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命悬一线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11 2019.06.07 22:20

  只见这人立马横刀的站在三人之前,眼睛死死盯着他们,嘴角带着阴笑。似是要把三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周晨几次想要冲出去制止那些匪徒的冲杀,都被那大汉逼了回来。想来若不是那一圈麻袋水桶护着,几人早已同船家一样人头落地了。

  忽明忽暗的火光照着张麻子的脸庞,张贤和张婉婉毕竟还小,经过刚刚一番激烈的战斗,已经从亢奋的情绪中脱了出来,两人的身上直冒虚汗。

  周晨见了这番情形,自是知道若再拖下去的话,那么他们三人便是凶多吉少了。他咬了咬牙,打算拼命做个最后一搏。

  他从怀里摸索了一阵,弄出了一个火折子。心想:“便是死了,三人也不能落在这货贼人的手中。”

  “旁边那堆杂料中,我预先放了三块木板。一会儿我会放一把火,烧死这些狗贼。咱三一人带块木板,择机跳河自救!”周晨说道,此时的张婉婉和张贤都紧紧的抿着嘴唇,激荡的船上虽然看不清二人的面目,但从他俩喘着粗气的气息中,也可以读到一种另类的倔强。

  擒贼先擒王,若是不能将这个壮汉杀退,放火大概便不会成功。周晨心中发急,这时候也顾不得自己安危,立即挥舞着一个棒子嗖的一下子,翻出防御工事。左手支撑着身体,右手照着那麻子的脑袋,便是一棍。

  张麻子眼睛微眯,心道:“你若来送死,就别怪老子收了你这条狗命。”当即抬手准备用腰刀一拨,本打算顺势一个劈砍了却那蹦出麻袋圈子的年轻人的狗命。

  可谁知,周晨只是虚晃一枪。一个翻滚,抬手便将怀中的火折子,直接向洒满菜油的楼梯抛了出去。

  只一瞬间火光四起,连片的火龙顺着菜油的流向熊熊燃烧了起来。热浪滚滚,逼得下面的喽啰滚爬着逃了出去。一些反应慢的,或是先前已经爬到楼梯一半来不及撤退的凶悍水匪,随着火油一起燃了起来,均成了周晨一把火下的的亡魂。

  张麻子一个没有料到,就被周晨偷了后军。恨的呲目欲裂,要杀周晨以后快。

  “快逃!”周晨冲着防御圈里的二人大喊。

  他也是打算放完了火,就要寻机翻回去。找到自己的木板,跳水逃命!

  可是计划的时候,大概是错估了那拿刀麻子的战力。他从未见过古人的功夫,大概略上,他所有关于功夫的印象都是来自电视机的报道。

  二十一世纪的中华武术已经式微,很少有能够实战搏击的习武之人站在台上为自己的一身本事正名。总是那一些跳梁小丑站出来以维护功夫之名,行骗钱财之事。

  许多国外的散打业余选手,三两下便弄倒一位常在电视上露面的宗师。

  还有现在的体操性武术比赛,怎么看真么觉得传统功夫也就是花架子。

  通说以上信息的汇入,周晨总结的结论便是,古人的习武之刃,最多就是腿脚比常人灵活,力量也比常人大一些而已。只要一心逃跑的话,想来也不至于太难逃脱。

  所以他才打算自己冒险出去放火,认为成功之后再逃回来的概率比较大,这个方法实在是使得!

  就在周晨放火之后,那麻子便如同疯了一般大喊:“狗贼,安敢伤我兄弟性命!”便追着周晨身后乱砍起来。

  周晨这才反应过来,先前的判断是有多么的错误!只见那贼人提纵间,几次险要用刀劈中周晨。

  只是被周晨利用狭窄的地形与凌乱物品堪堪避过。在一片险象环生中与那麻子来回周旋。

  站在台下有个带甲的水匪,样子显然也是这伙人中的一个头头。他稳稳的站在船头甲板处,看着张麻子与周晨二人周旋,却并未打算参与进去。

  这人的周围堆着些金银做的器具。一个个小喽啰也在忙上忙下得搬着抢来的战利品去往自己的船上。

  “刘头领,咱们不去帮一下张麻子么?”旁边的的一个小喽啰问道。

  “不用,区区一个书生,还难不倒张头领。只是这个小书生算是可惜了。”说完,那六头领还遗憾的摇了摇头,以示哀叹。

  “这个书生,弄死了我们这么多人,张麻子杀了他当是大快人心之事,刘大哥怎会如此说话。”来者同样是一个水匪统领。只是见这人颈上系着一条红色短巾,微乱的头发配上细白的皮肤。横眉俏眼,英气勃发。

  “大小姐。”那刘姓统领立刻双手抱拳行了一礼,低头问候。

  “刘大哥不必客气,只是小妹不明白你刚刚说的那句‘可惜了’是什么意思。”那个被叫做大小姐的英气女子问道。

  “小姐恕罪,在下只是见那小书生,先前仗着地利守备有度。然后待张统领杀上去后,他又可以审时度势,依然决然的放了一把火。可谓心思细密,用计狠辣!此种人才今夜便要惨死在张大哥刀下,便只是叹息一声而已。”

  叫刘统领大哥的女子,听了他这一番解释之后,也微微皱起额头,似是有些认同了这个说法。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间,一阵喊杀声从上游传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一路官兵,撑着官船杀了过来。

  这时候,江面上怎么会有官兵!众水匪与官兵短兵相接,只拼了一下便急速地败下阵来。“快撤!”那刘统领见势不妙,马上嘶喊一声,便打算与那大小姐一起讨回船上。

  但偏偏祸不单行,许是张麻子听见官兵来了分了神,一个恍惚间,被周晨抓住一个空档。周晨用乱的用木棍横扫一圈,整整的狠狠打在了张麻子的小腿肚上。

  一般时刻,这一下自然是没有问题的。练武之人讲究的就是一个下盘稳健。可是今次这船中是布满了菜油的,滑脚的很。张麻子一个趔趄,摆在此处阴沟里翻了船,栽倒在地。周晨哪里肯放过这种机会,趁势从一旁乱抓了条木棍,瞄准!用力!——一下子便攮进张麻子的眼窝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