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丢人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801 2019.05.07 11:55

  “你俩竟然不知道白蛇传?”问完,周晨大概想起来,白蛇传虽然是北宋年间流传开的,但是现在大概是相当于公元1004年之前。

  因为他特意打听过,不见有人知道澶渊之盟这事,想来若是按照正常历史进程的话,这就应该是北宋前期,白蛇传这故事在北宋大概还没有流行起来吧。

  张婉婉好奇着对周晨说:“左右现在也无事,你来说说这故事吧。”周晨撇她一眼道:“要我说给你听,我有什么好处。纯粹浪费口舌的事情,我才不干。”

  “你!”张婉婉被噎的说不出话来,接着转过身求她的哥哥,张贤无奈,只好过来打圆场,对周晨说:“你就讲来听听吧,我也是好奇的紧。”

  周晨看着张婉婉那得意的表情,懒洋洋转过身来,背着湖面叹道:“好吧好吧,就说给你们兄妹俩听,就看准了我这人心肠软,都来欺负我。”张贤坐在周晨旁边,笑呵呵只是摇头。张婉婉哼了一声,自找了个离两人近的坐处,坐了下来。

  周晨清了清嗓,便开口对这两兄妹讲道:“曾经在这杭州城啊,有个书生叫许仙。这许仙以卖药为生,……然后姑娘告诉许仙她叫白素贞……只见法海拿起化缘的钵,就照向白娘子啊……。”

  周晨在石头上讲故事,渐渐的身边就围了一群人来听,当说到许仙要给白素贞雄黄酒喝时,围观众人一起为白娘子捏了一把汗,当讲到白素贞喝了雄黄酒现出原形,众人一齐吸气为那傻书生担心。

  讲到白素贞施法,大水漫过金山寺时,众人无不动容。讲到法海捉了白素贞压到**塔下,众人皆扼腕叹息。

  周晨故意将白素贞的儿子长大得中状元,将母亲救出,全家团聚这最后一段舍去,留了个悲剧结尾。暗想,悲剧才具有延绵不绝的生命力,白蛇传就应该是凄美的爱情故事。

  听过这凝聚了千年创作精华的白蛇传,观众们的悲伤悲伤,不自主的一阵阵漫过心头。尤其是张婉婉,在周晨边上,更是哭的梨花带雨。故事的最后,周晨唏嘘的道,自那大水漫了金山后,便留下来这西湖予后人。

  故事总算终了,围观的百姓唏嘘聚在一起议论。讲这法海多么不通情理,可怜许仙妻离子散,也有的议论这个刚生下来的孩子,多么不幸。

  可是,周晨依然嫌张婉婉伤心不够,又发起音乐催泪攻势,他开始哼唱:“青!城!山下~白素贞,洞中,千年~修此身~。啊……啊……”一曲唱得如泣如诉,更是惹得围观百姓泪眼婆娑。用手绢沾着眼泪,一个个通红着眼圈,不忘送给惹他们哭的周晨几个白眼。

  “小姐,这歌真好听!好像之前没听过呢。”人群中一个小书童踮着脚,边看向周晨那边,边对着旁边一个身着白衣儒衫,飘飘似仙的女子说道。

  女子赶紧压低声音对她说:“真真!说了多少回了,要叫我公子!”哦哦,小丫头连忙把嘴捂住,瞪大眼睛连连点头。那女子又转头问旁边哭的如泪人一般的大叔问道:“请问老丈,何事惹得大家这么悲痛。”

  那老丈见这公子端庄儒雅,便细心的给她解释道:“公子有所不知,刚刚那唱曲儿的小哥,还在这里说了个故事,名叫白蛇传。大家多因此而泣。”这白衣少女便愈是好奇。

  故事自己是没有听到,但这歌曲的韵律却在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刚刚自己也曾想过将这首曲子给默下来,谁知这中间有许多音,并非宫商角徵羽能对应出来的,又不是偏音,只能暗道厉害。想来是位有才情的公子。

  旁边的小丫鬟又一惊一乍的呼了起来:“小姐咱们出来太长时间啦,快回船上吧。要不叫妈妈发现咱们偷跑出来,该骂了。”白衣女子别没注意到,这次小丫鬟的称呼问题,迟疑了一下,便回身随着小丫头去了。

