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阳谋(下)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28 2019.06.18 22:09

  张伯端算计的好,他自己可不想平白多了一个仇人。看着赵芳,明显的态度就是,你自己玩你自己的吧。

  到此时的张伯端也只是笑。赵芳看着他猜穿了自己的把戏,便也开始笑。

  三人中只有魏志安,还在状况之外,嘴角一抽一抽,也不知是否应该跟应和。气氛一时非常尴尬。

  赵芳不再为难魏志安,伸手给两人互相介绍道:“这是泗州府的府尹魏志安。”又转回手指着张伯端道:“这位是泰仪观张平叔张小仙师。”

  张伯端向着魏志安打了个礼,念了声号:“无量天尊。”

  魏志安也赶忙从座位上起身,回了一礼,道了声礼。这时赵芳便出言道:“小仙师,昨夜救上来的两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随着王爷的问话,魏志安也投去好奇的目光。

  张伯端回道:“听太医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现在就在休息,等到他们醒了便可以了。”话音一落,就又转头看向魏志安,说:“魏府台是专程过来,议论出兵剿匪的事的么?”

  魏志安连忙开口道:“在下也是...”还没说完一句话,便被赵芳抢了嘴。

  “魏府台嫉恶如仇!想必一定会鼎力相助,没道理袖手旁观!”

  魏志安怎肯答应!一来他并无兵权在手,调兵遣将,就要协调此处武官。二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马上就要离任,可不能节外生枝节。这若是胜,皆大欢喜。可若是败了,不免一地鸡毛,影响了仕途前程。

  所以急忙对赵芳道:“下官身为泗州府印,泗州府内之事,自有下官看着办。王爷虽贵为亲王,却也没有权力节制地方官员。”一段话说的铿锵有力,有礼有节。

  赵芳并未言语,只是露出了一副关怀智障的眼神。而一旁的张伯端,这时候也古里古怪的出声道:“魏府台真乃本朝正直纯臣哟!”

  魏志安也不搭理这小道士,蛮横的抱一下拳,算是客气。不言语,一副老子最牛逼的样子。

  张伯端倒也不恼火,接着对赵芳说道:“听说当年先帝龙御归天,留下了一根金锏。不知王爷可随身携带!”

  赵芳面色古怪,说道:“先皇御赐之物,小王不敢离身半步。时常也要随时擦拭、叩拜。”

  这段话的信息量,爆炸的对魏志安袭来。他脸色忽的变白,一滴汗从鼻尖划过,也丝毫没有觉察。

  他又听张伯端笑着道:“听说这金锏可上打昏君,下斩谗臣?”

  赵芳也是哈哈大笑道:“玩笑话,玩笑话。先帝确是这么说过,但如今四海升平,哪里有昏君谗臣!这根金锏,只是我缅怀先帝的物件罢了。”

  这话说得出来,魏志安哪里还能坐得住。暗骂这对狼狈为奸的君臣,明着威胁自己!没有馋臣你还拿着它干嘛,不时时的供在家中,拿着到处跑,就不怕丢了吗!

  赵芳这时候,一脸笑眯眯的,又冲着魏志安道:“你说呢,魏府台?”

  “哼!王爷真是小瞧我魏志安了!”他双目圆瞪,正襟危坐。看着在座的两人又说道:“我魏志安岂是贪生怕死之辈!这伙水匪下官早就嫌他们碍眼,只是一直未腾出手脚,如今王爷竟然被其滋扰,我哪里还能放得过他们。”魏志安大义凛然,一副民族英雄的样子。

  赵芳和张伯端两人面面相斥,被他说得竟不知怎么将话接下去。

  魏志安见这两人未回应自己,以为是忠心表的不够彻底。眼珠一转,就起身说道:“王爷在此稍待片刻,我这就去点齐兵马,直捣匪寨!将他们的匪首抓来,以泄王爷心头之恨!”说完,他作势就要离开。

  赵芳连忙起身将魏志安留住,一边大笑一边说道:“府台大人留步,府台大人留步!”

  魏志安也没真的想现在就走,听到王爷的话,便顺势留了下来。只是不再坐着,站在一旁听凭吩咐。

  赵芳笑道:“府台大人,果然英雄气概。只是现在我一小友下落不明,猜想是落在了贼子手中。我们也要从长计议,先去派人查探一番才是正经,万万是胡来不得。”

  魏志安严肃的道:“一切全凭王爷安排!”

  赵芳微笑,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后说道:“如此,便有劳府台大人了。”

  魏志安见状,那里还会不明白。痛痛快快的与二人告了别,轻轻松松的走下船去。

  只留在屋中的两人,目送他下船去。

  张伯端嘿嘿的笑,对着赵芳说道:“果然是一个妙人儿。”说完两人相视,哈哈大笑,端起茶杯喝起茶水。生说别提多有趣。

  张伯端美滋滋的同时,周晨正在皱着眉头烦恼,他烦恼的是这早饭可怎么解决。他的身后,跟着一位养尊处优惯了的水匪女儿。这小姐除了会些武艺之外,可以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自会拿剑砍人头。

  这不,她现在就拿着把剑,在水塘中刺来刺去。见到一条鱼,便一剑冲那鱼丢过去。次次不中,水花飞却溅了一身。显出的玲珑身材。只留着周晨一人,坐在地上慢慢欣赏。

  其实像燕妮这样的刺鱼,一条都不会捉到。这涉及到物理学中光的折射原理。

  捉了半天,没捉到一条鱼的燕妮看到在一旁无所事事的周晨,就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你还坐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把火堆弄起来!”

  周晨蹲在石头边上,道:“跟你说了你这么捉鱼不对还不听,没捉上来拿我撒什么气。”

  看到燕妮依旧气哼哼的样子,他赶紧又说:“我们现在不能生火,如果生上火了,就会冒烟,那就等于告诉刘公粮我们的位置。到时候那就真叫插翅难飞了。”

  燕妮听到了这话,气氛的将手中的剑“啪”的一声丢在地上,走过来一屁坐在周晨的旁边。

  气馁的说道:“鱼也捉不到,火也不能生,咱们可能会饿死,渴死在这,可怎么办呀。”

  “怎么办?凉拌呗。”周晨道。

  “你...”

  “你什么你。”

  “我...”

  “我什么我,我们当务之急,最该做的就是和大家汇合。一顿饭不吃饿不死人。”周晨带着教训的口吻,大咧的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