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阳谋(上)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20 2019.06.17 22:06

  暴力可以解决问题,暴力不能摧毁问题。——《论国家暴力》

  赵芳一行人救了张贤他们后,并没有继续前行。只将船就近停在了泗州。

  正是清晨,天刚朦朦亮。泗州府府尹已到赵芳的行在处。

  他是昨天半夜,让人从被窝里揪出来的,晚上刚睡下的时候,一队王爷的随行的亲兵,便来到了州府门前。

  问明来意,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得到的消息是,八王爷的水上行在,行至运河处,竟被一伙水匪劫了。

  幸亏众将士,悍不畏死的拼杀,才将水匪败退,保得王爷的平安。听到这个结果,他才稳住心神,才感觉到后背一样,冷汗已经出了一片!

  若是王爷在自己的辖区之内出事,不但自己的官职不保,没准儿妻儿也会被殃及。总算老天保佑,王爷洪福齐天了,平安无事。

  便是在有什么,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泗阳府府尹魏志安,不敢再做推迟,立马起身随着来人慌忙走到码头。上了船后,被安排在一处屋中,等候王爷的招见。

  要说他也算是冤枉,这雁荡寨的水匪。都是在雁荡湖处出没。那雁荡湖,虽然是距离泗州城比较近,但是实在是属于一处三不管地区。

  多年来,官府也联合清剿过几次,但每次效果都不大明显。清缴完后总会死灰复燃,次数多了,官府也懒得去管,并眼看着雁荡湖的水匪做大,却毫无作为。

  “最近是遭了什么孽,叫摊上这事儿。”魏志安坐在椅子上,哀叹着自己流年不利的同时,也在想着这事情该怎么解决。

  赵芳和张伯端两人,因为周晨的事,在后半夜才睡下。只是赵芳天刚亮便都已经转醒过来。他实在是不踏实,从张伯端的口中得知,周晨应该是个有才能的人之后,他便将周晨被劫的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赵芳与张伯端相处这么久,周晨算是第一个非道教中人,却被他由衷推崇的人。再加上周晨一番关于财货的议论,虽然他也听得不甚明白,但是着实感觉非常厉害。

  这青年俊杰,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这一路上他也常常的这样想。哪知道到了此处,有了周晨的消息,便是被水匪劫了的消息。怎能叫人不气愤。

  “泗州府府尹来了没有?”赵芳一边伸展着身子,一边打着哈气问道。

  “禀王爷,泗州府府尹魏志安已经在茶厅等候多时了。”旁边一个小内侍说道。

  赵芳点了点头,说道:“那便给我更衣吧,”没多一会儿,赵芳穿戴整齐。抬步出门向,魏志安所在的茶厅走去。

  魏志安已经在此处等了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中,只有内侍不停的前来给他换茶,却不见有一个能说的上话的人来理他。

  就在他渐渐不耐烦的时候,慢慢传来了一个青年的朗笑声:“魏府台请了,小王怠慢了。”魏志安连忙抬头看去,便见着一个穿着,明绿色长衫的青年走了过来。

  他连忙起身,弓腰抱拳客气的说道:“王爷说的哪里话,是在下打搅王爷休息了。”

  赵芳上下打量着这个人。只见他身材中等,微微发福。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

  他听了魏志安的话,便也没再说什么。走到上首坐下。先是含蓄的道:“最近天气转凉了,魏府台要保重身体了。”

  “托王爷的福,身子还算硬朗。”魏志安小心的回答。

  “身子硬朗才算福气,若是过两天前去厮杀,临行却病倒了,那边大大的不妙了。”一边说着,赵芳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魏志安虚掩面门,着擦了下额头上的汗。不明白这八王爷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有心平了雁荡湖上的寨子么。

  又想这雁荡寨岂是那么好平灭的么。随是实话,可也说不出口。心思翻了几转,但嘴上也并未拉下,陪着小心说道:“王爷真是说笑了,小的一介文官,怎的能上前线拼杀。”

  赵芳仿佛没听到一般,就在上首坐着,看着他微笑。也不言语,像是魏志安的话还没有说完。等着他的下一句。

  王爷不说话,也没有端茶送客。就这么看着你,虽是一府之长,却也有些扛不住。魏志安心里明白。现在这种情况,这位王爷大概是要自己出兵,平了雁荡湖的水匪。可是毕竟他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虽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可毕竟得过且过,不生事端才是上上之选。等自己走了,这匪寨的问题,自然留给下一任官员。到时候胜了,自己可以有前期打了基础的功劳,败了又能高高挂起,不沾半点灰尘。如此这样做官才是上上之选。

  所以他也不接话头,另起了别的话题。说道:“王爷途中受惊,是在下官失责了。下官该死!下官今后,一定在运河中多派些人手,好不叫此种事情再次发生。”

  说着话,道士张伯端也施施然走了进来。赵芳就知道,这帮文官一个个奸猾似狐狸。也没着急,也没接话。只是转而招呼张伯端去了。

  他转过头,轻摆手道:“平叔,快过来做。”说着就指了指自己的旁边。

  这动作,叫坐在一边的魏志安脸色一变。他的位置是坐在赵芳的下首。赵芳本是王爷,身份地位便是如此。他也没什么好纠结的。

  但是这个叫做张伯端的人,一看便知是一个道士。这年轻道士若是坐在赵芳的旁边,便是坐在了自己的上首。叫他怎么能忍。

  张伯端哪里是一般的人?见到这种情形怎会不知道王爷的用意。这是,赵芳可以胡闹,但自己却万万不能。

  张伯端行了一礼,道:“王爷客气了,小道坐在这边就可以了。”说着选了一个和魏志安相对的另一边,坐了下去。

  “你这小道士,端是无趣!”赵芳不满意的嘟囔了一句。

  张伯端也只是笑笑,并未出言反驳。古时曾有二桃杀三士的说法。从这里便可以看出,读书人的心眼儿有多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