  却说这边周晨见大家已被自己弄得泪流连连,尤其是张大小姐,哭得貌似就要背气去了。周晨就在一边睁大眼睛仔细盯着,不打算错过张婉婉,背过气去这一历史性时刻。

  正在他急不可耐的想要幸灾乐祸的时候,旁边的张贤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别动,别动,在忙。”周晨甩了下肩说道。“看啊,玉华楼的画舫驶过来啦!”张贤激动地对周晨喊道。周晨马上放下打算幸灾乐祸的心思,将头转向湖心方向看去,视角拉近,便看见一艘画舫,缓缓地向这边驶来。

  是了,看到那舫船上挂着的粉旗,不是玉华楼三个大字又是什么!他俩人这一聒噪,也提醒了别人,具都将自己从刚刚悲伤的情绪中脱离出来,使劲的向那舫船的方向望。张贤不住地踮脚,脖子伸的高高的,周晨更甚,他按着张贤的肩膀,只把他当成支板,一跳一跳的去看。

  张婉婉在人群中,着急非常,她本来就个子不高,这会儿夹在人堆里,根本不可能看到什么东西,只有拼命向外面挤。推推嚷嚷的,她一个小姑娘哪里能应付得了。没有几下,就被人挤到了湖边。接着“啊!”的一声,便掉进了湖里面。

  “快救人!”旁边的众人高喊,许是没人会游泳,都站在岸边着急。张贤见妹妹掉进湖里,哪有什么心情继续看玉华楼的表演,三下五除二地的跑到湖边,就跳进了湖里面去。

  只是他救人心切,干脆忘了自己也不会游泳。进水干扑腾了两下,也变成等待救援的弱势群体。周晨在旁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也不会游泳啊,总不能也像那傻少爷一样,自顾地往湖中扎吧。

  这可怎么办。就在周晨束手无策,感到绝望的当头,他无意瞧见,刚刚坐过的那块石头,有一半在水中一半在水上!恍然见着水深,目测只有齐腰的深度。原来这临岸处,不深啊!

  随后对湖中二人大声喊道:“快站起来,站起来,水不深!”

  哪只在水里的张家兄妹根本听不到他的喊声,都早已吓得三魂丢了六魄,一直手脚并用的在扑打水面。边上的游人也随周晨喊着,叫他们站起来!这二人对众人的喊声一直如若未闻一般。

  周晨见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若是再拖下去,就算这水不深,估计也能把这两兄妹人给淹死了。

  说时迟那时快,他飞身一个健步,跃出石头,一头栽进湖中。这边的张贤看到,还不忘大声喊道:“先救我妹,先救我妹!”周晨心道救你妹啊,他慢慢的找到平衡,再从水里站起身。

  一步一步扭着身子,向张贤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喊:“这水不深!你看着我,看着我,能站起来。”那边紧着扑腾的张贤,终于注意了周晨的这边的情况,停了扑腾,摇摇晃晃的试了几下,果真可以站起来。

  张贤傻傻的站着一会儿,好像刚刚的事情把他给吓坏了。周晨见他这个样子,又喊了他几句,好叫他恢复过来,再一起去救张婉婉。待片刻,张贤回过神,心里暗骂自己没用,便随着周晨向妹妹那边走过去。

  “婉婉没事了,没事了。”张贤一过去,就急着对张婉婉说道:“你快站起来,可以站起来的,才齐腰深,别怕!”张婉婉心里素质就没有他哥哥好了,管你说什么,总之都听不见。

  只是双臂一直在扑打水面大声呼救,等闲之人,此时近不得身。张贤勉强走到前面,又被张婉婉狠拍了两下子,哪里能扶她得起来。周晨见状,只好绕到身后,一个猛子搂住她的脖子,直把她向后托,算是暂时控制住了张婉婉。

  “你别动,你别动。”周晨一边托一边喊,张婉婉见自己被人救了,内心稍定,脑里便渐渐冷静下来,慢慢的能听清楚别人说的话了。此时就听在她身后的周晨说道:“你把腿伸直,别着急!这水不深。你能踩住水底的!”

  张婉婉试了一下,果然水线刚刚没过腰身,立时稳住心神,像刚才张贤一样慢慢的站了起来。兄妹二人上岸后自觉丢脸,也没站脚,就逃也似的奔向家中。周晨便也无奈的放弃了观看花船的想法,随着二人回家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