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花开堪折直须折(下)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69 2019.05.21 12:37

  人一旦爱,遂极脆弱:世间没有所谓爱恋之中却同时思量应否去爱之事。就是如此。伤的最少的爱,不是最好的爱。当我们爱,就必须承受伤害和失去之险。——罗尔斯

  张贤与月落对坐,见姑娘问起来这事情,他也自然将前因后果一并告诉了她。

  月落听后,却是笑笑而已,未做什么评论,只是又问:“那你这朋友,可还在此处么?”

  张贤连忙答道:“还是在的,他一直在此处等着我。”

  “那我可否请你这位朋友过来一叙呢?”月落小心询问。

  “自是无不可。”张贤豪气的回答。

  周晨与张平书就因此被真真带了进来,那张平书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捡了个大便宜的样子。

  率先冲进屋内,嬉笑着先对张贤与月落躬身行了一礼,也不顾屋内二人刚刚起身还礼,便自找了个凳子做下去。混不把自己当个外人,还是那副嬉着,笑看热闹的的面孔。

  后入的是周晨,进屋之后也是抱拳行了一礼。而这时站着的月落,只一眼,便将他认了出来。笃定这就是那日在西湖畔,那石上肆意飞扬的公子。

  她有个习惯。每见生人时,总是要先凭那人的动作表情,判断一下这人的性格喜好。也好为接下来自己的应对做个参考。

  而这上得楼来的二人,也有着自己十足的特色。自坐在凳上的这位,身着道服飘逸洒脱,自来熟的性格,混不像可以被世俗牵绊的样子。

  另一位周晨周公子,看着内敛随和,又加之有了之前的印象,竟浑然是个矛盾的人儿呢。

  待真真将二人引至桌边安顿好,月落也就一起落了座。张贤在一旁解释了一下,为何会叫他二人上来的缘由。

  还没待寒暄开始,冷不丁的就听那张伯端开口说了一句:“奇怪奇怪,可惜可惜。”随后摇头就一直摇头。

  周晨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埋怨道:“你这道士,今日总在装神弄鬼。此时就不要再惹人恼了。”

  张伯端哪能在美人面前失面子,着急的说道:“小道非是无事便装神弄鬼之人,只是今日觉得与姑娘有缘,索性卜了一挂而已。”

  这一说,倒是引起了月落的兴趣。她自觉是一个漂泊之人,对世事无常也深有所触。

  生命中经历了太多的阴差阳错,机缘巧合。叫她也不得不相信,人的命运其实都是已被上天安排好了的。

  “那小道长,可否就为了月落卜上一卦呢?”

  周晨其实很想插一嘴,叫月落不要信这些鬼神无影的东西。只是他自己也是穿越而来,面对不可知的事情,同样自觉底气不足,就没有插嘴。

  张贤在一边亦是好奇得紧,虽然他对科考之事不屑一顾,但并不代表他是一个不学无术之人。只是立志奇怪,走了偏门而已,并不妨碍他认同儒家敬鬼神而远之的思想。

  就这样三人各带各的好奇,将目光投向张伯端。

  “神棍不要装神弄鬼了,有什么就快说吧”周晨在一旁没溜的说。

  一句话,换来三人的白眼。他仔细看了一下,便觉还是月落姑娘的白眼最是受用。混不把旁人当一回事儿。

  这时候,张伯端也把他常挂在脸上,那副嬉笑的表情收了起来。沉吟了一会,先是对众人解释了一番何为命格的基础知识。

  只见他皱着眉头说道:“世人只道是人在世间活着,一切都是个人的命所决定的。然则却是大谬。”一句话提纲挈领。众人均思量着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晨按不住好奇的问:“你不就是一个算命的么,怎的先诋毁起自己的职业根本了呢?”

  张伯端也没得生气,只是无奈笑着说:“周兄有所不知,这算命算命,哪里有那么好算的。”

  见众人均等着他接下来的话,他又接着道:“算命算的是人的命格,只是这命是命,格是格而已。”

  “哦?此话新鲜。”一旁的张贤评论道。

  “也不算新鲜,旁人只讲自己命的好坏。却殊不知命的好坏全凭借自己的格举托着。若是这格低了,命便是再好也只是枉然。”

  见众人全神贯注,张伯端想了想又说:“若说的通俗一些便是,命掌的是福寿,而格掌的便是运禄了。”

  “哦?有意思。”三人表情各异的听着。

  那张伯端点了点头,神情又变回才进屋时候的嬉笑模样,说道:“这便是如同寻常人蔑视别人之时,常说的一句,你这人不够格一样。”

  此时的张贤与月落听的似乎是明白一点,可是还有一些朦胧的感觉,就像迷雾中有一星点光芒,若是将这光芒抓在手中,世界便会大亮起来。就似是黎明,露出了一点可盼可期的曙光,但却未至一样。

  “你看看,是不是这个意思。”周晨貌似抓住了一点灵感,皱着眉头,用商量着的语气说:“比如说一个乞丐,他的命是成为一个霸主。但他的格却是乞丐的格。那么现实就是,他未来会成为乞丐中的霸主,而这乞丐中的霸主却又依然是个乞丐。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你真的是太有慧根了,和我一起出家吧。”

  看着神经病一样的张平书,周晨并未搭理他。心中暗赞:“星爷果然是一代宗师,搞笑的时候随便迸发出来的灵感,也暗合着天机。实在让人不得不让人佩服啊。”

  然后又在合计,以后是不是要弄点什么戏剧,来致敬一下自己心目中的喜剧之王。

  张贤与月落此时也做恍然大悟状。

  “确是如此。”张贤说道。

  接着又问:“那与月落姑娘的关系是什么呢。”

  此时的月落也显得略微有些紧张,似是感觉到命运的宣判就要来临一样。

  “月落姑娘的命格就很复杂了。”张伯端脸上的嬉笑之情不知何时散了去,回归严肃。

  他说:“在下至今所见之人,命格都是在两条线上。从不相交,不相统属,亦互不影响。而姑娘的命格却是实实在在的落到了一条线上,命格互相影响,做此消彼长之态。若是福寿绵长的话,则格位便至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