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和羞走,倚门回首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56 2019.05.22 12:31

  一曲终了,犹感余音绕梁。

  表演完的月落从筝后起身,盈盈一拜,说了句:“献丑。”便款款坐回桌边。

  三人无不称好。阿谀之词一时铺满房间。尤甚者便是那周晨莫属了。只见他说的最是肆无忌惮。

  什么如临仙境,如坠天音。又说些什么,他对月落姑娘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一通马屁下来,直叫这屋中的正直之士再也听不下去,被张平书草草打断才算终了。

  张平书扭头对张贤说道:“你这小兄弟端的是……端的是……”便是那“不要脸至极”五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大概是从他的身上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了罢。

  张贤也没有理会张叔平这个疯子。其实今晚,在月落面前还算有点人摸样的就只有他一人了。剩下的两个,一个神棍一个疯子。偏偏一个是自己兄弟,一个又意气相投。均都是打骂不得的孽障,也算是今晚见到女神的张贤唯一的劫难了。

  周晨看窗外,已近夜中。只得向月落解释。说时辰已晚,加之张家家规严谨,对于夜不归宿的事惩罚严厉。

  又说,今日我等得蒙姑娘仓垂见,自是感谢非常。只是现在时辰已晚,也该告辞回去。若是太晚回家,家中长辈便要责罚。请月落姑娘多加包涵。

  一旁的张贤被这么一提醒,便也知道该走的时间到了,不得不同时起身告辞。

  其实月落今晚也是意犹未尽,尤其还有许多话想要与周晨谈。她想问周晨关于《青城山下白素贞》的故事,她想了解周晨这个人。

  又好奇另一首曲子为什么叫《太平歌词》,还想将这太平歌词唱与周公子听。她心里有许多的话只想要给周晨,因为她觉得周晨懂她,觉得周晨懂这个满是疮痍的世界。

  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便要走了,不自觉的心中竟有一份低落产生。她强打起精神,起身相送。

  待到两人都在告辞了,不是主角的张平书自不好再待下去。同样随了他们向月落道别。

  月落把他们送到门口,却又独独将周晨叫住。忙着跑回去取了一杯青梅酒,又跑回周晨身边。

  将白瓷小杯端在手中,鼓起勇气说道:“今日多谢公子赐教,也望公子来日不要忘记月落。若是公子哪日里得些闲暇,只要递张帖子进玉华楼相约,月落定会欣然前往的。”

  说罢便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然后就被自己的大胆,羞的匆忙跑回屋中,急急将门一锁,内心惊讶为何今日自己如此大胆。

  也暗骂自己是个小浪蹄子,应该矜持一些,不该如此的。她此刻的脸蛋儿亦是通红一片。似是苹果,似是火烧。

  附身倚在门上。将耳朵也贴了上去。她心中终究还不踏实,虽没胆子再将门打开,但也不妨碍隔着门反复偷听。

  月落的一番话,说得三人都成了傻子,直直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其中只有张平书内心活动还算正常。他只是不停的在心中狂喊,牛掰牛掰!再有就算记起了授业恩师说过的一句话——有慧根的人,不管做什么他都有慧根。

  他此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有慧根的人。原来有慧根的人做事都不用努力的,他们都是如有神助,凡事的果子只不过是顺手采摘而已。

  不断地发散思维的同时又不断幻想,如果月落姑娘这么对他,他会不会选择还俗?想着想着,不禁心中一颤,赶紧撇去自己的妄念,不断念叨着无量天尊,无量天尊。稳固自己的信仰。直叹这女色着实可怕。

  而张贤此刻的脑子是空的,空空如也。他好像听见了这世界支离破碎的声音。这杭州少年第一次的慕艾,便这么匆匆的结束以伤怀。

  感到最惊讶的应该就是周晨本人了。他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杭州第一名妓告了白。他分不清这是这个时代的营销技巧,亦或是这个时代的真情流露。灿灿的一时找不出话来说。

  而此时他脑子又突然抽了一下风,觉得自己怎么的也要说上那么两句,毕竟气氛已经哄到这了。索性就干干巴巴的背了一句词:“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这一句词背出来,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像是将一点催化剂点进了化学溶液,将本要一年才能完成的化学反应,瞬间料理的妥妥当当。

  月落陶醉了,张贤心碎了,张平书也五体投地了。

  三人浑浑噩噩的走出了玉华楼。一阵清风袭来,也瞬时吹散了他们的万般思绪。

  似有所得的张平书,与周张二人告了辞,言道今日泄露了太多天机,且自己发现道心并未稳固。需要闭关些时日。待到他日圆满出关,一定会去张家拜访云云。双方交换了地址,他便匆匆而去。

  此时就余张贤、周晨二人,面面相对。张贤启齿要说什么,只是那个来,那个去了一番,终究没有“那个”出来些什么。随后叹了口气,说了句:“君子成人之美。”

  周晨在一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自己其实也很烦恼。试问这世上有哪个男人能抵住这般示好。只能日后不见为妙。暗中下定决心,这玉华楼自己还是少来的好。

  毕竟他满世界就这两个可以交心的朋友,不能因为一个青楼女子的营销手段,便就折了一半进去,实在不值得。

  其实周晨还是想的偏激了。在三人中,他并非显得有多出挑。若这表白真是月落揽客的手腕,也断不会将他纳入考虑范围之中。张贤应该才是上上之选,何必理会他这种不着四六的东西。

  “你不要灰心,月落也只是偏爱文采罢了。日后你要多多学习,美人芳心也就会属你了。”那周晨大言不惭地说道。当然他这话也就只能骗一下同样不学无术的张贤,可怜的张公子便轻易的信了。

  只见张贤像是被老僧醍醐灌顶一般,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怎不会拼命拉扯。年轻的张公子就这样被他的书童周晨带入了经史子集的深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