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陈情令续之逍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曲尽陈情 8.7 曲终人不散(最终章)

陈情令续之逍遥 红红芷 4385 2020.01.23 18:04

  天气已进入盛夏,果树林里的桃树已结满了桃子,春天播下种子的油菜和豌豆已可以收成。最让人欣喜的,便是乱葬岗顶的那片泥塘,已被碧绿的荷叶和粉色的荷花盖满,远远看去,真有一点莲花坞的感觉。

  塘边建了个凉亭,亭子外栽了几株柳树,长长的柳条垂下来,在微风中轻轻摇摆,偶尔会有几片柳叶落下,在空中转几个圈,轻轻落在亭子下面,那位躺在躺椅上的人儿身上。

  虽然是酷热的夏天,那人却还穿着褙子,盖着薄被,瘦削的小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露在衣袖外的胳膊也是分外消瘦,而高高隆起的腹部,预示着离临盆的日子不远了。

  此时她正闭着眼睛沉沉睡去,本文发表于七点,微皱的眉头说明睡的并不舒服。

  蓝忘机从亭子外走了进来,将一片落在她脸上的柳叶轻轻拿开,又将她露在外面的手放入被中。他坐在一旁仔细观察了一阵,满眼尽是担忧,忍不住叹了口气。

  腹中胎儿渐大,消耗也更大,可魏无羡的胃口却反而更加不好,好不容易养胖回来一些,最近又整个瘦了回去。胎儿压迫着身体,魏无羡的腰身以下都已浮肿,呼吸也困难,平躺已是不行,只能半靠着休息,几乎无法安睡的后果,便是精神越来越差,经常说着话便睡了过去。现在魏无羡便是在凉亭下看着荷花没多久便昏睡过去了。

  更让人忧心的,却是马上就要面临的临盆,因为卧床无法运动,胎儿似乎养得过大了,而魏无羡的身子又太弱,找了几位稳婆都不敢接,说是怕一尸两命。这急坏了蓝家和江家,就差把云梦和姑苏所有的稳婆都找来看看了。

  蓝忘机已将相关书籍翻了个遍,打算实在不行就自己接生。

  而江澄却极力反对,认为蓝忘机完全没有经验,纯粹是纸上谈兵不靠谱。

  为了这事,两人差点打起来。幸亏聂怀桑找到一位曾经在皇宫待过的接生嬷嬷,送了过来,才将事情缓了过去。

  …………

  魏无羡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魏婴,感觉怎样?”蓝忘机连忙抬头,问道。

  魏无羡迷糊的眨眨眼睛,似乎一时没清醒过来,过了一会,才缓缓说道:“蓝湛,我又睡着了?”

  蓝忘机摸摸魏无羡的脖子,发现她身体还是冰冷的,竟然没有出汗,于是将薄被向上拉了拉,说道:“本来是带你过来看荷花的,说着话你便睡着了。这里空气不错,多睡会也好。”

  魏无羡打趣的说道:“睡了好久了吧,我都饿了。”

  蓝忘机知道最近她一直没什么胃口,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不担心,才特意这么说的,但还是很配合的说道:“饿了就好,江婆婆煮了你最爱喝的莲藕排骨汤,我给你拿过来。”

  “我们一起过去吧,本文发表于七点,在这里躺了太久了,腰都酸了。”魏无羡撒娇的说道。

  “好!”蓝忘机也担心她的身子,俯下身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

  魏无羡抬起胳膊环住蓝忘机的脖子,用了些力气让自己的上身抬了抬,最近她都在锻炼,胳膊比之前有了些力量。

  就在魏无羡用力抬起上身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的腹部一阵收紧,伴随而来的是剧痛,似乎有少量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

  “啊!”魏无羡惊叫出来。

  “怎么了?!”蓝忘机一惊。

  “我,我腹部痛了一下,好像有东西流了下来。”魏无羡也感到有些惊慌。

  蓝忘机立刻将魏无羡放下,抛开裙子检查,发现出了少量的血。

  “出血了!”蓝忘机脸色发白,站起来有些手足无措。他转身几步走到凉亭外,对一个蓝氏弟子说道:“速让兄长和薛大夫过来看看。”

  蓝氏弟子从来没看到含光君如此神色,急忙应了匆匆而去。

  须臾之间,蓝曦臣、江澄携着薛大夫飞奔过来,人还没进来,江澄就着急的问道:“怎么啦?!”

  魏无羡小心翼翼的说道:“好像流了点血。”

  江澄脸色一白,冲着蓝忘机吼道:“什么?!你怎么搞的?!”

