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不抛弃不放弃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08 2019.06.16 22:26

  “大当家的,燕南坤的女儿找到了。”被燕妮儿打晕的小头目,现在却出现在了刘公粮的身前。

  “找到了就给我抓回来,和我在这儿磨叽什么!”刘公粮今夜烦躁不堪。夺位子遇到的抵抗比原计划中大的太多,自己又折了许多人马。导致用来弹压寨中混乱局势的人手,愈发的捉襟见肘。

  也不知是哪个该杀千刀的,弄了这把火,乱了自己的大事。否则,该是轻而易举便拿下的。

  见那个手下立在原地,还没走。他就问:“还杵在这里做什么?怎么还不快去?”

  这小头目先前已经被燕妮收拾过,如今怎还敢再去招惹。犹犹豫豫的,一时站在那里,不知怎么办才好。

  刘公粮从愤怒中转缓过来,看到这人神情异常。就耐着性子问:“你这婆妈的站在这儿,还有什么事吗?”

  这喽罗,暗自一咬牙一跺脚,想到便是被骂,被打,也总比送死了强!

  他鼓起勇气,结结巴巴的回答:“不,不是小的不去,确实,确实是小的实在拿不住那丫头。先前遇到她,兄弟几给,刚打个照面儿,便被她撂倒了。若是还这么去的话,不出意外也是没有好果子吃。”

  又想了一下,一发狠,便打算一股脑的把话全倒出来“她,她还还,逼问我们,大当家您在哪里!”说完这话他畏畏缩缩的再不敢言语。

  “哦,那你们怎么说的?”

  听到刘公粮的问话,小头目双膝一软,便跪倒在地。头磕在地上,如捣蒜般。“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既然你们拿他没办法,我也不怪你们,只是要问你们又是怎么逃回来的?”说着一双鹰眼,放着光的盯着那站在下首的小头目。

  “我,我们只......”小头目吭哧了半天没有说出来。过了一会儿,他原已经准备迎来一顿喝骂捶打,却不想刘公粮并没有怎么做。

  只是想了想,又慢慢的问道:“你们找到她的时候,只有她自己一人吗?”

  那小头目,连忙起身凑上前去。回道:“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书生和她在一起。”

  “一个十七八岁的书生。”刘公粮沉吟了一会儿,猜着应该是之前捉到的那个少年。

  他想着,这两人大概是在,寨子最乱的时候遇到了一起。那书生,应该是求着燕妮儿收留他,好不至于死在刚才的祸乱之中。

  想通此处关节,便不再把注意力过多的放在了那个少年书生之上,而是转移到了,将雁南坤一派所剩余孽,全数剿灭之上。首当其冲的,便是他的女儿!

  既已定下主意,便安排行动上的事情。而这行动的主要方针便是,外虚而内实。最终呈现出来的成果,便是上文末尾。周晨和燕妮所见到的样子。

  燕妮见四处守卫只有稀拉的几人,就觉此时是天赐良机,便对旁边的周晨说:“好机会,你在这儿等着,待我去把刘公粮那贼子的人头取来,咱们便走。”

  周晨听后,猛的一把将她拽住。“你是虎吗?今夜这种情况,那刘公粮身边怎会就这么几个人保护他?你这样贸贸然冲进去,很可能会着了他的道。你再等等,先看一看,再做决定也不迟。”

  燕妮显然已经耐心耗尽,沉声说道。:“再等等,再等等天便亮了。我还怎么杀刘公良那个王八蛋!”

  说完,不再顾周晨劝阻,自顾的双腿一蹬,只听“噌!”的一声,燕妮便已腾空而起,手持长剑,直直的向房门冲去。

  “这个猪队友!”周晨一声哀叹。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净碰上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他正在一边自怜的时候,那房屋里便传来“砰—砰—!”的打斗声。“和一些伊利哇啦的叫骂声。”紧接着房间里,原本昏暗的灯光,瞬间透亮了起来。

  此时周晨想都不用想,便已经明白,两人是遭了敌人的算计!

  “这可怎么办才好!”周晨脑中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救与不救两个选项,在他心中左右为难。“救,自己一个文弱书生拿什么救!若是不救,自己的这条小命,便是这姑娘留下来的。心里始终过意不去。”

  最后决定,“死道友不死贫道!大不了我以后每年的今天,给你多烧点纸钱!”想到这儿,他断然的扭头,就往回去的路上跑去。

  跑了一半,心想:“妈的!这个世界上只能别人欠我,我不能欠别人的。”接受过新中国,素质教育的周晨,此时终于没逃过良心的责问。

  又绕了个小弯儿,就直接回转,冲着那房间奔去。他虽已然抱着必死的决心,但也不想才冲进战团,就被人砍成肉泥。白白牺牲!

  四处的,先找了一根没人用的扁担,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又抓了几捧松土装在兜里,觉得准备的差不多了,便鼓了一口气,举着扁担冲了进去。

  “呀——!”随着他的一声大喊,破门而入,在房中打斗的有四五人,把本来不大的一间小屋,塞得满满当当。

  周晨的突然进来,将众人唬了一跳,瞬间四散开去。正好留出了通向门外的一条路。

  只见此时的燕妮,已经是身形狼狈。周晨趁着这个时候,大喊了一声:“快走!”便牵着她的手,向外奔去。

  “哪里走!”一个巨汉见状,举剑砍了过来。燕妮斜手一劈挡住。

  只是这一顿,便又被众匪围了起来。周晨将将扁担猛地丢向门外。挡着他们路的那人一闪,趁此时将兜中的沙土,攘了过去。

  那人一个不小心着了道,迷了眼。害怕的用剑四处乱劈。顿时弄乱了屋中众人的位置。

  趁此时周晨牵着燕妮儿便跑了出去。

  “你以为跑出来,便走得了吗!”这时,在屋外等待已久的刘公粮,出现在二人面前。

  “这是天要亡我呀!”周晨在心中嘶吼。所有的底牌都已用尽,现在只剩自己一个文弱书生,和一个浑身是伤的傻老娘们儿!

  “咳咳...都是我不好...拖累了你...!”燕妮衰弱已极,不住的咳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