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花开堪折直须折(中)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19 2019.05.20 22:20

  周晨自认为,他的脸皮厚度应该是冠绝这个时代的。但却万万没有料到,一山更比一山高。

  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不要脸之人,以至于可以与自己不要脸的程度匹敌。坏想着,难怪他在历史上能有那偌大的名号,怕不是一路骗上来的。

  若真是有太上老君天上有灵的话,那就快来收了这个不肖子孙吧。

  周晨想着,这个实在不靠谱的张书平是不能指望了,看来只有自己可以帮帮眼前的痴情少年张贤了。少不得,也要把前世的词弄出来先抄了去,应应急吧。也不知道这词能不能行,毕竟历尽百年的精选应该能靠得住吧。

  打定主意,安慰了下还在患得患失的张贤。便自去拿了笔墨,提笔便写:杭州美景盖世无双,西湖岸奇花异草,四季芬芳。

  当写道苏堤的时候顿了顿,大概记得苏东坡还没有出生。应该是要规避一下的。

  便改了写道,那春游河堤,桃红柳绿。夏赏荷花,映满了池塘。秋观明月如同碧水,冬看瑞雪铺满山岗。一气呵成,自觉是差不多了,成不成的就看天意了。

  正当周晨提着笔,欣赏自己大作的时候。碎嘴张平书凑到他一旁好奇的问道:“你刚刚写这词的时候,曲子也一起谱了么?我才听了你哼的调子,很是轻佻,我很喜欢,你把它教给我吧。”

  “我去,你这出家人讲这些没皮脸的话时,怎的如此利索。你不用在脑子里过一遍的吗?”周晨算是服了,正所谓成者大事不拘小节。

  他以前以为自己很理解这话的含义。如今碰到少年时的紫玄真人,他大概是要怀疑一下自己这么多年来对世界的看法了。他觉得应该是哪里有了什么误会。

  张平书,毕竟也只是个二十郎当岁的小青年。叫人这么一损,脸面上自然也是挂不住的。只见他那张小白嫩脸倒是没怎么变红,只是耳根处由于充血,就显得粉粉嫩嫩的,煞是有趣。

  他尴尬的面部表情都已僵硬,灿灿地说道:“二位贤弟莫要玩笑,愚兄只是前些日子听说过那佛宗有个什么修炼门道叫什么口禅,大概意思是说心里想什么就要说什么出来,将自己本心暴露在这朗朗乾坤,不断冲刷干净。最后达到心明口净如一的境界。我觉得这法子不错,便借鉴过来修炼一下,这几日也时常在自我反省,可见这什么禅的还是比较有效果的。”

  见他一脸认真,周晨只觉这人奇怪,可也不好再加调笑。说了一句你以后在我身边就能闭嘴就闭嘴吧,便不再理他。

  张碎嘴怎会闭嘴,大摇其头。可也没人在意了。时间飞快,一炷香的时间大概相当于半小时左右。周晨为了保险弄了双份词,一份是《太平歌词》一份是《青城山下白素贞》。分别署的是他和张贤的名字。期间自然免不了张贤的提心吊胆和张碎嘴的求曲打扰。

  时间刚刚好够用,诗作也刚刚好完成。利落的真真从后台走出来,收着每人手中的纸张。整理了一下,放下了一句诸位公子稍等,便翩然而去。只留下许多人的翘首等待。

  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亦是不短。周围人有许多都在探讨这词的作法。一会儿这个公子高谈阔论一番,一会那高谈阔论的又被别家公子批评指教一番。

  端的是好不热闹,如同考生考完试出来对答案一样,比一下高低,估一下名次,安一下内心而已。

  一会的功夫,小侍女就回来了。宣布道:“我家姑娘选的是张贤张公子入内。也谢诸位今日的捧场。”

  那台下的众人有的也并不甘心,高声问道:“为何只是一人,可否再多些人进去,我愿多多花些钱财!”

  这人说完,站在他一边的人马上就拉开了与他的距离,躲在一旁,唯恐叫别人误会了自己与这人相熟,如此粗浅不堪。实在是斯文扫地。

  只是张平书唯一例外,在旁看得兴起,一直叨咕着不虚此行,不虚此行。

  周晨送走了张贤之后,就坐在原处等他,毕竟现在名义上两人还是主仆。

  这一晚的热闹,他也实在想安静一会儿。可张伯端怎会老实下来。一边便缠着周晨,叫他将之前刚刚哼唱的曲子在哼唱一遍,自己实在想学。一遍又不停的问他关于冰箱的事情。

  就在周晨被烦的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那真真姑娘恰倒好处又出现在了二人面前。对着他问道:“可是周晨周公子?”周晨奇怪为何要寻他来,便回了一句:“正是在下。”

  “周公子安。”问了个安服了一礼。接着说道:“我家小姐有请公子入内一叙。”

  “嗯?不是张公子进去了吗,怎么还要我进去呢?”

  “这便不知了,公子还是随我进去吧,到了里面,便知究竟了。”真真礼貌的微笑着回道。

  周晨想了想,觉的进去的话也没什么问题,又回头问了问:“张兄可要随了小弟一起么?”

  张伯端连连点头:“说道,好啊好啊。”自迫不及待的走上前去,等着真真姑娘领路。小丫头笑了一下,也没有反对,就带了二人上了楼去。

  原来月落之所以选张贤,只因为那首《青城山下白素贞的》的词。当时周晨为了保险起见,是交了两份上去的。一首《太平歌词》写的是自己的名字,另一首《青城山下白素贞》落的是张贤的姓名。

  当然了,不管最后叫的是谁,进去的一定还是张贤。当月落见了来人的时候,就认出了他并不是那个在石头上唱歌的少年,待两人落座寒暄一番后,月落便试着询问张贤关于这首词的事情。

  张贤毕竟是一个谦谦君子,再词句上已经占了周晨的便宜,如今心上人又问起来,自是直接说了大实话。

  道此首词的确不是自己所做,乃是一个好友所做。友人知道自己倾慕姑娘已久,便仗义相助,将这词给了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