  蓝曦臣赶紧拦住江澄,说道:“先别急,让薛大夫检查检查。”

  薛大夫把了把脉,问道:“有感到腹痛吗?”

  还没等魏无羡张口,蓝忘机便回道:“有!”

  薛大夫看了看蓝忘机,又回头摸了摸魏无羡的肚子,问道:“是怎样的疼痛?持续了多久?”

  魏无羡说道:“整个腹部一阵收紧,大概持续了半刻钟就没有了。”

  “现在还痛吗?”

  魏无羡摇摇头,说道:“现在不痛了。”

  薛大夫收了手,站了起来。

  蓝忘机问道:“薛大夫,是什么情况?”

  薛大夫看了看大家,微微笑了起来,说道:“大家莫慌,夫人马上就要临盆啦。”

  “啊!”大家都怔住了。

  还是蓝曦臣反应较快,立刻吩咐道:“快,忘机,抱魏无羡进房。江澄,请江婆婆和接生嬷嬷过来。薛大夫,你……”

  薛大夫说道:“我去开一副滋补的药,你派人熬了赶紧给夫人喝下,待会还有好多个时辰要坚持呢。”

  于是,整个乱葬岗沸腾了起来。

  …………

  “啊!!!”已经过去四个时辰了,胎儿却始终没有下来。魏无羡起初还想忍忍,可后来实在没有办法忍受了,只能不顾形象的大喊出来。到现在,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魏婴!坚持住!”蓝忘机紧紧地握着魏无羡的手,焦急的说道。他不顾蓝启仁的要求,坚持守在床边。看到她每次发作,痛苦挣扎,比痛在自己身上还难受。

  “夫人,你得用力呀,这五指都没开呢,还早着呀。跟着我的节奏来,呼气、吸气,对用力!”接生嬷嬷摸了摸魏无羡的下面,焦急的说道。

  “呼……吸……啊!!!”魏无羡痛得无法呼吸。

  “这样可不行,须得将夫人立起来。”接生嬷嬷看魏无羡身子太弱,根本使不上力,对一旁的蓝忘机和薛大夫说道。

  “立起来,可她根本无法站立呀!”薛大夫说道。

  蓝忘机说道:“我来!”从后面围住魏无羡的上身,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几个侍女连忙在旁边扶住。

  接生嬷嬷说道:“你随着她的呼吸,稍微上下颤动一下,帮助她用力。对,就是这样,呼气、吸气,用力,对,呼气,吸气,用力。”

  魏无羡心想,去他的什么呼气、吸气,这么痛怎么呼吸呀!浑身的骨头都像要散架一样,这个球怎么还不下来呀!

  又折腾了差不多一个时辰,魏无羡浑身是汗,几乎虚脱。

  接生嬷嬷伸手探了探,说道:“不好,胎位不对,将人放下来,需将胎儿推回去转一下胎位重新生。”

  “你,你说什么?!”魏无羡绝望了,吐出最后一口气,晕了过去!

  “夫人,夫人!”

  “魏婴!”

  房间内一片混乱。

  等在房间外的江澄听到屋内的惊呼声,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开门闯了进去。“怎么回事??”

  接生嬷嬷吓了一跳,本文发表于七点,赶紧说:“哎呀,男人怎么进来了,快出去!”

  江澄管不了这么多,几步走到蓝忘机面前,问道:“出什么事了?”

  这边蓝忘机正在专心为魏无羡输送灵力,过了一阵,感到她的脉搏跳动平稳了,才抬起头来说道:“她晕过去了。”

  “什么?!”江澄气的一掌拍在床板上,说道:“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她为何要受这种苦!”

  蓝忘机脸色也很不好,却没有理江澄,对薛大夫说道:“补药可煎好了?”

  “好了。”薛大夫将药端过来。

  蓝忘机低头给魏无羡喂药,可大部分都流了出去。

  江澄看不下去,说道:“我帮你!”

  于是一人将魏无羡的嘴撬开,一人喂药,两人合力将药灌了下去。

  蓝忘机问接生嬷嬷,胎位不正,这种情况,有几成把握能生?

  接生嬷嬷为难道:“这孩子过大,夫人身子又弱,现在还晕过去了,说真的,我们也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情况,您还是考虑清楚,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你说什么?!大人孩子都得给我保住,听到没有!”江澄气的一把扯住接生嬷嬷的衣服。

  “这位公子,话不能这么说呀。俗话说得好,这女人生孩子就像是在阎王那里走一遭,回不回得来得看老天啊!”

  蓝忘机站了起来,眼中发出蓝光,说道:“要是这老天要跟我作对,我便让它也抖一抖。”

  蓝忘机转头看向江澄,说道:“这大人孩子,我来保!”

