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摆脱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15 2019.06.17 14:11

  周晨道:“说的什么胡话,你赶紧养精蓄锐。等会还要靠你把我救出去。”

  “哼,在这雁荡寨,你插翅难飞!”一个男人说道。

  燕妮双眼直盯着,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道:“刘公粮...你这个卑鄙小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周晨在一旁瞧着,觉得这人有些许的面熟。想来想去不得要领。

  “小姐快走——麻子来救你啦!”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从阴暗处,传来一声巨吼。

  众人连忙举头望去。不知什么时候,一队人马已经冲了过来。

  “混账!”刘公粮劈头骂了一句。便匆忙分出人手,去阻止张麻子一伙人。

  已经绝望了的燕妮,惊喜交加。立时喊了一句:“张大哥!”

  随后奋起,带着周晨向张麻子的方向杀去。

  此时的天色已朦朦亮,两伙人绞杀在一起。在初始,张麻子带人凭借着出其不意,杀了刘公粮一个措手不及。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刘公粮一方的人手越聚越多,态势越发的对周晨这边不利。张麻子与燕妮勉强汇合,便一步步的战且退。

  当他们会合时,张麻子便见到了燕妮身边的周晨。“大小姐,你带着这厮做什么!”他不解中略带愤怒的问道。

  燕妮连忙劝说道:“周晨刚刚救了我的命,不能将他就这样丢下。”

  听了大小姐的话。张麻子只是“哼!”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一心的对付起眼前的敌人。

  张麻子一张脸,半边都绑着的血带。那是拜周晨所赐的重伤。如今在敌人中来回冲杀,麻子加血带,愈发显得狰狞异常。

  先前只是因失血过多才会昏倒,现在苏醒过来,虽然不时地依然有些眩晕,但听到刘公粮这厮反水篡位,就立时起身,坚持着杀将过来。

  这些水匪都过惯了刀头舔血的日子,体格健硕,膀大腰圆。自认为都是英雄豪杰。他们杀人无数,也不把自己的性命看的多重要。这便是大部分亡命之徒的本心。

  周晨手无缚鸡之力,全程在燕妮的保护之下。左冲右突甚是狼狈,但在这乱兵交加之下,一股血性也会控制不住的勃发而出。若是单打独斗,他早已死的干干净净。现在身有依仗,把一根不知是从哪里捡到的扁担,舞的虎虎生风。

  便是一时间,就连燕妮都靠近不得他身。

  “你这疯子,小心一些,不要伤到自己人。”燕妮实在看不下去,准备反过来制止。

  只是还没出手,那周晨便因体力不支,慢慢的自己也停了下来。“呼—呼—”的喘着粗气。一时间,虽然虽然还能跟上众人撤退的步伐,但也变得踉踉跄跄。

  “软脚虾,没用的东西!”张麻子不忘回身损他一句。如此周晨怎的还能忍,勉力支起身子,便要冲上前去,与刘公粮一伙人拼了。

  人在这个时候,除非是常经战阵的老手,一般人的脑袋都会理智欠缺。匹夫之勇冲上头,便一切不顾的要去拼了性命。

  “张大哥,不要再欺负他了。”此时万分凶险燕妮也只好出言相劝。

  刘公粮紧追着不放,他用着一口大刀。所向睥睨,武功路数,都是边军的大开大合,非绿林中人的招式,没有半点花俏。招招拼命,招招攻人要害。

  这边军的招式,都是从战争中总结演化出来。最适合这种混战情况。人群中只有张麻子堪与之一敌。

  连消带打,一路刀兵,一路劈砍。一路上留下了排排的尸体。

  在这之前的几个时辰,周晨便已经过这里。他想着做一些乱人耳目的布置,除了留下伪装的行动踪迹之外,他还挖了一些相框,用来减缓敌人追踪的脚步,更加实在一些,自己确实是从这边逃走的证据。

  先前确实是他血气上涌,拼着上前。可是他还有另一番的打算,并不是平白无故的逞一时血性。

  只是见到众人,退歪了方向,他便上前胡乱一通,将方向改引回来。一步一步的引导至,他之前所做的陷坑河滩水边。

  这时众人不知详情,均觉得现在已成了真正的背水一战之时。

  这时双方并不再短兵相接。刘公粮也懂得一些穷寇莫追的道理。也不上前,只是喊着:“张麻子,你们已经无路可走了。你是必死无疑,只是你手下的兄弟的性命,你也不顾吗?我会放过他们,只要你乖乖前来送死。”

  周晨你心里想到:“这厮竟然还懂得心理战,很有脑子的样子。”他分析着此时的情况,最好是众人散开零星的进入芦苇荡。

  若是如此化整为零,便如同蛟龙入海。神仙也我他们不得。

  然后再伺机返回寨子后,汇足了自己的人手。或是打几天游戏战,或是远走高飞别人有自己说的算。

  但这一切,都得是人手足够忠诚,足够坚定为前提,所以便不能让刘公粮这厮,再这样胡喷下去了。

  “你这个卑鄙的小人,原是我家寨主燕南坤的兔爷儿,如今尾巴硬了,怕主人不在宠信,便要造反吗!”此时的周晨,也只能想到用这种无赖的方法造谣。

  却歪打正着,人嘛,尤其是托费,对这种香艳的八卦之事最是伤心。只听嘣的一声,四周便传来呼喝以及大笑的声音。

  双方人马摆足了气势骂架,劝降之事也就在这胡乱闹腾之中作罢。

  周晨见情势好转,并拉过燕妮悄声说道:“此处我曾来过,留下了几个暗坑。一会儿你们跟着我走,避过暗坑之后,大家便迅速散开,都四散开去混入这芦苇荡,刘公粮会因为先前的暗坑,追击迟缓,等到他们再杀上来的时候,已经再不可能找得到咱们了。”

  眼睛瞪着大眼睛连连点头。周晨接着说:“你一会儿去告诉张麻子,他这人四肢发达,听不得我的话。”稍想了一下又说道:“现在天快要明了,不好躲避。等到落日之后,咱们便再寨子后边的小路集合。”

  说完之后,便退到一旁。让燕妮去告诉张麻子他的打算。

  (新书正在推荐期,拜托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投票。也邀请大家来起点看书,这边大概会更新的比较快(˃̶͈◡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