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活着才有未来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112 2019.04.29 12:32

  一阵清风吹来,柔润而又温暖。周晨停了发呆,抖擞一下。抬起手,抓抓那戴在头顶的八角小帽,眯起眼睛仰面看看日头。

  他打了个哈气。抻了下筋骨,懒懒散散的想着:“暖风熏人醉。说的真好啊!”

  此处是一大宅的后园小院,平时张家的仆役们无事的时候,多在于此闲聊打屁。几处开垦出来的花圃,有许多红白粉嫩应季花苗,这是用来填补前园调了的残花的。

  说是小院,其实也原是张家园丁住处。张家发达后园丁仆役自另有宿处安排。这里的房间也就变成了库房,变相的荒废了起来。

  周晨坐在屋前的石阶上,享受着春日的温韵。只是这时听到一声憨厚的声音传来“晨哥儿!”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道残影刷的在周晨眼前略过。

  “快走,同去领钱。不然又是得领一堆零碎铜子儿!”这残影掀起一阵旋风,拽起周晨就要起飞。

  “你慢点!慢点!”周晨忙喊道。

  那黑影回头,传出瓮声瓮气的响声,那响声道:“还慢点?再慢就真拿铜子儿了!”

  周晨无奈被他拖着,又紧着说道:“不急不急!黑子,我昨儿不是告诉你了嘛,今天晌午咱们吃小灶!”

  “嗯?”看那黝黑的汉子猛一刹车。停下来说:“晨哥儿,莫要哄骗俺!你知道俺最是实诚,可不识逗!”周晨看他样子认真,也熄了逗弄他的心思说道:“那是自然。还不快快放手,慢了小灶可就飞了。”

  “哦哦!”黑子连连点头,接着就奔门外走。边走边说:“那咱现在就去。”然后回头又问:“晨哥儿,咱们要去哪?”

  “就在镇子旁的河边。“今日下午咱俩轮休,若是我没估计错的话,可以包你吃个够!”黑子听完,铜铃大的眼睛放起了绿光,就像饿狼一样。

  只见那只如杠铃一般的手臂牵着周晨,就那么一甩,刷~周晨又飞了一次。被笔直的拖着向侧门外。

  “怎么不去领钱了呢?”周晨问道。

  “吃完再领。”黑子慌忙的说。

  黑子在前面跑呀跑,周晨在后面飘呀飘。

  拽了半路,那货可能觉得不方便,随手又将周晨架到肩膀上,再次奔了起来。周晨的头随着他奔跑的节奏摇摆,一下一下撞到他的后背上,撞得头昏眼花,生活简直就要不能自理。“慢点慢点!”周晨大喊。“孽畜!快放我下来!”周晨大叫。

  哭嚎了一路,他们就来到了小河边。被放下来之后,周晨顺势躺在地上。闭上眼睛,一阵阵天旋地转。感觉就像在飞在云朵上,还在一圈一圈的转着。不得不闭眼享受这嗨皮的余韵!

  周晨好半天才睁开眼睛,就看到一片乌云遮了过来。他挥挥手,艰难的骂道:“你走开,泥奏凯!”黑子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右手在后脑勺上乱扫。

  周晨给了他个白眼,转身艰难的双手撑着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土。

  这是城边的一条河,名叫咕嘟河。这条河流水丰沛,即使在旱季也未见断流。小河蜿蜒数里,清澈见底的河水分割出了两岸的草木葱郁。在岸边望去,一股股的透着灵气。

  周晨带着黑子往河边一处水草茂密的地方走去。

  路上周晨对李黑子斥道:“李黑子,我告诉你,你日后若是再不经我允许拽我,我他日有了好处,就也再不带着你了!”

