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厨房显身手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105 2019.05.03 12:10

  张老爷哪里看不出来,两人是谁在拉扯着谁?再说两个孩子的性格做父亲的怎会不清楚?要说张贤为了妹妹去寻周晨理论是有可能的,但是这张婉婉却绝不会拉人劝架,搞不好自己还要前去凑上一腿。

  张浩山最是不忍苛责他的女儿,往日里女儿对他撒娇卖萌,自己稀罕的不得了。就是任性闯祸,也要先安排老伴前去扮白脸。自己再扮个红脸,稍微训斥一下,然后就顺手放掉,任她去了。

  老来得子,到现在儿女双全。张浩山一向惜福的紧。杭州城里但有善事,他总要一马当先。如今看到小儿子有回护妹妹的心思,顿觉很是欣慰。

  若是往日,见到这不着四六的兔崽子,少不得一顿皮鞭沾凉水。只是今天看到张贤还算是懂得兄友弟恭,比较满意。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见两人若鹌鹑似的在廊下等着发配,张浩山对张贤朗声道:“即是你闯出的祸事,今日便去祠堂跪上三天,好好反省。”说完,不理张婉婉自转回去,出了小院。

  那边正在蒙圈的张婉婉,突然清醒过来,刚要起身前去分辨事情经过,就被哥哥一手摁下,最终也没有来得及开口。

  一直躲在在房中的周晨,将这经过听得一清二楚。觉着自己该是有点动作。若是不出去,也该把门打开了。

  周晨开了房门,便见这对兄妹徒坐于廊下,全无之前撕闹的气势,低头发呆。便也悄默默的到张贤左近坐下来,陪着两个孩子一起发。

  过了半刻钟的时间,张贤打破首先打打破沉默,叫张婉婉先回去,自己一会要到祠堂领罚,大概等父亲消了气也就被放出来了。那边周晨问不是三天吗,怎么还有别的说法?

  张婉婉低声插嘴回道:“通常也就半日一日的,父亲消了气,自会叫管家把哥哥领回去。”“哦。”张晨明白了,敢情这哥俩这么不着调,实在是因为有个过分疼爱自己孩子的父亲啊。

  张婉婉听话的站起身,对张贤说,叫他不要怕,她自有一套新装备给张贤用。叫张贤晚上不要睡,等她过来。张贤笑着点头,一边称好,一边说非常想要见识一下新装备是什么,叫她快快来送。

  这哥俩险些全军尽覆,还能这么说说笑笑,想来是对这种世面见怪不怪了。周晨不禁这么想道。又看到都已经准备离开的张婉婉折回身来,对眯着眼睛周晨恶狠狠地说道:“你等我给我哥送完东西之后,我就收拾你,哼!”说完冲周晨皱了一下鼻子,然后横行霸道状离开了。

  周晨越看越觉得头痛,怎么惹上了这么个无赖小娘们,一个小孩深不得浅不得,更可悲的还是自家老板的亲妹妹,这可怎么办才好呐。我的老天爷爷啊!

  许是这老天爷爷今日被这家人的屁事麻烦烦闷了,索性闭住耳朵不再管。周晨祈祷完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启示,这事也就此过去了。

  张贤看周晨脸色不是很好,以为他被张婉婉吓到了,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你别担心,婉婉只是年纪小爱胡闹,她做事很有分寸的。”说完还不忘送给周晨一个鼓励的眼神。

  你也说她年纪小了大哥!年纪小做事怎么可能有分寸呢大哥!周晨好像看到了自己未来生活的主色调,已经由彩色变成了一片灰白。张贤并没有注意到他此时脸上丰富的表情变化,接着嘱咐周晨以后和自己在一起不必拘谨,他是一个很和善的少爷。若是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对自己说,能帮的一定会帮忙。

  周晨也发誓说,一定会照顾好少爷的生活起居,并把老爷交代给自己的任务,和盘托出,并请少爷不必为难,只是该敷衍的两人也要做到认真敷衍才好。张贤听了这话连连点头,还说以前轻敌处处被父亲抓到把柄,以后有了周晨,你我主仆二人以后可以叱咤江湖了。周晨连连叫好!

  两人就这样聊天打屁到日头西下,张贤安排周晨回去,等他被放出来,俩人再接着畅想以后怎么联手对付自己父亲。周晨无奈心想,但愿你爹如你所愿的好敷衍,不然不要怪兄弟我辣手无情,监督你做功课了。

  晚上、厨房。

  “你快点,一会被人发现可怎么办?”这声音是张婉婉的。“你小点声,我马上就好了。”这声音是周晨的。只见二人衣衫不整,紧贴在一起。悉悉索索的过了一会,又听到有人说话。“你再不拿出来,我可要上手了!”这是张婉婉的声音。“你别别,它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这是周晨的声音。

  好了好了。见周晨这么说,张婉婉连忙递给他一条手巾。周晨拿着手巾,掀开锅盖,雾气一瞬间充满整个厨房。周晨叫张婉婉将她手里的食盒递过来,随后用手隔着手巾,一碟一碟的将锅里的饭菜拿出来,装进她手中的食盒。装完了,就叫张婉婉赶紧送到食堂去,眼看着都快要到子时了。

  你不跟着我一起去?张婉婉疑惑的周晨。不去,人多目标太大,容易被捉到。奥,张婉婉觉得有道理,只说了一句,那我走了,就抬腿跑出了厨房。周晨看着四外无人,等了一会,也一步三晃的出了厨房。

  今日在厨房执夜的正巧是黑子,周晨早与他打了招呼,说今夜里要去弄点吃食。黑子虽奇怪书童怎会吃不饱呢,但也没问。到了晚上看周晨来了,就自去外边把风,叫他随意在厨房发挥。

  周晨这一发挥,自是碗碟齐备,准备露上一手。正自翱翔于碗碟饭菜之间的时候,却瞥见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从门口溜了进来。看这身影,不就是那前夜里被自己打趴下的小贼?

  哦,不对!应该是张大小姐。她来做什么?想来也是偷吃食来的。周晨自问自答。如今五月初五已过,张家夜里照规矩是不食的,所以只会留一个人守灶。

  “这里!”周晨对张小姐轻呼道。那来人显然没有想到会被发现,身子激灵一下向周晨这边看过来。这傻丫头,周晨想,上次就被人捉了现行,这回还不长记性。幸亏遇到是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