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暗流涌动(上)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516 2019.05.09 12:27

  昨日在厨房发生的事,今天就已经传遍了张府各个角落。府里有猎奇的,有因吃过曲大娘的亏,幸灾乐祸的。有暗中静观事情发展的,也有准备搞事情的。

  周晨张府仆人们聊天,自然也叫听了一些去,他是属于幸灾乐祸型的,因为对他厨房并没有什么感情,毕竟只在那里做了一天。又听到闹事的人中,竟然还有阿香这个小姑娘。周晨也起了八卦,四处打探。

  而另一个当事人翠儿姑娘,是张婉婉大小姐的贴身丫鬟。这第一手资料摆在眼前,自是由张贤张大少爷亲去询问,然后回来说给自己的小书童听。两人狼狈为奸,把这当成了乐子,到处打听,整日里拼凑事情来龙去脉,嘻嘻哈哈。

  就是在这种三八的氛围中,张管家出手了。这事发生在厨房被砸后的第三天。管家叫了管事曲大婶去他那里报结月底账册,虽是惯例,但曲大娘从未理会过。而今次管家特意交代叫她亲自过去,她便晓得今次的事情,不会善了。

  曲大婶儿自认身后是有人撑腰的,也不惧管家这些小手段,便将厨房的账目一一摆放到张管家的桌子上,随后便扬长而去,只留下话说:“你若是查出什么不妥,自来寻我这老婆子,老婆子还有事情要料理,便不陪管家大人胡闹了。”

  那张管家也未生气,礼送着曲大婶儿出门。门前也只道了句,都是为主家分忧。叫她勿要担心,做好本分就是。便回身进屋,自取了一本账开始看起来。

  话说张管家哪里看得懂账本,还不是要账房先生帮忙。自从之前的老账房先生告假之后。管家还未寻来新的账房。而现在代帐的先生,也都被曲大婶买通,那账册做的四平八稳,不能说没有漏洞,但若是想找出一点点来,也不是十天半月之内便可弄出来的。

  张管家明白这次查账,便是仅有的机会了,等到合适的账房先生一来,两方人马就要角力拉拢这新人。账册短时间之内便不会说查就能查的了。时间紧迫,新账房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到位,不抓紧时间不行啊。

  这边的内部争夺已近白热化,那边合府的人都还以为这此又是一场做做样子的例行公事。以为弄它个把日子,事情便会了了。

  可谁知,这账一查便已经月余。眼见管家要下死手,那曲大婶儿这会儿怎会不慌。就算没有偷拿,遇到一个这么盯着自己的也过不好,何况是从未少拿的呢。

  这日午间饭时刚过,待厨房清闲下来,曲大婶儿忙不颠的自去找了他的靠山。说来就同玩笑一样,她的路子便是张府的门房。

  怎得一个门房有这许多能量,能将一个管家逼得如此狼狈,连一个厨房管事都不能摆弄呢?

  原来这门子与张家的头号车把式是酒友,这个车把事又是张家大夫人的远房亲戚,府里大事小情在与夫人问话时候,总能参与,夫人也信任他,对他的话便会参详一二。

  这曲大婶就是走了这个路子,得来的厨房管事。

  管家哪会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道道,但就因为牵扯到夫人,这事情才不好办,假若真的只是一般的厨娘,怎会被他放进眼里,还不是想怎么拿捏便怎么拿捏。

  若是这曲大婶平时曲意奉承还罢了,偏着老婆娘不把管家放在眼里,又把持着张府的厨房采买,差事肥的流油,平时不少孝敬管账与门房。

  自觉不久便可可与管家分庭抗礼,比出个谁大谁小。弄不好以后后宅的事情也会操之于她的手上。这老厨娘野心不小,可是做事不严谨,首尾实在不干净,今次被管家这头老狼咬住,脱层皮大概也是最轻的。

  平日记多买少,克扣损耗总是不少,管家睁只是睁只眼闭只眼,从无过问。渐的她的胆子也大了,只以为靠山坚固,更加的飞扬。

  谁知这次犯在翠儿手上,那小妮子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将事情闹了出来。

  曲大婶儿从未听过,府里其他人说过些她什么,便只当自己聪明别人傻吗?都在等着看其他人出手,等到两方斗的最后,自有人上来,出一把子力气,便就会顶替了曲大婶现在的差事。

  “钱家哥哥,你可得救救你妹子啊,张管家实在是欺人太甚了。”“怎么了?”那门房自坐在房间里喝着小酒,明知故问道。

  曲大娘怎会不知他明知顾问,上来便掏出一锭小银锭子塞给了门房,可见这次她是准备出血了。“哟呵呵,曲大娘最近有什么喜事了,怎的突然这般阔气。”那门房取了银两,暗自在手中掂量了下,大概有五两重,满意的点头收下,然后调笑道。

  “钱家哥哥,不要笑话我着老婆子了。实在是有了难事才登门的。否则不敢打搅老哥哥的逍遥。”门房听了,便正坐起来,道:“曲婆子你说说吧,什么事,我也帮你参谋参谋。”其实他哪里不知道这婆子过来找他作甚。

  只是前些日子,张管家查账时候便叫人来知会了,若是他在里面搞些什么事情,今次也一起办了他。收到这话他还哪里敢作出头鸟儿,只是抽出时间,速去寻那往日的酒友——王车夫。

  这王家车夫确实是张府夫人的远方亲戚,投奔夫人来后,总是小心谨慎做事,不敢贪占分毫。只是如今做了宅内仆人们的的掮客,日子便也算好了起来。

  但毕竟根基没有管家在张家的深厚,不敢与他实打实的硬碰硬。那日门房来与他商量这事,便叫门房能避则避,能拖就拖,出了事情自己这边也不好担着。

  门房点头应承,回转家中,门房也有自己的打算。寻思若今次的事情匆匆认怂,那日后这张家还不是就剩下张管家一手遮天。自己这中间人做的还有什么意思。最主要是以后,哪里还有人会情愿给自己好处。

  说是张府大户豪门,可毕竟在太老太爷那一辈,就再也没人做了大官,自己这门房日子过得穷的紧。

  回过头来,见曲大婶儿这边殷切的眼神,他也只好说:“我前些日子,已经与王家哥哥商量过此事,他倒说得没什么大事。如今这管账的也与咱们一条心,就算管家想要查出个子丑寅卯,这几日也不会成的。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当务之急是赶快找个新账房,来理了这张家总账。”

  喝了口酒,又接着说“张家夫人们只是年节,总算一下账册,你这边不要损耗太多,夫人们也就看不出来。有什么破烂事情,你现在要去速速堵上,其他事等新账房到了,在做计较。”

  “那钱家哥哥,我现在如何是好?”曲大婶儿迷惑着问道。钱门房真的是有点醉了,感情刚刚告诉你的话都当了放屁一样,这老母鸡是打算一毛不拔吗。

  看来这事情过去之后,自己这边也要找一个机灵的把她给代了。钱门房觉得自己好像悟出了个什么道理,这收钱啊,也要分人,不是所有人的钱,都是那么好拿的。

  也是无奈,自己造的孽,要自己来收啊。安抚的对曲大婶儿说“你自去将大帐补上,小的自由我这边收拾。”曲婆子千恩万谢之后,颠颠的回了,看着这婆娘回转出去后,门房心道,我这边会替你求菩萨保佑你的,至于福祸,就不要找我啦。想完,径直一趟,睡自家的午觉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