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妹妹太小不嫁人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235 2019.05.13 22:24

  咸平6年,汉王朝又一次宣布改元,于第二年更改年号为景德。同时宣布景德元年朝廷会开科举取士。天下的书生,都知道,属于他们的大比就要来了。各家学子在这炎热的夏季,无不枕戈待旦。对今年秋的乡试,均跃跃欲试。

  “大少爷,朝廷宣布开科举了。”周晨瘫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说。

  “我知道,我知道,你也见了我昨晚温书到深夜。”张贤满满的敷衍,继续着他的算盘大业。

  现在的张贤已经不是前几日的张贤了,他的翅膀硬了,最主要的是他已经把周晨那点会计只是榨干了。

  所以对周晨那些,他认为不再合理的提议,均有了反对的底气。

  周晨人老成精,怎会看不出这几日他怠惰的神情。有心弄出些新鲜东西给他玩,又觉得太麻烦。

  每天的日子过的周晨其实非常满意,自觉的怠惰便怠惰吧,现在自己虽然名为书童,可是半点书童的事情都不用做。

  张家厨房的老大是自己的兄弟黑子,想吃什么就有什么。闲着没事欺负一下张家兄妹,日子过得逍遥快活,没有一点改变自己处境的想法。

  周晨这种人便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当初为了黑子的事情对管家点头哈腰,极尽谄媚之能事。

  咬牙切齿的想着改变自己的境遇,如今一切平淡,眼前也再没有什么波澜,便每日里不思进取,混吃等死。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

  没事还在哼哼什么“封建主义好,封建主义,封建主义王朝地主地位高。”随后又想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是属于无产阶级里面一份子,还不如在地里干活的老农,就又败了兴致转而去与张贤聊天。

  “你刚刚唱的是什么东西?”

  “你别管了,瞎哼哼着玩的。”

  “张大少爷,我听说过两月就要乡试了,估计你爹这几天就要来突击检查你的功课,你怎的还不上心。”

  其实周晨也并不是关心张贤的课业,只是闲着没事表示下自己的存在感。再加上给张贤添点堵,见他愁眉不展的样子,就见着开心。

  “你不要多管,近日父亲才不会来找我的麻烦。”张贤慢条斯理,老神在在的回他。

  “嗯?你怎么这么肯定。”

  “近日有些媒人婆子过来,向我家提亲,我父亲在忙这事呢。”

  “张婉婉?她才多大就有人上门来提亲了?”周晨奇怪的问。

  “自是已过了及笄。”

  “哦。那怎么还没听说有人给你提亲呢?”周晨一个鲤鱼打挺,从凳子上挺直身体,八卦的靠过去问道。

  张贤放下手中的算盘,一顿哈哈,然后笑着对着周晨说:“我自是没有这种烦恼,张家家规,未中功名之前,不得结婚。”

  “那你家岂不是要断后?”周晨惊讶的说。

  “你家才会断后,只是而立之年前不能结婚罢了。”张贤不满的说。

  周晨暗想,这三十而立的年龄相对古人来说也已经非常危险了。记得在前世看过一本书,书上说唐朝人的平均寿命也就四十左右岁。

  若是换成这个世界想必也是一样的。总之没有现代医学的时代,生老病死真是一切随缘啊。

  那自己要不要搞一些现代的医药发明创造呢?周晨非常犯难。现代医学一部分是建立在化学的基础上的,另一部分是建立在解刨学之上的。

  化学可以找炼丹士,找道士,这方面以前的穿越大军已经摸索出来一条科学的路径了。

  可解刨学么,自己又不会,社会文化习俗又不许随便解剖去世的人,这事儿不好办啊。

  转念想想,要不要撺掇张贤去考一下刑部,然后专门立个法条什么的。弄个规定,叫死刑犯都不用砍头了,全改成解剖?不行,那一年也解剖不了几个人。

  诶呀,周晨自觉有点恶心,又还有点反人类,连忙放下发展现代医学的执念,自咐道:“还是拉倒吧。”

  又在心中默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阿门阿门。”将他自己所知道的满天神佛都求了一遍,才算踏实。

  就在他为自己小命担忧,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声娇呵将他与张贤二人惊起。

  “哥哥,救命啊!”

  在专心致志算账的张贤被她妹妹的一声救命,吓得惊慌站起身,忙问:“怎么了?怎么了?”

  来人就是本应该在家中,被父母催婚的张婉婉。

  就见那张琬琬脸上的一双大眼睛,已经被哭的通红。一旁正在百般无聊的周晨马上来了精神。

  嗖的从桌子上爬了起来,毕竟现在这个时候,有了一个热闹送上门,他自己怎会可能控制得了那颗八卦的心呢。

  “哥,你要救我,我不想嫁人。呜呜……”此时的张婉婉已经看不出平时活泼的样子了,满眼中露出的,都是慌乱的影子。此时,抓住张贤就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攥住,不愿松开。

  张贤那里听了原委,顿时一阵轻松。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拍拍张婉婉的脑袋,笑着说,:“真是笑话,哪有姑娘大了不嫁人的。”

  见她还是一副慌乱的神情,又说道:“婉婉别怕,父亲总不会把你随便嫁了的,还是要挑一挑,咱们张家在杭州也算是大户人家,在选亲这件事上,断不能耽误了你后半辈子。”

  在一边看热闹的周晨听了这话,便觉得不得劲儿,一个女孩子,才十五六岁的花一样的年纪,就叫她嫁了别人?

  心里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应该,心里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使命感爆发出来,也不知道这使命感从哪里来的,总之是来了就要有所行动。

  立马窜上前去,一手拽开张贤的手臂,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下将张婉婉拽到身后,就扬着脖子冲着张贤说:“婉婉不仅是你的妹子,也是我的妹子,她前些日子买的冰饮子我也有份吃了。吃了她的冰饮子,这个妹子我便认下了。谁也别想逼我妹子嫁给不喜欢的人。”

  临了还不忘回头给张婉婉抛了个鼓励的眼神,并且问道:“是不是婉婉妹子。”

  张婉婉其实也只是被突如其来的提婚这是给吓着了。这才跑到张贤的书房寻求安慰。

  但是刚刚听到周晨这么一说,就觉得是这么个道理。自己还没有玩够,怎么能匆匆忙忙就嫁给别人了呢,何况这人自己还不认识。

  之前听别的小姐妹说过,嫁了人就不能够再随便穿男装出去玩了,要遵守妇德,不能出去抛头露面,那样会被人嘲笑。也是给自家丢脸的事情。如果真是那样,得多没意思,自己可不想过那种日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