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三十六计制敌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59 2019.06.20 22:22

  他们两人当然没有听错,从芦苇荡里面传来的确实不是野兽的声音。

  这从芦苇荡乱窜的人就是张伯端了。事情发生在魏志安与赵芳见面之后。

  那魏志安离开后,张伯端与八王爷赵芳商量一下。两个人都觉得,这个泗州府府尹前鞠后躬,不似是一个非常靠得住的人。于是张伯端便决定,自己去雁荡寨走一遭。先行去打探消息,探个虚实。

  他本就是一游方道士,江河山川,九州胡海,一人一剑,哪里都是去得的。

  正常的潜入行动,事先都要了解目标的具体情况。他并没有直接去大街上,询问雁荡寨的情况。只是从官府衙门和重刑犯的嘴中,了解到了雁荡寨的大致情形,便自一个人提一把剑,就冲着雁荡寨的方向走去。

  在他观察来说,雁荡寨芦苇荡处,是最好的隐身之所。所以他临近寨子的时候便决定,从芦苇荡中穿梭而过。

  只是他在里面走了一半,眼看快要接近目标快的时候,忽然听见芦苇荡中传出声音。

  “有人在说话。”张伯端意识到,在这芦苇荡中的,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先开始他还不确定,这人是在周围居住着的渔民,还是匪寨中的小喽啰。

  所以他才往这个方向走过来,若是喽啰的话,便打算抓来严刑拷问,探听匪寨里的虚实。

  只是当他走了一半儿,那响声忽然就没了。就好像原就不曾有过的一样。张伯端再仔细着侧耳倾听,芦苇荡中只剩下虫飞鸟叫,再就是风扫过芦苇的沙沙声。

  他突然提起了警惕。这声音平白无故的消失,怎的不叫他怀疑声音的来源问题。猜想大概是这雁荡寨中的水匪,才会有如此高的戒备之心。

  “这水匪的戒备心,竟然如此之高。听到声音不对,就立即采取了最妥帖行动,这样一想,也是一个行动果决的人。”张伯端从来都是一人一剑闯天下。

  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只有这次,他有一点点的后悔。大概觉得就这么过来,是自己轻敌了。

  他又想着:“这贼人行动果决又头脑机警,如今自己遇到的这贼人,一定是匪寨的头头,否则断不会有如此心机。”

  想到这里,他也突然停了下来。他一停,他周围芦苇的沙沙声,同时也一并的静了下来。

  张伯端抬头望去,虽然满眼都是芦苇荡占据,但这芦苇生长的也是稀密不同。他选了一处宽松的地方,向那边走去。

  想到:“刚刚自己传出来的声音,一定是被水匪听到了。他们现在说不好,已经在那处埋伏着自己。”

  想上这,他更加的蹑手蹑脚,在芦苇当中穿行。

  张伯顿的打算是,要绕过这片区域,绕到水匪的后面去,探查一下具体情况,再做打算。

  如果那边人多了,索性大开杀戒,也不怕他们发现自己的行踪了,一股脑的将他们全部铲除。

  虽然这样作的话,这次的目的显然就要半途而废。但已经打草惊蛇了,这样做最起码还会赚上两个。

  但若是人少,便怪不得自己,只是他们倒霉。他打算来个突然袭击,一举将他们拿下。

  第一这样做,不至于泄露了自己的行踪。第二,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便会留一个活口,用以审问出雁荡寨最新的情况。

  他慢慢前行,估摸着便是脚下的位置。然后将手中的宝剑缓缓拔出,一边拨开前面的芦苇荡,一边试探着慢慢进入,敌人的范围。

  他没想到的是,他面对的将会是他一直在担心的周晨。

  他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背对着他蹲在地上。这人周围的芦苇,已经全部被他用什么东西压平,形成了一块空地。他便蹲在这片空地之上。

  隐隐约约的,见着两个人在勾肩搭背,得坐着。虽然张伯端总觉得哪里不对,但也实在想不出来原因。越安慰自己,大概是他想多了。

  然后集中精神,一步一步的向那人的背后走过去。就在他一脚踏入,这片伏倒了的芦苇地上的时候。那背对着他的人,突然跳江起来,一头钻进前边的茂密芦苇中。

  “不好...有诈!”张波端见此情形,马上反应过来。急急的向后退去,却不想身边突然传来一阵兵器裂空气,所发出的呼啸声音。

  他只好硬的在半空中转了个身,非常狼狈的摔到旁边的芦苇上。那只那件如若吐着芯子的毒蛇。

  紧随着,朝他身上刺过来。

  “我们休矣!”张伯敦心中绝望的大叫。

  只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传来一个公鸭嗓子的声音:“住手!”

  那如若毒蛇吐信般的一剑,随着这一声“住手”,便硬生生的停在了张伯端,喉咙前的半寸之地。

  此时的张伯端,身体僵硬,大汗淋漓,目光呆滞,不敢相信自己从鬼门关晃了一晃,又回到了这个世界。

  这时候,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平叔?怎么会是你?”

  这人就是周晨,拿着一把宝剑,指着张伯端短的,便是燕妮儿。

  两人初始,发现芦苇当中有人。一静下来的时候,芦苇荡中的动静,便随着两人的安静也一起安静了下来。

  周晨和燕妮对视了一眼,同时想到应该是有人发现了他们。就在他们对峙的时候,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

  当年周晨玩CS的时候,总喜欢从后路包抄。如今在芦苇丛中,两方人马狭路相逢。他想着,现在对峙,对过的敌人这一直也没个动静,就猜到大概也是一个喜欢走后门的选手。

  与燕妮儿合计了一下,就定下了一招,自己当诱饵,燕妮儿在后边搞突然袭击的作战方针。

  安排完之后,周晨没来由的想到,是不是应该将三十六计,提前从自己的脑袋里出土了?

  这招一设计出来,燕妮便不停的说:“还是你们读书人弯弯道子多。”

  周晨得意的笑道:“这你便不知了吧?我这一招也是有来由的。”

  “哦?什么来由?”燕妮问道。

  周晨摇头晃脑,吊着书袋的说道:“这招便是三十六计中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