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烽火连天了旧怨(三)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14 2019.06.25 22:10

  魏志安此时拽了一下赵芳的衣袖,将赵芳带到一边,说道:“王爷有所不知,这地方上的乡兵,多是用来维持地方治安。若是派去剿匪,还得考试朝廷禁军,乡兵的话恐怕力有不殆。”

  八王爷自小也不理这些实物,他怎会知朝廷的兵将之间存在着这么多的差别。只是想当然的认为带个兵字,便可派出去打仗。

  赵芳簇着眉头,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他也初到此地,不知道,这官兵确实战力如此,还是地方官员连起来糊弄他。

  如果不理他们,但是若是让他孤注一掷,派兵去攻打,等到大军败北,赔上许多人的性命,到头来也是一桩糟烂事。

  正自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张伯端也靠了过来。军议此刻陷入了停滞,没有王爷主持会议也继续不下去。

  “王爷都等着你呢。”张伯端说道。

  此时的赵芳正陷在两难抉择的时候,见到平素都很信任的张伯端,不禁将自己的疑虑说了出来。

  听到王爷的话,张伯端立时想到自己走的时候,周晨对自己的交代。他连忙说:“王爷不必烦忧,此事周晨已经料到。它与小道分别的时候,也叮嘱过小道将这话带给王爷。只是刚刚在众位将军面前,小道没有说出来罢了。”

  赵芳听了他的话,立时兴奋起来,压低着嗓子连声问道:“是什么妙计?快快说出来!”

  张伯端鞠了一礼,附在赵方的耳边说:“周晨的计划就是,我们兵分三路。实行围三缺一的打法。”

  赵芳听后,点头深以为然地说道:“确实是一个法子,虽然平庸但却也有些用处,若是围三缺一,贼人见朝廷势大,必不敢强行对抗,便会奔着缺口逃跑。到时候贼子一溃千里,朝廷的兵将只要畏罪着他们的身后,便如砍瓜切菜一般赢了这场战斗。”

  他越说越是兴奋,越说越觉得解决事情的曙光,正在前方渐渐明亮起来。

  一旁的张伯端,轻轻拽了拽赵芳。他小声说道:“王爷王爷,我还没说完呢!”

  “哦哦!”有些失态的赵芳,连忙收敛心神。侧耳听着张伯端的接下来的说法。

  张伯端说道:“围三缺一的法子,是要凸显朝廷的兵雄将勇。叫贼子见大军雄壮,不敢狠心与朝廷硬拼。然后咱们留给他们一条活路,他们必会奔这条活路逃跑,散入芦苇荡中。就像之前魏大人他们剿的那几次一样,自以为鱼儿入水,咱们便难觅他们的行踪。”

  说到这里,赵芳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没想到,这芦苇荡中竟然可以隐藏雁荡寨所有的贼兵。

  更没想到的是,若这些水匪散进去了之后,朝廷还真是可能拿他们没有办法。触屏一次收获寥寥无几,岂不是白白破费!

  想到这里他不禁精神头又降了下去。虽然知道周晨可能还会有些办法。但想到雁荡寨的匪兵散入芦苇之中,便再难觅其踪迹,便也不觉得了周晨还有什么好计谋。最多是将雁荡寨的寨子之一炬,匆匆打扫战场便撤回兵马。

  最好的也就是不损一兵一卒,烧了贼子的寨子而已。治标不治本。想着可能这种行动,一年进行个几次,时间长了大概雁荡寨的水匪会被朝廷扰的做不下去,便会自行解散罢。

  可也只是痴人说梦,他叹了口气,又接着听张伯端讲。

  “这兵分三路去围他们,而这一条放生的路,只留在东北角的一处。东北角地势平坦偏高,水源较少。在小道带回来的图中也有展示。我们只需派大军将山寨里的水匪赶到上面去,然后再在底下,团团将他们围住,断其粮草水源,不出几日,山上的怎么样便会挨不住,我们到那时进可攻退可守。可张等着他们自己下来投降,也可以趁他们虚弱攻上去,杀他们个精光。”张伯端说到这里,声音便停了下来。

  赵芳听得清楚明白。周晨的计谋,一环扣一环,直接将雁荡寨的水匪置之死路,最大利用了朝廷官兵的优势,避免了朝廷官兵的劣势。

  他心中不断的感叹,果然是一枚栋梁之材,便是今次,我犯了祖宗的家法,就是动用禁军也要将这小子救出来。

  想到这里他立下决断,回到桌子前对着四周的武将说道:“我已有万全之策,只是希望大家勠力同心,到时不惜性命报效国家,便可一举将雁荡在拿下。”

  赵芳原原本本将周晨的计划,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在下面的众将士听后也觉得实在可行。

  朝廷的战争机器,便慢慢的运转开来。转眼间也是到了八月末尾。大军拔寨,带着超规格的武器装备,轰隆隆的开往雁荡寨的驻地。

  刘公粮此时已坐稳站中位置。他排除异己,残忍杀害债中忠于老寨主和不愿臣服于他的人。

  在这期间,张麻子、孟良等人保护着燕妮儿和周晨,或与刘公粮周旋,或者与他狭路相逢。里里外外斗个没完没了。

  刘公粮被燕妮儿牵扯的经历太多,他虽然人多势众,却防不住燕妮儿的屡屡偷袭,燕妮儿每次偷袭均不恋战,一击得手便会扬长而去,不给他反应的机会。

  刘公粮也设了几回陷阱,最惊险的一次都与燕妮儿打了照面,但是哪里想到,却差点儿被包了饺子。

  具抓回来的俘虏透露说,只会这所有的行动的,都是一个叫做周晨的书生。这书生的底细不是别人,而是寨中跑出去的囚犯。是那日因扎瞎了张麻子,所以才被燕妮儿抓回来的书生。

  刘公粮恨得牙痒痒,便想亲自带着一对人马出去扫荡一番,誓死要抓回这个败类。他料到燕妮儿那一群人在芦苇荡中,来回飘了许多天,马上便会因缺吃少穿而战斗力的败下来。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只是他上午刚刚点起兵马,下午便传来城中的消息。泗州府出动兵马,已经朝着雁荡寨的方向杀奔过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