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我的老天爷爷啊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239 2019.05.02 13:08

  “唔!”两人同时重重的摔在地上。

  “啊!”随着张家小姐一声尖叫。周晨立时用力一推,使劲将她从自己身上推到开,用力不小,推的老远。

  然后他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先发制人的指着还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张家小姐喊道:“兀那小厮,怎的如此不加小心,快快起来,与我道歉!”

  被周晨二次伤害的张家小姐,在地上还没缓过口气,便听见一边的小厮于旁边叽叽歪歪,指责自己。

  她从小哪里受过这般待遇,气得腮帮子一鼓一鼓!她怒视着周晨开口斥道:“你可知我是谁么?竟敢这么对我说话!你是不打算在张家继续呆下去了!”

  边说边撑着地站起身,看周晨未曾回嘴,想来是把这小斯吓傻了。待自己一会出了书房,便去找到父亲,叫父亲好好教训这个坏蛋。鬼鬼祟祟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现在轮到周晨犯难。把她绑了?不行。杀了?更不可以,一脚踢到了铁板上,左右为难。周晨认真的想着到底怎么办才好,我的老天爷爷啊!

  这次许是老天爷感受到了他的诚心,周晨只觉得脑子里忽然转了个大弯,进入了高速公路,一切豁然起来。自己怎会怕这小妞。有事拽着她去找她爹,她爹昨夜为了掩饰她的不良行为,平白就给了自己个书童的美差,今次再去张老爷面前走一遭,虽不至于还有甚么好处,但也不会受甚么刁难。

  想通这一关窍,自觉气势上就澎湃了起来,索性就做不识!自喊道:“我管你是谁,这张家也是有王法的。撞了我,你还出言不逊,速与我去寻老爷,好叫老爷评理,看谁不能在张家待下去!”

  张小姐哪里见过如此嚣张之人,正要大声喊人,突然察觉到这厮的神情很是不对!若说被撞该有的愤怒在这厮脸上不见丝毫,稍显激动的情绪,也像是装出来的,怎么会这样?再看看这家伙偶尔流露出来的得意之情。

  张小姐自咐道:“一定是哪里不对!”忍住叫人的冲动,她忽的想到,这家伙一定认识我!怕不是昨晚的事他也在场。张小姐做贼心虚,想到若是现在闹到父亲面前,加上昨晚的事,一顿斥责怕是难跑,搞不好还要被罚禁足,得不偿失。

  可是话已经赶到这,再去示弱就会丢了面子,这可怎么办,老天爷爷啊!可能是今日老天爷爷大发善心,只要是对他起祈祷的人,他都打算帮忙回应一下。当张家小姐准备拼了禁足,也要保住面子的时候,她的哥哥出现了。

  “婉婉?你在这里做什么?”听到来人说话的声音,张小姐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找到了妈妈的怀抱,又像是一艘受尽惊涛摧残的帆船,找到了可以停靠的港湾。一声长诉,喊道:“哥!有人欺负我!”

  那来人正是张家独子张贤,周晨转头看到,这小少爷青衣黑发,头上戴着束发紫金冠,一件青色儒衣宽袖,束着条乳白节带,结长穗宫绦。脚上登着青缎灰底小靴.面目青涩,却努力装着老成。步子不疾不徐,若是外人不明,便只觉是个才子。

  “可这满府,还有谁能欺负得了你?”小公子笑问。“就是这个小厮!”张婉婉指着周晨鼻子狠狠道。此时的周晨自知不能拉硬了,毕竟未来的领导还是要给许多面子的。他忙不跌的上前对着张贤和张婉婉躬身一礼,接着略带歉意说道:“刚刚确实不知是小姐,也未做仔细辨认,是周晨冒犯了。”

  “周晨?”张贤沉吟了下,问道:“你便是父亲给我安排的书童吗?”周晨做恭敬状,回话说:“正是小的。”张小少爷点点头。回头对张婉婉说道:“你怎会又与这人闹了起来?”我去?您俩兄妹说这话就不能避着我点吗?周晨无奈想着。

  原来是你这厮!张婉婉自知昨夜被人一棒撂倒在地,只是没想到今日便碰到元凶,新仇旧恨汇做一起,哪里还顾得上其他。说着便要冲上前来与周晨一决生死。张贤怎么可能许她这么胡闹。

  他一把拽住张婉婉的胳膊,不忘回声对周晨喊道:“你快进屋避上一避。”周晨什么时候见过这种疯丫头,忙不颠的听了张贤的话,跑进书房内,末了不忘将门一齐带上,好防了那疯丫头挣脱张贤手臂,杀进书房,与自己同归于尽。

  “真是吓死我了。”周晨心有余悸的抚着心脏。亏得现如今年纪轻,否则还不得吓出个好歹来。周晨忙着舒缓着情绪,门外却是毫不安生。只听得张婉婉大喊:“周晨你给我出来,你我一决雌雄,生死不问!”张贤费力的拦着自家妹子,狼狈不堪的同时自觉羞愧难当。

  别人家的姐妹,个个温柔贤淑。说话声音大了,都会脸红,可到了着自己妹子身上,已经可以说是无恶不做了。看今次这阵仗,若弄出什么事情,毁了闺誉,那怎么得了!这可怎么办,我的老天爷爷啊!

  都说这世间之事,无巧不成书。我们的老天爷爷今天的心情,果真是极好的。听得了张贤的祈祷,也不拖沓,当即办理!

  只听得一声爆喝,都在干甚么!只见来人国子黑脸,眼神喷火,眉宇拧立。斑白两鬓不失威严,一身锦湖蓝衫着身,怒视这边,此人正是张府主人,张浩山是也。

  可能这次老天爷爷的力度有点大,想要把这些小孩闹出的问题一扫而净,就派出了张家的终极大佬。那边撕扯的两人立时止住动作。

  张浩山原本是想来检查下,今天儿子的课业。还有那小书童是否算是称职。担心这个书童也会像前几个一样,被张贤带偏,一起合伙哄骗自己,遂准备对周晨嘱咐一二。哪料到竟会遇到如此乱套的情况!怒然斥问道:“你二人是怎么回事!大庭广众,成何体统!”

  张婉婉立时呆立当场。自觉若是如实说了,便跑不出禁足忏悔的结局,若是罚得重些,禁足半年也是寻常!张婉婉悔不当初,不该胡闹。又怕那丧门星周晨自走出来,如实禀报,毁了自己对自由的最后的一丝希望。

  正在他天人交战之时,她的哥哥张贤站了出来。只听张贤说道:“因是得知,昨日自己的新书童打了小妹,想要前去寻人报复,被小妹拦着,所以才撕扯了起来。”

  躲在屋中的周晨心道,我若出去对质,那小姐怕会露出马脚,不忍枉费了这小少爷的救妹之心。还是应在屋里择机而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