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芦苇荡遇故人 雁荡寨定乾坤(二)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132 2019.06.22 21:38

  燕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听了张伯端的发誓,问道:“果真?”

  张伯端忙着说:“果真!”

  燕妮儿好像找到了指望一样,从哭泣变成了抽涕,慢慢,慢慢的情绪平稳了下来。

  只是张伯端答应算是答应了,却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一时间,一筹莫展的道:“这水寨泗州府也不是没有动过心思,只是连续缴了两回,均都不久就死灰复燃,事情委实不好办。”

  说完这话他抬眼看了一下在边上的燕妮,又接着说道:“只是如今有了燕小姐的帮助,一定可以多几分把握,咱们一同回去,待与王爷商量之后,再做这攻寨的打算。”

  一番话说的虽然有理有据,但具体意思实在还是往后拖延。燕妮怎会听不出来?可是无奈,她除了浑身武艺之外,其实也帮不得什么大忙,若是从简单的报仇到要平了这寨子。她一时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如果粗略的算上,现在满寨子的水匪都是父亲的仇人。他独自一人杀不了刘公粮,如果这次朝廷出兵,就可以将这水寨连根拔起。

  水寨她虽然还有留恋,但寨子也已不是当初的水寨。没了父亲,现在只是她的一个伤心之地。

  现在张伯端,邀请她与周晨去泗州城暂避。机会虽好,但她实在不能现在就去。

  还有张麻子,还有孟良。他们都还在等着自己。

  她不能放弃这些人去偷生,所以燕妮打定主意,对着二人坚持的说道:“你们回去吧,我还有兄弟在此处,我不能扔下他们。”

  张伯端不明就里,但是周晨却是明白。众人分散再聚的对策,这还是他想出来安排的。若是叫燕妮儿,此时留下他们,跟着自己和张伯端走的话,那些人群龙无首,估计下场好不到哪里。

  那些人毕竟也救过自己的命,索性周晨也决定留下来。他对这张伯端说:“平叔你回去禀王爷,我们还有事,还走不开。到时候若是出兵攻打,我们自会择机里应外合,到时把这匪寨一举端掉再聚首,也是好的!”

  “可是我此次来的目的,便是要救你回去。这寨子的事咱们以后可以慢慢...。”张伯端见二人都没有跟他回去的打算,不由得急了起来。

  周晨打住他的话,说道:“就这么办吧。”张伯端见他态度坚决,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周晨笑了笑又道:“虽然我们不与你一起回去,但有一些事情,还是要告诉你的。”说着他便蹲在地上,寻出一块空地,扑了扑尘土,捡起了一根硬棍画了起来。

  周晨一边画一边说道:“平叔,你仔细记着,这便是雁荡寨的鸟瞰图。”原来他在逃亡期间,绕着雁荡寨,也走了一圈。加之之后跟着燕妮又回寨中闯了一次,通过自己对古代建筑的一些记忆,照着模式便大概齐记了七七八八,他将雁荡寨的格局,连蒙带猜的复画了出来。

  燕妮虽然不知道什么叫鸟瞰图,但是也能看出来,周晨现在画的就是雁荡寨的地图。周晨在一边画,她又在一边指指点点,修正一些细节上的错误。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不出半个时辰,便将雁荡寨的重要道路与重要建筑,防御工事等一并画了出来。

  也得亏是张伯端从小熟读经史,道家经典,练就了一份绝佳的记忆本领,否则一般人怎能一次记住细节如此丰富的军事地图。

  周晨画完之后,转头问道张伯端,可全部记得?张伯端说道:“一点小儿科,拦不住贫道!”神情甚是得意。

  周晨点头以示明白,又在地图的四周和中间等地,加上了一些圈圈套圈圈。这回连带着燕妮儿也搞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了。说是水吧,这种地方怎可能有水。

  张伯端也在猜测,他想道:“这圈圈的意思,难道是表示防卫等级?这圈圈越多,防卫等级越高?”

  左思右想还是不对。“若是防御等级的话,怎么会四周等级那么高,中间的防卫等级那么低?可如果单单是重要级别的话,怎么这圈圈却不是规范的圆形呢?凹凸不平,有的,明显的是一个尖尖套尖尖,有的明显一个是凹凹套凹凹。”

  张伯端的脑子一时不够用,两人瞪着眼珠子,看向周晨,等着他的解释。

  周晨当然知道他们对等高线不理解,所以挨着心思讲道:“这些线,我们叫他登高线。等高线相聚的间隙越密,说明这儿坡度越陡。”

  燕妮还是还是一脸茫然,而张伯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周晨这个是讲给张伯端听的,燕妮懂不懂无所谓。张伯端肩负着回去报信儿的重要使命,不能让他带回去的消息有半点差错。

  见他似懂非懂的样子,疑问的问道:“那圆圈上,凸出来的和凹下去的线,都是代表什么?”

  周晨给他解释着说:“这你一定要记好了,不能有半点差错。”张伯端点头,认真的听着。

  周晨道:“这凸出来的是山脊,那凹下去的便是山沟。凸出来的越多越陡,凹下去的越大也就越深。”

  张伯端赞叹道:“周贤弟果然大才!不枉我担着风险将你推荐给王爷!”

  “去你大爷的,小爷,我就是没有你的推荐,也一样会锋芒毕露!我这么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到哪里都不会被人埋没。”

  燕妮别的没听懂,但这句话听懂了,她在心里不知怎么的,听了周晨的话,隐隐然竟有见到大海的感觉!

  但是刚刚三人在讨论等高线的时候,她藏拙就没有言语,若是这时候再参加进去讨论周晨,与之前讷言的自己形成鲜明的对比,小气的周晨再一追问自己等高线的事儿,岂不是暴露了自己脑子没他好使!她不能这样做,所以这时候她选择沉默。

  但这一沉默不要紧,倒叫张伯端误会了。张伯端在心里赞叹:“如此不要脸的话,竟然就这么吃罗罗的,当着燕姑娘的面说出来。燕姑娘还不反对!周兄弟在对待女人方面果然是一把好手!想想自己之前束手无策的样子,人比人怎么就这么气死人呢!”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周晨又出言打断了他的思路。别在这发呆,我还有话嘱咐你。

  “哦,什么事?”张伯端忙着将乱飘的心思收敛起来。

  “咱们商议一下,王爷将来出兵,我们配合的事情。”周晨严肃的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