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毕竟西湖六月中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137 2019.05.06 12:34

  毕竟西湖六月中,

  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

  映日荷花别样红。

  张贤被罚一个月后。

  “公子,你这衣服是不是太土气了一点,根本显示不出咱们张家的豪富好吧。”周晨歪着身子倚在门框上,双手揣兜看着张贤说道。

  张贤一身纯青长袍,只是腰间扎了一条金色云纹紫缎带。头上套着白玉冠,整了下衣袖,在铜镜前比照。随口说道:“周晨,赶明你把姓改了吧,签一份死契,我保你日后做张家的大管家,怎么样?”

  旁边倚着门无所事事的周晨白了张贤一眼,不屑道:“谢少爷,父母赐,不敢有所更改。”这段对话自张贤大少爷,被放出来的月余间,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回了。起初周晨还要想想这里边的牵扯,再之后当对话形成一种模式,便也就成了一个随口说,一个随口回的磨嘴套路。

  “周晨,赶明儿个,你也帮我做一条你那种,可以插兜的裤子吧。”张贤扭头看了一旁的周晨一眼,很是羡慕他现在的神情,叫人感觉像大街上的青皮但是没有那么流气。

  张贤自想学的就是这种路数,尤其是被妹子骂做没骨头的走路方式,他羡慕的不行。可碍着家教,不好模仿。所以每次与周晨一起,就觉得对方干什么他看着都舒服。

  周晨哪里想得到那么多,随口就给不客气的否了。这么些时日,他发现,张贤这小少爷好说话的紧,也没有什么纨绔子弟的架子和习惯。只要不叫他背书,做什么都行。

  尤其喜好拿着个算盘劈里啪啦的打。据张贤自己说,家里的账房他已经请教了个遍,各种算决背得滚瓜烂熟。只是当时没有得意多久,就被周晨的九九乘法表,给按地上摩擦了好一会。

  他以为这位少爷,是喜欢数学的。准备投其所好,给他讲什么鸡兔同笼,一元一次方程等等。谁知这小少爷有眼无珠,完全视这数学宝藏而不见,只追问乘法口诀的事情。

  略一探寻,便知道了,原来张贤的理想是做个豪商。自觉是豪商就一定要做得一手好账,奈何没有账房肯教授自己怎样记账,所以才转为勤学苦练打算盘。

  周晨心想那记账法,都是每个帐房先生安家立命的根本!怎会轻易教给你这顽劣子弟。他自道之前的马屁拍到马腿上,铩羽而归,这回找到嗨点,哪里还有不死命往上戳的道理。

  前世研究的中国会计历史就往上怼吧,什么四柱帐,龙门帐,改进的现代复式帐,一口气的给张贤说了个遍,当时张贤就听傻了。对周晨惊为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死活要拜周晨为师,周晨哪里敢收。

  若是叫张浩山知道自己把他小子往“歪路”上带,书童肯定是干不得了,扫地出门都是轻的,没准一顿毒打也跑不掉。腐朽落后的封建主义地主,都非善类!

  自那以后,张贤便不再将周晨当做下人使唤,每每还要对周晨露出那种,对知识无限可求的眼神。搞得周晨头皮发麻。

  “听说今日玉华楼的舫船会去西湖,许多姑娘随船,尤其是月落姑娘,听说她今日会表演她的独门绝技,锦蝶舞!不可不看。”

  等到张贤收拾停当,两人便急忙地向外奔。张贤自是急不可耐地要去看他的月落姑娘,周晨则是对这个世界的名妓,到底有多风尘好奇的紧!

  “哥,你们两个是要出去做什么?”当两人正急匆匆的准备跑出府门,便见张婉婉身着一身淡蓝色长衫,手拿一把檀木小扇好奇的审视着他们。“你怎么在府里也穿男人衣服?”周晨好奇问道。“用你管!”张婉婉毫不客气的回他。

  “啊,我俩、那个、呃,呃……”张贤难为情的“呃”了半天也没把他俩要去看花船这事给“呃”出来。张婉婉的眼神落在周晨身上,周晨自是使出绝招——站地望蓝天,专心致志不理眼光落在身上的张小姐。

  “你们俩,是不是要去西湖看花船?”张婉婉疑声清问。“嗯?你怎么知道!”两个老爷们齐声惊诧。接着连连否认,这怎么可能。周晨更是怒指婉婉小姐大声疾呼:“你这人怎的凭空污人清白!”这话刚撂地下,就连张贤都不得不侧过身,用一种复杂异样的眼神看着周晨。

  心想,他怎的能将这话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什么清白?我刚刚便听见你俩在屋里论着甚么月落姑娘的。”周晨纵是脸皮再厚,也只得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张婉婉。

  张婉婉见把两人的算计拆穿,嘻嘻笑了起来,又跑到张贤身边,拽着胳膊摇晃道:“哥哥,哥哥,也带我去见识一下,好不好嘛?”一边摇晃胳膊,一边使劲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张贤没了主意,就看了眼旁边的周晨,周晨则拼命挤眉弄眼,摇头要他拒绝。想若是把张婉婉也带去,还哪里会有机会到花船上去腐败,就没听过哪户人家的大小姐去过这种地方。

  张婉婉见哥哥要从了那厮的意见,哪里肯认。不饶的拽着张贤的袖子好声说道:“哥~你就带我去吧,我不会把今天的事告诉父亲的!。”这么没来由的一句顿时把张贤说了个机灵,他那边的同党周晨则是忍不住的感叹,自古巾帼不让须眉,为了去逛妓院,连此等大义灭亲的事也做的出来,真是不得不服。

  初夏的阳光,总是和煦。日头略有些晒人,若是一阵微风拂面,便觉凉爽无比。

  一仆二主这三人,走在通往西湖的大道上。

  难得的好天气,杭州百姓多愿出来游玩。街上游人如织,摩肩擦踵。两人将张婉婉护在中间,不时地还要把误闯进三人之间的游人推挤出去。好不容易,在湖边找了块大石头做落脚处,周晨想都不想的一屁股坐在上面,连半步都不愿再动。

  “啊呀,你坐在这里,可怎么见那船中的小娘子们?”张婉婉好奇的对周晨说。“不见了,不见了。”周晨连连摆手,接着又道:“若是有缘,他们自会将船划过来,我在这里养精蓄锐,还或许能遇一失足坠湖小娘子,某将他救下,也能成就一段白蛇传般的传奇故事。”

  这时张贤兄妹齐声问道:“什么白蛇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