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初入玉华楼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70 2019.05.19 13:09

  两人走进玉华楼,顿感眼花缭乱。这时便有个龟公凑上前来躬身询问:“二位爷是来看今晚月落姑娘表演的吗?又或是来相熟的姑娘?”

  两人没想到才进得楼来,就会见人这么热情地来招呼自己。都是头一次来此处,均不免有些羞涩。

  还是周晨前期心理建设比较到位,脸皮颇厚的讲道:“我俩是来看月落姑娘表演的。”

  龟公马上笑颜打开,略带谄媚着说:“两位公子一看便是贵人,知道今晚有姑娘的表演。咱们月落姑娘可是杭州城有名的美人儿,只是可惜今晚毕竟场地有限,不好招待所有的爷们。”

  “哦?那还有什么说道不成?”张贤问道。

  那龟公脸上带着一层褶子的笑着说:“哪里敢,哪里敢。只是详见姑娘的人太多,不好都安排,只能设了个门槛儿。门槛儿也不高,和外面的戏园子也差不了价钱。”

  见两人侧耳仔细听着,就接着道:“就是需要一人十贯大钱而已。”

  讲完这话,那龟公便不再言语,只是躬身等着两人回话。

  一句话把两人吓了个够呛,尤其是周晨,不禁心中惊叹:“我去,好贵!”张嘴就说:“什么戏园子敢要十贯钱一人,那一贯钱十人的戏园子我到时见了很多。那我们俩人岂不是要二十贯钱?你这龟公真不老实。”

  这二十贯钱可是周晨小半个月的红利。这一下子秃噜出去,自觉心痛。想着:“若是之后再要同月落小娘子见上一面的话,那自己岂不就成了,第一个因嫖返贫的穿越众了么?难怪老话说,马行无力皆因瘦,人若风流定必贫。古人诚不欺我。”

  接着一咬牙思量了一下,返贫就返贫吧。如今这海口垮下来,定不能叫张贤看扁了去。这钱财么,日后总还会来的。

  要做就要做的光棍些。

  打算好了的周晨,从嘴里挤出一个字:“好。”

  听他这么一说,旁边的张贤连忙使劲的拉了下他的衣袖,覆到周晨的耳朵上小声说道:“此处实在太贵,咱们还是下次再来吧。”

  周晨故作从容的回他:“下次也是这么贵,没事的。”

  在心里暗想:“算你小子还算有点良心。”

  可是既然已经豁出去了,就算当掉裤子也要满足自家兄弟的多年来的夙愿。今晚不仅要你看那月落姑娘的表演,没准还可以创造条件,趁着混乱,兄弟我还能让你拉一拉那小娘子的小手儿。

  嘿嘿嘿,想到这里周晨便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伟大了,实在是太为兄弟两肋插刀了。不禁自我感动了起来。

  那边呢,龟公听了周晨的回话。自是笑容颜开。

  “来两张票。”周晨顿时感觉到一种挥钱如土的豪迈之情上涌到头,迷迷糊糊中感到天地间按舍我其谁的气势,正自陶醉间,他没有料到,这个时代的销售也是讲究一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后刀子出。

  每个人都练就了一身快准狠的绝技。这龟公初见两人穿着朴素,并未太过在乎,以为只是两个普通的纨绔子弟。

  如今见了其中一个,对这二十贯钱的花销眼都不眨一下,便自又打起了小九九。

  他哪里知道此时的周晨也是咬紧牙关在死撑,若不是这几日进项了百来贯的钱财,他怎么会如此挥霍。这些都是周晨打算出去创业的本钱啊。

  欠打龟公哪管其他,想到便做。那笑容更加灿烂的对两人说:“公子我这里还有更好的位置,只是价格稍贵一些。但小人觉得是非常值得,不但可以近距离欣赏月落姑娘的优美舞蹈,而且没准还有机会与她共饮一杯呢。”说完那

  “怎么叫有机会?”张贤好奇问。

  “月落姑娘表演完之后,会在前排,选一俊颜,入幕畅谈哦。”那洋溢在龟公脸上的猥琐表情,在周晨看来就像是钉了上去一样。

  他又一次被这青楼营销招数打败,赞道:“你们还能用出来这一招?”

  比量着大拇指的同时想着:“这次要做好人就做的彻底,但以后老子可不能来这种地方了。”

  狠咬后槽牙问道“前排的话,要多少钱?”

  那龟公连忙说:“不贵不贵,每人一百贯而已,就剩两个位置了,小的给二位留着呢。这一定是老天爷留给二位公子的,没准今晚二位公子与月落姑娘真是有缘呢。”

  “什么有缘,这是和老子的钱财有缘才对。”周晨腹诽着。又想着这两百贯,这几日赚的钱就算是全部搭上了。

  幸亏之前两人逛夜市的时候没有随意挥霍,否则倒是真的不够了。

  “就这样吧。”说完,他将手伸进裤兜,左摸摸,右掏掏。一脸便秘的状态。

  掏出几张交子来,伸手给了龟公。毕竟两百贯的铜钱谁都不可能随身携带。

  这交子也是稀罕玩意儿,只是今年才流行开来。往年若是遇到这种事,少不得要派车马那家人家去拉一车钱。

  所以现下一般的大额交易都是用新发行的交子来支付了。方便了不少事情。

  龟公笑嘻嘻双手收下了交子,猥琐的笑容再一次展现在他那张欠揍的嘴脸上。随后他拖长了音大声吆喝:“有请二位爷,前排上等雅座伺候……”

  声音刚落,便见人过来。把他俩引了过去。走至前排,周晨和张贤才发现,这前排相比后面密麻,毫无空隙的座位,竟然相对宽敞许多。

  都是两张红木椅子一组。中间再配上一张小平桌子。桌上摆满了各色甜点瓜子。又有果盘茶水等于其上。

  每组桌椅与另一组桌椅相距大概有一人多的距离。而自己的位置竟然还是是相对在正中间的这一组。周晨便感觉这钱花得值了,想着“做有钱人真好啊。”

  他感叹的时候,不觉的想起以前穷学生的日子。一个穷学生,每天活得抠抠搜搜。如今自觉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内心里真想直接出喷出一句:“小二,好酒好菜给爷爷伺候着。”

  只是如今是在看着表演的大厅,酒没准会有。可是要菜的话,大概是要会被人鄙视的。

  收收思绪,便与张贤一起落座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