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烽火连天了旧怨(五)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68 2019.06.27 22:20

  那武将不依不饶的反问:“看来周公子,是又有了什么厉害的计谋了。”

  周晨嘴角轻微上扬,笑着开口说道:“算不得什么厉害的计谋,只是古贤的旧智而已。”

  他动作儒雅,语气不疾不徐。在一旁的赵芳甚是好奇,“此子非大户家族出身,也未曾少年扬名,怎的就在众人面前如此淡然。有趣有趣得紧啊”。

  他此时的心理活动,与张伯端初见周晨的时候如出一辙。均是觉得这人异常有趣,与自己常识相背,不觉间就开始留心注意。

  那武将看起来,也是一个读过些书的人。细想前人旧智,也琢磨不出来个头绪。一时间不好接下话茬,闷闷的说不出话来。

  旁边的魏志安,凑到王爷的身边说道:“这人在泗州府里是个刺头,本心虽然不坏,但就是觉得自己本事比别人大。所以就好出口顶撞旁人。”

  赵芳听后莞尔一笑,想道:“这泗州真是什么样的人都俱全了,虽不知这武将的姓名,但想来也是与魏志安差不多,是个平时讨人嫌的角色。”

  “将军不说,那在下就代了将军做下这火攻之策了?”周晨带着询问的口气,玩笑着的说道。

  回他的只是一个字“哼!”其他人看到有这么个人碰壁了,也就再未有什么言语。

  如此,双方的初次互相试探,以周晨的完胜而告一段落。

  军事行动不比其他,利剑拔出便要见血。所以古时候领兵的将领,若是初次与底下的将士见面不能服众的话。那么可以想见,底下的人对上面的人不信任,这军队的战斗力,更别提什么强弱。

  那武官张口还要与其分辨。周晨哪里还会给他说话的机会,夺到主动权,便把令来行。他不再说客套的废话。当即吩咐下去道:“每军要衣襟一幅,限一更十分应点。未曾准备者,立斩不赦!”在座的诸位将士皆不明白他的用意,但碍于王爷的威严,众军也依令开始预备。

  周晨又传下命令,说道:“派之前攻击西北寨门的那路军队,在四周芦苇荡中开始裹土。将这些土围了营寨四周。做好后均来中军营前下交割。于午夜前备好,先完成有赏,迟完成重罚!”

  西北路听令,立时不敢在屋中久处。双腿奔命似的,跑出中军帐外。不多时便陆续。有军头带着记牌,穿梭营帐之内外,交付交割。

  双方战争相持已致一日一夜,刘公粮在寨中与众匪头打气道:“看了班官军,都是些老弱病残之辈,并不是精锐禁军。他们与我们战力差上十万八千里,不敢妄然来攻。众兄弟暂且歇息,料想两日之后,他们便自会撤军。”

  底下一个小头目听了他的话,不觉有什么道理,就高声质问道:“大当家的,若是官军如此不扛打,咱们索性直冲下去,杀他们个干干净净,何苦被围在这小土包上,受这鸟气!”

  刘公粮目光稍一寻索,便看到这个刺头头目,心想着:“待老子日后回到寨中,第一个便先料理了这厮!”

  但此刻势比人强,不能乱了下边人的心。他耐着性子解释着说:“我们被官军围了,若是就这样相持不下,他们就会自散了去。想些别的法子来再对付咱们。可官军一向推诿,再到他们出兵讨我们,却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到时候我们也就平平安安的回到寨里,两方相安无事,便就罢了。”

  说到这里,他用眼睛来回扫了一下底下的人,见大家都在仔细的听着他说话,便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接着说道:“但若是此次我们与官军起了冲突,败了他们,便会得罪官府,到时候说不好,就会有厢军和禁军被派下来。大军一致咱们还怎么打?

  我这是第一次解释,也是最后一次解释,大军在外,没有那么多道理可讲,如果之后哪个人再像他一样,对我的决策提出疑议,便如同此石!”

  说着他抽出腰中大刀,高举至半空,奋力劈下!只听得“咔嚓”一声,整块石头被他砍成了两段。

  一番动作说不出的凶狠,狼顾四周,没人再敢直视他的眼睛。

  刘公粮非常满意自己现在制造出来的气氛。便在此时,寨中派出去的游勇,惊恐的回来禀报说:“坡下官军,正在围城建寨,打出来的势头,说是要与咱们硬耗下去!”

  刘公粮此时烦闷异常。他原想着是要做招安的。但如果此次不与官军交恶,自己便没了立足之地。没了立足之地的水匪,就不是朝廷诸公眼中的心腹之患。

  那到时若是自己求来诏安,利益便会无限缩小。他以前就是在军中厮混的军汉,见多了聚啸山林的英雄豪杰,最后被招安,过的如何落魄模样。

  只要自己没有了势力,朝廷便会轻看一眼。但若是眼下犹豫,不去消灭这伙儿乡兵,说不好,手下的兄弟也会背离自己而去。

  现在他还弹压得住,但是过得时间长了,说不好就会有人冒出来,替了自己的位置。

  他心下一横,咬牙切齿的怒吼道:“这伙滥鱼欺人太甚!咱们今夜便杀出去,给他们瞧瞧咱们爷们儿的厉害!”

  这话说完,手下便吼吼的叫嚷道:“杀了这帮鸟官,杀了这帮鸟官!”立时便都自去准备,行头,决定与官军一战。

  午后,饭食刚过。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刘公粮亲率一队人马冲下土坡来。金鼓大震,令旗翻飞。燕妮已是作为一队小军的头目,领着寨中张麻子和孟良的旧部,配了许多乡兵。出来相迎与其战斗。

  匪兵转瞬而至,面目凶狠异常。体魄健硕,虽然兵甲简陋,但却直突进官军阵中,如若入了无人之地。

  乡兵老弱,不能与之相敌。刀枪剑戟,皆仓皇丢落在地,抱头而逃。如此战况,不能阻匪徒分毫。只有燕妮在战阵中左挡右支。可她毕竟是一人之力,怎能力挽败局!

  一战下来,官军尽皆败走。而匪兵只是被阻在泥土工事之外,也不得寸进。最后,刘公粮鸣金收兵。

  燕妮请罪回到大账之中,禀报寨中的周晨和王爷赵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