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烽火连天了旧怨(二)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128 2019.06.24 22:21

  若是引来同伙,到时候自己怎么办?他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灼迟疑却又迟迟不能决断。

  突然,那两名喽啰齐齐低喝了一声,站住了脚步。周晨心中一惊,想到这是发现我了吗?未已,蓦见眼前突地腾起一道极清的剑光。剑光灭时,鲜血便漫天撒了下来。

  周晨顿时只觉一股腥味儿,冲鼻令人作呕,几乎忍不住跳出来,在地上打几个滚,好将这气味儿散尽了。

  再注目看去,刚才那两名喽啰已被先后一剑穿心,直挺挺的倒在了芦苇地之上。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当地。她用剑在死尸身上擦了擦,便蹲下身去,将那两个被杀死的人,拖到水塘边,一脚踹下去,踹到沼泽里面。

  周晨这才敢探头出来,道:“你可来了,刚刚真是吓死我了!”

  燕妮听到他的话,皱着眉头说道:“叫你不要走远你不听,现在可好,打草惊蛇了!”

  周晨自己也觉得冤枉,叹着气说道:“我哪里知道,咱们已经离寨子这么近了。”

  这一意外,两人并没有在意。只是消息传到刘公粮那里之后,便被引起了重视。料到燕妮一行人差不多准备开始搞事情了。

  “哥哥,那伙余孽咱们要怎么办?”一个彪悍粗壮的汉子问道。

  他问的是现任雁荡寨寨主刘公粮,此时刘公粮正在指挥寨子的重建,前夜的一把火,将雁荡寨烧得七七八八。加之自己为了夺权,夜里人心惶惶,都没人管走水的事情。

  现在大局初定,该是整理下内部事务的时候了。想到此处,刘公粮说道:“那一小撮人,现在也翻不起什么大风浪,留点人手注意下子就行了。咱们的精力现在先要放在寨子的重建里面。”

  那壮汉恍然的样子,想了下说道:“哦!明白了。那哥哥,寨子现在缺钱的紧,咱们啥时候出去再干特奶奶的一票!”说完他眼冒金钱星,口流哈喇子。

  刘公粮皱起眉头,想着:“这都是些什么人!一个个的粗鄙不堪。”他说道:“李逵,你这憨货,不要莽撞!”

  那壮汉嘿嘿的傻笑道:“哥哥放心,俺都听你的。”

  “嗯,现在没什么事情了,你去忙你的吧。”

  “好勒!”

  说着壮汉李逵便走了出去。

  在屋中的刘公粮独自思量,现在寨子的大权算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剩下的就是清除异己,将匪事闹大。换来朝廷的重视,然后坐等招安。

  一步步一着着,他现在都走的没有半点差错。唯一的瑕疵便是出现在那个被捉来的小子手中,使得留下了手尾,不干不净的不能全力施为。

  他正自在懊恼中的时候,张伯端也将周晨给他带去的地图画了出来。

  八王爷赵芳此时正站在朝廷的军事地图之前,手里拿着张伯端刚刚默出来的雁荡寨地图。相互对比着,已沉默良久。

  此时的众人,正在一间由泗州府府衙,临时腾出来的房间里面。这间房的用处,便是临时做军事指挥的指挥部用。他们开着军事会议,商议平定雁荡寨的事情。

  旁边站着几个驻扎在地的武官统领,府尹魏志安也陪在赵芳的身侧。寸步不离,就似一条好狗。

  赵方矗立在地,看着地图良久,感叹着说道:“如此精密心思的舆图画法,也不知他师从何人。”一边感叹着,他一边想,“果然自己没有看错人,也幸亏在此处停留下来,否则朝廷也会痛失一位贤才。”

  想到此处,他转头望向旁边的张波端问道:“也亏得小仙师记忆力过人,那周晨给了你这图之后,还有什么话留下没有?”

  张伯端连道“不敢。”又接着将周成的安排布置娓娓道来。只是隐去了乡军不便调遣,和战斗力差的评断。剩下一五一十的说完便也不再言语。

  王爷见他神情之中似有所隐,便知道还有一些话,张伯端未说出口。显然是因为此处人多嘴杂,不便在此地告知于他。

  赵芳也不追问,讲话往下引。“如此严密的计划,想来也是废了他一番心思。”赵芳由衷的夸赞。

  这时候,魏志安也察言道:“想来这个威武雄壮之士,也必非凡人。若是有幸的话,在下也实在想结交一番。”

  赵芳从一旁回道:“非凡人不假,但却也不是什么壮士。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魏府台实在是言重了。”

  他这话说的其实也非是针对魏志安这人,只因为本朝开国,便定下重文抑武的国策。若是周晨此时给这些人的印象,只是一介武夫话,那后边的仕途便难走许多。

  赵芳此时极度的看好周晨这个人,也就细着心思护着他。

  魏志安自觉失言,连连向王爷陪罪。赵芳也只是做一下提醒,强调那么一嘴,也没有想要怪罪他,便摆摆手表示无事。介绍叫会议继续进行下去。

  在屋中的众将领,看到刚刚拿出来舆图。都是首次看见,一时感到非常新鲜,全都不自觉的凑上前去仔细观摩。

  趁着众人看图的时间,赵方言道:“有了此图,简直如虎添翼。刚刚议论的地形复杂。此刻迎刃而解。现在需要的就是众位将士,奋勇向前。按照刚刚那为三缺一的计划,打他一个大大的胜仗。”

  只是在当泗州府的将军得知,王爷并无三司调兵的军令,而是要调派乡兵去围剿雁荡湖的那伙水匪,一个个不觉冷汗都吓了出来。他们明白,若果真如此,这一仗若是打下来,此屋中有一个算一个,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自家乡兵的实力,自家最是明白不过。这乡兵,偶尔用来维持一下地方的治安还算是可以。若是将他们领上战阵,若遇险阻,便会军心不稳,一触即溃,做了鸟兽散。所以刚刚都在劝王爷三思!

  这乡兵战力弱,说来也是国朝留下的问题,不怪泗州府的武官推三阻四。只因年轻力壮者都进了禁军。稍微年龄大些,有作战经验的,退到地方也做了厢军。

  剩下的老弱病残,层层遴选之后,才够地方的乡兵分。有时整列整列的缺员,也得不到补充。平时出兵训练,也只是例行敷衍,毫无建树。

  拿这些人去攻打满是彪悍水匪的雁荡寨,无异于寻死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