  李黑子为难的皱着眼睛,脸都屈到了一起。小心问:“那赶着领钱吃饭的时候呢?“

  “哦,那除外!”周晨答。

  “哦。”李黑子似有所悟的点点头,然后又问:“那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呢?”“嗯,那也可以。”周晨想了想说。

  李黑子又低头,随我走了会儿,再次抬起头来问:“那若是……“

  “你闭嘴!总之,除了吃饭和遇到危险,不许拽我!。”周晨抓狂,不禁心道:“哎,若不是之前在江边被你救了上来,又介绍着来张家做工。若不是我受你救命之恩,你这孽畜我怎会不得离!哎,造孽啊!”

  七扭八转的他俩来至一处枝草茂密的地方,周晨上前仔细寻着老早做过的记号。

  掀开一处被杂草覆盖的隐蔽地方。出现在他俩面前的,是一个直径半米,深半米的水坑。李黑子指着坑里粗声叫道:“晨哥儿,快看!好多鱼!”

  只见在坑中有各色杂鱼,大约十七八尾的样子,紧挨着。有大者不肥,想来是竹管粗细限制。多是六七公分的小鱼,在底部紧着要扑腾上去。

  周晨一边用手抓开遮挡物,一边无奈的对他说:“小声点!我看得到!”

  “晨哥儿,这些鱼你是什么时候藏到这里的啊?”黑子焦急的问道。

  “晨哥儿,你从哪弄弄的这些鱼啊?”“晨哥儿,你怕不是偷的吧?”“快快别弄了,咱俩快跑吧!万一苦主寻来,咱们可是要吃官司的啊”“啊?晨哥儿?”周晨不堪李黑子扰,指着那鱼坑对他说:“这鱼是自己跑到里面的,怎会是偷来的。”

  黑子显然不信。皱着眉,却又不敢再问。

  周晨“哎!”的一声叹了口气。

  他放下手中的鱼,拽着黑子走近鱼坑。弯下身,指着那坑边的几根竹管子对李黑子说:“诺,你看。”李黑子不明原因。周晨又接着对他说道:“这六根竹子都是通心的。把它们一端放到水里,一端放到这坑边。鱼这种动物喜好钻小孔,这是鱼的动物习性。”

  “什么是习性?”看着黑子那双求知的大眼睛,周晨选择忽视!“你先别管。你知道咱们日后若是要抓鱼,记得把管子放到这,鱼见了自然会往里面钻就成了!”“奥!”李黑子答道。

  “你看这里面六根管子就是让鱼往里面钻的。”周晨指了指那并排的六根竹管。接着说道:“这鱼就自然会跑到坑里来了。”

  缓了一口气,周晨接着道:“我前些日子才注意到你总喊着吃不饱,才想到这法子。弄得这些管子,来挖了坑放了水,就等着今天带你来吃鱼。以后咱俩也可以时不时的过来改善一下生活。真么样?”

  老黑张着那可以放下鸭蛋的嘴,倒吸了口气说说道:“晨哥儿,你可真聪明!”

  拍马屁!但还是不禁欣慰的笑了起来。

  他俩寻摸了一下四周,找了几根还算可以的木棍。周晨拿鱼,李黑子持棍。把木棍从鱼嘴穿进,再从鱼尾穿出。没过一会儿,小二十条鱼就被收拾的七七八八。

  看了下日头,时间差不多了。便找了一处荒僻的地方,架起火堆烤架,开始准备他们的小灶。

  生活不易,周晨被李黑子救回来已半年有余。在这半年中周晨挨过饿,受过伤。也渐渐接受了现实。接受了这是一个和宋朝差不多的朝代的事实。这里同样文风鼎盛,一样诗词华美、贸易发达、却也同样武运衰颓。

  汉朝的北疆有一个叫做联盟的国家。每每聊起,黑子都恨的咬牙切齿。据他说,他的父母俱是被联盟军队杀死的。一村的人死的死,被抓的被抓!黑子仗着不错的体力,加之对地形的熟悉,才是逃过了一劫。

  当被管家在路上捡起时,已是奄奄一息。管家一路把他从北边带过来。一起带过来的,还有黑子那朦胧的,国仇家恨的概念。据他说,北疆人的生活一向是如此残酷。

  (新书上传期间,求推荐求收藏各种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