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失败乃成功之母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39 2019.05.14 22:47

  凡是科学性研究都避免不了的,具有其潜在的危险性。即使这样,周晨也决定拼了。

  一切都为了以后的逍遥日子。自己给自己打气,老子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害怕什么。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会这么容易挂掉的。

  一边做心理建设,一边凑上前去。在之前,两人是弄了一盆水放在地上的。

  他俩站得远远的,周晨手拿硝石,稍比量了下距离,感觉差不多的时候,一鼓作气,瞄准、投。

  进了!

  二人双眼都直勾勾地盯着盆里的水,张贤虽然到现在还是一脸懵逼的的状态,但不妨碍他观察周晨。

  见周晨一副紧张的样子,不自觉地也跟着紧张起来。亦步亦趋的躲在周晨身后。

  其实他比周晨害怕。毕竟,因为周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害怕什么,张贤到这时,依然是两眼一抹黑,连自己在害怕什么都不晓得。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没有爆炸!

  欸?奇怪,没有爆炸?周晨庆幸,然后慢慢的走上前去看,果然除了盆底水只是略嫌浑浊外,并无任何异样。

  好奇怪啊,两人索性蹲在盆边看了起来。

  周晨估摸着大概等了有二十分左右钟的样子,一直没见盆里的水结冰,只是散发出丝丝冰凉的气来。

  不由得沮丧。张贤倒是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见着盆中的水渐渐变凉,感觉真是神奇。又觉得周晨本事真大,不仅仅会算账,还会做凉水。可真厉害!

  回过头,就见着蹲在身边的周晨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就好奇地问他:“你是怎么了,怎么这个样子。”

  “没成功呗。”周晨沮丧地说。

  张大少爷又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疑惑地说:“没成功么?水确实有变得冰凉啊。”

  “变的冰凉又有什么用,也不能变成冰,做不来冰块,没用的东西啊。”

  “原来是这样。”听了答案的张贤,受了周晨的影响,也自觉得无聊起来。想着,真要喝冰凉的水只要喝井水就好了,废了这半天的功夫,没弄出想要的冰,直叫人恼火。

  两人唉声叹气了半天,还是周晨率先从失落中反应过来,道了一句“尽信书不如无书。我真的是被骗了啊。”

  拍一拍受到自己情绪感染的张贤,说道:“没关系,失败乃是成功之母嘛。”

  张大公子一听,低落的情绪顿时间就觉得好了许多。一句失败乃是成功之母,多么发人深省,哲理又是多么的深刻,使人不禁就想要振作起来,再接再厉!

  虽不知是哪位圣贤说过的话,但放到此情此景之中合适又贴切。果然还是读过书的人,很有点不一样。

  “这句话是哪位先贤说的?”张贤问道。

  “哪句话?”

  “失败乃是成功之母这句话。”

  “没有谁说得,是我说的。”周晨对吹牛这件事,真的已经毫无所谓了。

  “哎,这个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吹牛。”

  周晨又想:“反正他不承认也没关系,过阵子问问那个教书的老夫子,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

  在这之后,张贤也确实问过了教他读书的夫子老头。教书夫子哪里听过这话,自然是盛赞之余,问他是从哪位贤人雅士那里听来的。

  张贤想着这周晨自然算不得是什么贤人雅士。也就推说不知,留下老头一张欲求贤达而不可得便秘脸。

  张贤很失望,又将这事告诉给了他父亲张浩山。这个张浩山年轻时候和自己儿子也差不多,不是一块读书的料。虽然对句子不知来处,却又觉得不好在儿子面前失了面子。

  最重要的是,他也不认为周晨这小书童,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的。

  不能瞎说八道,便先是骂了那先生的不学无术,又给了张贤一个暴栗,骂了张贤的不用功读书。叫他自己去翻书查找,又强装镇定大摇大摆的走了。

  张贤不敢再去追,之后的日子,他见到稍有学识的人,变会问这话的来处,不出意外,自然全都不知。

  所以这个疑问便被他保持了大概一辈子的时间。只因为,他越长大越发现周晨不像说出那种精辟话来得人。他也骗过自己叫自己相信,可最后依然不能,无奈的也没有找出个答案。

  ————————————————

  这几日,张家一直在做张婉婉的工作,他们最近物色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好少年。这少年姓吴,正是隔壁做酿酒生意的吴家大公子。

  这几日提亲的很多,这吴家前后院住着,也派了媒婆子上来说亲。虽然那孩子从小也不是个读书的料子,但是在生意做这事上也算有些慧根。

  现如今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眼见着吴家后代争气,这边张家就动了强强联合的心思。

  张浩山打得好盘算,若是把女儿嫁过去,就有了一个实力雄厚的亲家,商业上强强联合,日后做事也是事半功倍。而且两家住得不远,说不好,叫女儿弄一间紧挨着自家墙的房子,再从墙上开个门,那闺女回娘家还不是跟玩一样?

  来回盘算,于公于私,怎么想这事情都是做得的。

  就是女儿不能领会自己的一番心意,做着妖儿的叫嚣着不嫁人。做为父亲的怎能叫她如此放肆,常言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上也轮不到她耍小性子。

  但毕竟张浩山还是疼爱自己女儿的,不愿逼迫太甚,总是一遍遍地与张婉婉讲道理。希望用这种和尚念经方法迫女儿就范。

  也怕她做出什么傻事,随后又关照府中下人看着小姐,不要叫她乱跑。然后宣布张婉婉被禁足,没有他的允许,不许出府。

  张婉婉这野丫头哪能受的住,三天两头往自己母亲那里跑,叫母亲去求爹爹收回禁令。

  张夫人哪有什么办法,总之张老爷做下的决定,实在不好反驳。母女俩一个哭哭啼啼,一个唉声叹气。

  这天张婉婉闲极无聊,在府中东游西逛。来到了张贤的书房。心想着满张府也就哥哥一人懂得自己,或许还要加上一旁的那个的那个小书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