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朋友,你幸福真好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44 2019.05.23 12:56

  他果然有办法!她喜出望外。听到这个消息的张婉婉,一扫多日来内心的阴霾,兴奋的不能自已。

  “你说,只要你说出来,我便一定照着办。是装病还是装疯?快说。”张婉婉那灵活的小脑瓜,马上开始急速旋转了起来。

  “这丫头果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看来这段日子也没少想自救的法子。”就在周晨感叹的时候,张婉婉的话打断了他的思路。

  她对周晨讲:“如果是装病的话,家里请个郎中来便会被拆穿。若是装疯的话,实在代价太大,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的。”显然她自己也对这两个方案做出过评估。装病可以但怕被拆穿,装疯也想过,但比较排斥。

  “都不是,都不是。”周晨摇晃着脑袋。

  “那你还有什么办法?”张婉婉问他。

  “离家出走!”周晨轻声告诉张婉婉。

  “离家出走?”听了这个词的张婉婉吃了一惊。她不是没想过这个法子,只是一来不知道自己往哪走,二来自己若是出走被抓,再一想到父亲张浩山发怒的样子,她就怕的直发抖。

  “怎么出走啊,离家出走被抓到的话,我会被父亲直接扒掉一层皮的。”张婉婉拧着眉头,担忧的说。

  “那我也没有办法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其实周晨的提议也是临时冒出来的。说出来之后,他也一阵阵的心虚。若是张小姐用了他的法子,他就必然得负责到底了。否则若是张家小姐离家之后出了甚么事情,第一个不能饶过他的就是张贤。

  张婉婉也在想,除了离家出走的办法还有没别的了。思来想去还是一筹莫展。难道目前能解决现在困局的方法就真的只剩这一条了么!

  这段时间父亲逼得很紧。看这情况,家里差不多是想年前就打算把这门亲事给确定下来。

  虽然自己执意不从,但也拗不过双亲。如果真到了那一天,自己自然就成了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能力,岂不就等于万劫不复了?

  小姑娘的脑袋说来奇怪,每次自己吓自己都能把自己吓个半死。如今张婉婉在离家出走和不离家出走之间,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他看到一旁老神在在的周晨又觉得还算靠谱。然后依然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

  周晨见她为难的模样,就对她说:“左右这事情干系重大,你一定要想清楚了再做决断。先不急这一天两天的,你好好想想便是。”

  张婉婉听了他的话,不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说的倒是轻巧。如今的我已经火燎眉毛了,说不定哪天就被父亲关在秀楼中待嫁。哪还有那么许多闲工夫。

  她越想越气,越气越想,最后把自己气得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连跺脚边的尘土。

  心里恨着,他一定是挂念着玉华楼的那个叫月落的妖精,才不肯将我离家出走的计划安排周详。当我每日在家不能出府就不什么都知吗,满城现在都已经传遍了,那月落对这小子实数另眼相看。每每有人邀请表演,那白素贞都已经成了必唱的歌曲了。

  她越想越气,最后连搭理都没搭理周晨,自己就气哼哼的走掉了。只留下周晨一人蹲在那,不知所措。

  他反思了一会,大概猜着是不是他哪句话说错了?难道是她对自己这个计划不满意?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因为在这个时代的女子,大都是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张婉婉现在的状态,用一句现代话来讲,就是婚前恐惧症而已。自己好死不死给出了个离家出走的烂主意。古人可万事孝为先,尤其是这个赵家的天下,立国就是以孝为本,讲究就是父母在不远游的道理。

  越想越觉得只有这一种可能,叹息自己的好心变成了多管闲事,就没再去深想。

  张婉婉走后,他也没有挪个地方。索性就找了个墙根,一屁墩的坐下。一边自我检讨,一边晒着太阳。嘴中发着感叹:“这日子过的啊,用句四川话来说,就是安逸哟!”

  ————————————————

  给张婉婉出的离家计划暂时搁置了,周晨就把它当成一个小插曲那样过去了。每日里还是一副游手好闲的状态。时而去伙房改善下生活。

  只是他每次去了,呆不了多久阿香便会飘然而至。一次两次的周晨只当是巧合而已,可次数多了,便也查觉出不对来了。这是有问题的。

  问了李黑子,看他那没心没肺的茫然眼神。就知道他没参与到这个阴谋之中。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不用想了,一定是阿香在这货的厨房里安排了眼线时刻盯着他。

  李黑子也是,在自己的地盘都能被人渗透的如此彻底。将来的命运自不用明说啊。如此被阿香如同防贼一样防了一两次之后,周晨就越来越少的去找黑子了。只是偶尔打打牙祭过去蹭点好吃的。

  黑子每每还道:“晨哥儿,你怎的最近不总过来了呢?我自己待的好没意思啊。”

  这话让周晨怎么回他?难道说我是被你的姘头给赶出来的吗。只能乱找个理由,左右敷衍过去了。

  难得黑子他一根弦,并未怀疑周晨的说法。之后就把话题转移到厨房里的琐事上,絮絮叨叨的。但是重点总围绕着一个叫阿香的姑娘上面。

  甚么算账算不明白啦,阿香最后帮的忙。什么买菜买不明白啦,阿香最后帮的忙。又或者厨房里的伙计管不了啦,还是阿香帮的忙。

  周晨在听,黑子在说。这种情景与往日不同。往日都是周晨左右喷粪,黑子在一旁做那个听众。如今反过来时,两人却也依然自在。

  看到自己的兄弟身在福中的样子,他也就放心了。他知道黑子再不会被人欺负,黑子也再不是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他有了阿香,有了一个泼辣的姑娘。

  黑子不知道每每讲到这个姑娘,他的嘴角上微微上翘,露出一脸幸福的笑容。

  周晨想:“我大概可以把兄弟交给她了,我也会把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祝福全送到你俩人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