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知识改变命运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133 2019.04.30 12:01

  周晨如此淫荡,也是情有可原。只因上一世三十多岁的他,与异性最近距离的接触,也仅仅只是偷偷摸过小姑凉滴手。

  遥记得是小学发生的事情,一个闷热的午后。一个穿着清凉的女同学。两人打闹。其中不免互相触碰,他当时的感觉就是这菇凉的皮肤摸起来滑嫩的如同豆腐。滑溜溜的不沾手。

  但周晨哪里能想到,小屁孩的自己,已早早的走到了人生巅峰。往后的岁月,除了母蚊子,没有一个异性愿意主动接触自己。

  如今他穿越了,穿越到万恶的封建社会!他要在这身体成熟之前,成为一个真正滴男银!

  所以,自打昨儿个领了月钱,他脑子里便一直回旋着要搞些事情。

  其实有时候,男人对一件事的执念总是那么玄妙。充满好奇的同时,要么特别费钱,要么特别费精力,要么,两个都费!

  在周晨吟诗吟的正兴奋的当口,隐约听到身后有人在喊他。他停下轻快的步伐,扭头看过去。

  却是那昨日在伙房与胖妇人讲话的老者。这人身着浅灰色书生长衫,头发斑白,神情和煦。

  只听这人开口问他道:“你会背诗?”周晨忙行了一礼,朗声道:“张管家好。”问完好,接着又说:“会背一些的。”

  管家点头:“你以前进过学么?”

  周晨回道:“好似是进过的,不过之前的事全都忘了。”

  管家叹了口气,接着问:“现在可还记得些读写么?”

  周晨点头,应答道:“这些却不曾忘记。”

  见管家微笑点头又说道:“你如今行止如常人一般,想来除了失些事情记忆,也是无大碍了。”

  周晨默然。

  沉吟了一会儿接着说道:“过些日子,账房的刘先生,准备辞了家里的差事回乡养老。所以最近都正在核账,人手已经略显不足,一些杂事也就没人能顾上。近日里厨房空缺个管采买记录的小伙计,你且去帮忙看,能否做得了。”

  周晨拜谢。

  张管家颔首,又接着说道:“待我找到别的账房先生,你便在那人手下做事,学些个本事,日后也好有个出路。”

  周晨暗道,这就是有问题了!两人并不沾亲带故,他怎会如此照顾于自己呢?难道自己成了位面之子,戴上了王霸光环?又听管家接着说:“明日一早去后厨听用,月例暂提一成,日后再涨。”“谢张叔栽培。”周晨顺杆往上爬。张管家表扬了一下周晨的讲文明,懂礼貌,便飘然自去了。

  管家走后,周晨也就熄了去春园的想法。思来想去不明白问题出在哪,打眼看见挑水挑的不亦乐乎的黑子,好像有了点思路。莫不是张管家见他与黑子相交不错,照顾自己的?转眼又把这个想法否了。虽然黑子是张管家救回来的,却也不会将黑子身边的人也都安排的妥妥当当。就算是有好差事,也该是紧着黑子照顾,轮不到自己啊。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便是因为他是李黑子在江边救回来的,与黑子交好,管家便把他看做是自己人了。那新账房初来,自然是需要一个心腹在旁盯着的,他又识文断字,这无间道的活就落到他的手上没跑了。转念想想,估计也是府里的老人面孔太熟悉,大概需要用副生面孔,好叫人不至起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只是周晨并不知道他只猜对了一半,至于另一半的原因,自然是落在那厨房胖女人身上了。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

  在后厨已做了一月有余,主要忙着张家端午的吃食准备。管家把黑子也调到了厨房,不知是不是因为黑子笨,怕他闯祸,看他与周晨关系好,索性就叫俩人一起在厨房谋了差事。自那日管家见了周晨后,便一直在没找过他。周晨索性也不去多想,只觉得自己内心阴暗,把张叔想的龌龊了。

  到得了夜里,灶中也随时热着饭菜。备着张家少爷小姐随时叫吃食。真是落后腐朽的封建地主阶级生活方式啊,鄙视你们!鄙视你们!周晨抱怨。

  今日刚过初五。节灯虽过,但节日的余韵还在。人们茶余饭后回味,哪个才子又做了首好诗,哪个酒楼又出了个好菜,哪个败家子又与哪个争风吃醋,惹得了这番争斗的,又是哪座楼里的姑娘!此番种种,话提不断,热闹非凡。

  初六夜里,周晨在厨房边打瞌睡,边往灶里填柴。旁边的黑子坐靠在火坑旁边。想是觉得有些寒,两手揣进袖子里,耷拉着脑袋,想来是睡着了。

  “这个没心的东西。”周晨摇头笑骂道。今儿晚上下了小雨,还是有点初春的凉意。想着明天是不是应该填件衣裳。不经意间,周晨看到一个黑影在厨房门口鬼鬼祟祟的干这些什么。

  小偷?好啊,在爷爷看班的时候你敢来偷东西。算你小子点背!周晨慢慢起身,随手拿起右边的烧火棍,颠了一颠,估摸着分量是够了。一点一点往贼人身边凑过去。只见那道黑影好似并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依然我行我素的翻着东西。

  好像已经得手了!正要往外逃。说时迟,那时快!周晨一个箭步窜上前去,中间不忘大喊一声:“小贼,哪里走!”这一喊,那道身影的动作明显滞了一下。见他要回头!周晨心道:“岂能叫你回头看到自己的模样?”手起棍落,照着那贼人后脖颈处就是一下狠的。“啊!”只听到那贼人一声闷哼,踉跄几步,便软软的倒在了厨房门口。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那边黑子茫然地从灶台另一端站了起来,张大着眼睛向周晨这边看。周晨仔细观察了下倒在地上的贼人,只见他身体抽了两下,便再没了动静。周晨寻思,这一下子,不会是弄出人命了吧。想到这,也有些惴惴的。

  “黑子你过来下。”周晨催促着。“去看看那人活着没有。”黑子茫然的看着周晨。问道:“哪个人?”“就是那个在地上趴着的人。”周晨指了指刚刚被打到在地的小贼。黑子闷然应了一声好。

  他走到那人身旁。单手拎起那人的后衣领子。来回晃了一晃。回头冲周晨喊道:“还有呼吸,没有死。”周晨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也跟着走过去看了看。嗯,确实还活着,没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