还请杨兄给贤弟来上几封书信。”

  画晴天手中端着一杯酒,眼神清澈的看着杨慎。

  “会的。贤弟若是空了,记得到云南来看望老兄。”

  杨慎笑了笑,笑得极其坦荡。

  “我以为只有我看的开,没想到贤弟年纪轻轻。也对权利看得如此开,兄长真是自愧不如呀。”

  杨慎不由叹息一声。

  “我是个闲人,画画是我的唯一喜好。对于其他,在我看来。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

  画晴天自豪的说。

  “人生嘛!大富大贵又如何?声名显赫又如何?倒不如一家人和和睦睦,团团圆圆来得实在。”

  画晴天轻笑一声。

  “杨兄,你看我这副画如何?”

  画晴天左手放下酒杯,拿起右手刚画完的一副新画。杨慎双手接过看了一眼,不由心生佩服。

  画上是从客栈这里看下去的景象,除了上下船来往的行人。还有那奔流不息的江水。

  看到此处,杨慎不由将画放回桌上。掏出随身携带的笔墨,当即在画上空白处写上几行字。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写完,杨慎还在句首写上三个大字。临江仙!

  看完这些字,画晴天赶紧把画收入怀中。

  “别跟我抢,这画是我的了。”

  “哈哈哈哈!”

  杨慎大笑,随即两人走下楼梯。

  胖妮和一群人站在码头边,和煦的阳光照射在她脸上。也许是阳光太过刺眼,胖妮不由眯起双眼。

  “好美!”

  画晴天自语一句。

  “你说什么?”

  杨慎扭头问。

  “没什么!”

  画晴天尴尬一笑。

  “贤弟,回去吧。”

  陪同一起流放的人员纷纷上船,杨慎语气沉重的开口。

  画晴天上前拥抱了一下,相互拍了拍彼此肩膀。

  “杨兄,一路珍重。”

  画晴天不禁擦了一下眼角。

  “珍重!”

  杨慎回了一句,随即转身上船。大船随即开走,留下的只是些生面孔。

  “少爷,我们也走吧。”

  胖妮忽然牵起画晴天右手。

  “好。”

  画晴天点了点头。

  两只手紧紧牵在一起,慢慢走向人来人往的人潮之中。过不多时,作为主角的他们与平凡人也没有任何不同。

  阳光还在,人也还在。只是故事,却已经不在!胖妮!画晴天!甚至于萧南城!还有孔琴书!若干年后,谁又会想起曾经露过一次脸的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