  说完,坐到床边,闭上眼睛,手搭在魏无羡的手腕上,调动灵力输入魏无羡的身体中游走。

  江澄知道蓝忘机是打算用自己的方式为魏无羡接生,于是站到他旁边,将接生嬷嬷挡在外面,说道:“你们站在这里,别妨碍他。”

  随着灵力的游走,蓝忘机发现自己的魂体似乎飘浮了出来,进入一个混沌的空间,眼前出现了一个光球。

  光球越来越近,变成了一个全身发光的孩子的样子。

  蓝忘机听魏无羡提起过宝宝幻化灵体的事情,觉得有可能是她。

  孩子张开手臂,喊道:“爹爹!”

  蓝忘机眼睛眯了起来,说道:“是你找我?”

  小孩点点头,说道:“爹爹别担心,宝宝马上就出来了!宝宝不会让娘亲受苦的。”

  蓝忘机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说道:“好。”

  小孩笑了起来,说道:“爹爹加油!”

  一片光亮闪过,蓝忘机睁开眼睛,看到魏无羡也醒了过来,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你也见到宝宝了?”魏无羡问道。

  “嗯!”蓝忘机眼中露出温柔,说道:“她很可爱。”

  魏无羡伸手握住蓝忘机的手,说:“我们一起努力,将她生下来!”

  蓝忘机点点头,用力握了握魏无羡的手,眼中满是坚定。

  两人两手相握,灵力在两人的身体中循环,相生相息,形成一个整体。

  随着灵力的游走,魏无羡感到身体慢慢变得轻盈,力量一点点回来了。

  魏无羡闭上眼睛,让自己的神识随着灵力向下游走,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腹中胎儿的心跳,还有她的每一次呼吸和努力,她开始配合胎儿的节奏,呼气、吸气、用力,再呼气、再吸气,再用力。

  终于,伴随着一阵暖流的倾泻,魏无羡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随即传来的婴儿啼哭声,证明孩子安然生了下来。

  “老爷、夫人,是位千金,白白胖胖的,很是健康!”接生嬷嬷第一时间将孩子裹了被褥抱了过来。

  蓝忘机接过来,不可置信的看了又看,才小心翼翼的抱给魏无羡看。

  魏无羡费力的抬起头来,看到一张皱成个小包子的脸,说了句:“真丑!”随即笑了起来。

  江澄也凑过来看着小外甥,说:“确实很丑!不过,舅舅喜欢!”

  众人笑作一团,

  魏无羡在众人的笑声中昏睡过去……

  …………

  百日后,乱葬岗上为蓝家二公子的千金蓝慕鸢摆百日宴,仙门百家、各地名人竟都纷纷道贺送礼,那排场、那阵势,简直比人界权贵还要隆重。

  有传闻说,这是因为出生的千金是百年难见的魔界圣女转世,各界才会如此重视。

  你不信?请看,这位千金出生之日,各地妖魔邪祟纷纷蛰伏,这一晃百日过去,仙门瞭望台竟没监测到一宗作祟的乱子。

  你还不信?那百日宴上,来了很多长相奇特的宾客,蓝家说是海外仙山的修士,其实,却是魔界六宫为这位未来圣女派去的道贺使者。

  要是还不信,那么后来,为何无论如何厉害的妖魔作祟,只要是请乱葬岗上的这对夫妇出山,便立刻束手就擒,乖乖就命?

  搞得后来,只要是仙门中出了大事,大家都默认必须请这对夫妇到场,大家才能安心。

  久而久之,夷陵乱葬岗便成了独立于仙门各大世家以外的第五大世家,世人称其夷陵魔道世家,魔道祖师嘛,是一位只有传说却再难见到真容的公子,据说他身形纤长,天生笑相,一袭黑衣,发结红带,丰神俊朗、潇洒不羁,人称夷陵老祖魏无羡……

  真可谓:

  无关生死事缘何尽作江湖诗中人

  门外声浅影深相逢是梦还是真

  隔世春秋后

  前生因果终会落成痕

  ————————

  后记:

  《陈情令续之逍遥》第二篇逍遥篇至此结束,感谢一直守候的读者们,是你们的鼓励才让我将这篇续文又写了第二篇,一直一直坚持到现在。

  其实还有很多遗憾,比如情节前后呼应不是很好,有些人物写着写着写丢了,篇幅的问题,配角的情节没有完全展开,细节还有改进的空间,该挖的点没有挖透。

  不过,写文的意义也在于找到不足,求新求进。

  下次的文一定要不这次更好,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哦~~~~

  红芷敬上!(读者交流Q群:866-143-837)未来若有新的作品动向或番外,可到Q群或LOFTER找我,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