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咸平末年英杰辈出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1976 2019.05.23 23:11

  周晨不知道李黑子和阿香两人最后会走向何处,就像他不知知道自己最后会走向何方一样。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乱糟糟的,若想从这乱糟糟的世界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殊为不易。

  周晨来到这个时代,因为读惯了史书上的阴谋阳谋。自不想再走仕途那条路。那些古人一个个精的像猴一样,自己被吃了大概还要感谢人家。

  又想着以自己的本事,在这个工商皆本的时代,虽不一定能成为沈万三一般的人物。但若是做一个富甲一方的大财主想来也是手到擒来的吧。

  在华夏的古代做官,从杨家开始那都是需要考科举的,通俗来说就是现在的高考加上公务员考试。不管是学明经,还是考诗文,他掂量着大概自己是没什么希望的。

  虽然在生物学上来讲,自己还算年轻。但在心理上来说,他毕竟已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了。考试什么的还是算了吧,费不起那份心思,遭不起那份罪。最最重要的还是经济上也不允许,若谷一门心思的去学习,谁来养自己呢。

  他要做的就是多娶两房媳妇,再多生几个仔。然后让这几个仔去学习考试。然后当状元郎的爹。岂不是美滋滋。

  如果未来没有错的话,这赵家的天下应该还有几百年的国运。自己明白记得,他家的天下虽然非常娘炮,但是也确实非常有钱啊。自己经营有道的话,没准还能派人去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弄几个大洋马。

  ————————————————

  “寇准天资忠义,能断大事;志身殉国,秉道嫉邪。眼下北强入侵,只有寇凖可以御敌保国。”

  皇帝的下边站着当朝平章事毕士安。年逾三十五岁的赵恒,有些微微发福。他左右权衡并没有表态。寇准确实是他看中的官员。但如今多事之秋。北疆蛮族进犯在即,不说他是否能扛起这个责任,只是在此敏感时刻,若贸然将其提为平章事,那么寇准哪怕犯下一点点小错,也会叫人抓住把柄。恐对日后行事不利。

  见赵恒还在迟疑不决,毕士安急着又进一步说道:“寇准忠义两全,善断大事,我以为是宰相之材。”

  那赵恒这时候反倒感觉有些惊讶,在他的印象中,官员们讲话总是要给自己留些余地的。可如今毕士安竟然将话说的如此不留后路,实在少见,由此可见他对寇准极是推崇。

  赵恒点头,今日他有点累了。从今年六月起,他就接到联盟军队再次进侵高阳关的消息。帝国军队面向联盟的入侵,野战从来都是败多胜少。咸平二年的战败他还历历在目。如今朝廷对蛮族的战略态势从来都是以防御为主。

  想到当年从太宗手中接过皇位的自己,本想一展抱负,收复燕云。如今却迟迟未能如愿。五年过去了,竟然不见一点起色。却就连父亲传给自己的江山,都每时每刻受迫于联盟的刀枪之下。

  这个帝国交到了自己的手中的时候,已有了先天不足。按医家的话来讲,一个人要是先天不足的话,就只能通过后天的滋补才能变得强健。可如今外地环绕,哪有时间来给自己滋补这个国家的机会呢。一时间感怀非常,自觉无力颓废。

  “此事改天再议吧。”说了这么一句,说完赵恒便起身离开了御书房。

  ————————————————

  八贤王赵芳在正在逗弄一只红头鹦鹉。他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两人感情亦是极好。也深得太宗皇帝喜爱。太宗赵光义死前,特意将其招到驾前说道:“为君不易,今传位与寿王,以代汝之劳也。今赐汝金简一把,在朝如有不正之臣,得专诛戮。”

  一双丹凤眼尽显精明强干,面如直削,棱角分明。他正与身边的人聊天。从来爱好猎奇之事的八贤王最近总觉日子过得平淡,就对身边的仆人问道:“这段日子里,京城里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么?说来给我听一听。”

  “启禀王爷,最近京城里面都在传一样东西。名字也非常古怪,叫做冰箱。奴才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不过听人说,那东西是可以将夏日中的水变成一个冰坨坨的。是一个叫周晨的少年琢磨出来的。杭州的张家在卖。只是如今已经入秋,便不再有这玩意卖了,只是在汴京中稍有流转而已。”

  这个奴才常在张芳身边伺候,自然知道自家王爷喜欢听什么,不喜欢听什么。

  “哦?果真如此吗?”赵芳眉毛挑起,满脸惊讶的问。

  “都是这么传的,但小的确实没见过实物。”那奴才恭敬地说道。

  “杭州张家……便是那坊间传的张半城么?”赵芳好像想起来甚么,恍然的问道。

  那仆人显然没有料到王爷会有此一问。楞了一下,连忙回道:“就是他家在卖的。”

  “这两日你便给我寻来一个,我也好看看眼界。”说完,赵芳就背着手提着鸟笼子走了。

  ————————————————

  “宗宝,快下来,你怎么上树了呢,若你父亲回来,他一定会打你的屁屁的。”下面一个小侍女吓唬着他的说道。

  “父亲让官家叫去议事了,刘姐姐你莫要诓骗我。我已经是十八岁了,早就不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再用打屁屁这个由头吓唬我了,若是传到别人耳朵里,我也是很为难的。”站在树上的少年,一身短打练武装扮。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向鸟窝。他早就侦查好了,在这个园子里,就属这个鸟窝大。虽然鸟巢筑的高,但也难不住堂堂杨家二公子不是。掏下来,然后做了吃了。顺带着也练了身法,总比无聊的站木桩子强太多。

  只见他,先是探了一探与鸟窝的距离。双腿忽的猛蹬树干,伸手抓住鸟巢护在胸前。又借力在空中翻了个跟头,最后平稳落地。动作一气呵成。却将树下的小侍女吓了个半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