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暗流涌动(下)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536 2019.05.10 12:26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正面已经吃亏,更别说还有后身的偷袭。李黑子纵然仗着一身蛮肉,勉强与他们较量了几个回合,最终还是被那些人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摁在地上一顿毒打。被拳脚相加的李黑子只好缩着身子抱头,躺在地上硬挨!

  过了一会,大概是怕惹出事情,曲大娘嚎了一声“可以了。”那些伙计才四散开,留下躺在地上的李黑子。末了那姓曲婆娘还不忘骂句:“死了没有,没死就快去打水,你这杀千刀的夯货。”

  黑子待人走后,灰头土脸的他,默默的自坐起身来。眼眶里的泪花在里面滴溜溜的打转。他仰起头,努力的克制自己,好不叫眼泪流下来显得懦弱。等了一会儿,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走到缸边捡起水桶和扁担去了东院打水。

  他能怎么样,黑子只是一个小小的家仆。从北方被管家捡回来,在这偌大的杭州,无依无靠。有个贴己的兄弟被分去做了少爷的书童,如果哪天少爷有出息了,自己的兄弟的日子就能好过许多。他太了解人在无依无靠的日子里,没有任何凭仗,想上进是有多难!总之自己是不可以给兄弟找麻烦,耽误了他的前程。

  张叔是对自己不错,但满府的人现在都知道他和曲大婶不对付,遇事情也不好找他老人家,给他平添许多麻烦烦。

  自己这边虽是受些欺负,可也吃得饱,穿的暖。比之前在家乡强多了。在家的时候要挣命,要活着,要躲着联盟的军队。现在毕竟只是挨顿打,没所谓的。李黑子就这样一点点的安慰自己,好叫自己好受一些。

  翌日

  一大早周晨就没有去张贤的书房,直接进了厨房来找李黑子。看到在灶边睡懒觉睡得正熟,周晨就直接跑过去,对着他的耳朵喊道:“李黑子,醒一下,有人带红烧肉找你来啦。”李黑子激灵一下便把眼睛睁开,茫然的四处张望,不停地嘟囔:“在哪里,在哪里。”

  周晨嘿嘿一笑,抬起手中的食盒,在他眼前晃阿晃。“看,在这呢,必惠居的红烧肉,我起了个大早买回来的。”李黑子哪看的了这东西在眼前晃啊晃的,口水不住的分泌,紧着控制自己,咽着唾沫。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然后嘿嘿傻笑着对周晨说:“你这么早出来,不用管张家少爷了吗?”

  “没事,张家少爷虽然纨绔,可落到咱兄弟手里,也要被管束得服服帖帖。”周晨一边将食盒递给李黑子,一边吹牛。

  “哈哈,那就好。”李黑子大概是当了真。

  “走咱俩去外边吃,我再去早上灶上拿两个馒头。”周晨说

  “不好吧,一会若是有人过来,被看到怎么办?”

  “被看到就被看到呗,能把我怎么样,小爷我叫他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还是周晨你混的好。”黑子不无羡慕的说道

  “嗯,当然了。”“黑子,你想不想跟我到少爷那混?”

  “当然想了,你不在这我都无聊的紧。”

  “可和我去了,大概就再没了这厨房的大鱼大肉。”周晨嬉笑着问他。

  “没得甚么,大鱼大肉也不能放开了吃,毕竟这里人多,一人一口就没了。”黑子摸着头傻憨憨的笑道。

  “好兄弟!”周晨一把将李黑子搂过来,把黑子弄得一个趔趄,咧着嘴丝丝的吸着凉气。

  “怎么了?”周晨问他。李黑子忙道没什么,只是这两日水挑多了,肩膀磨得慌。

  “怎么会这样?不是打水都轮着打么?这府里面也没有什么大事,哪里会磨成这个样子!”

  周晨突然想起阿香跟自己说的话,他严肃的看着李黑子,对他说:“你跟我说实话,他们现在都是怎么欺负你的!”

  黑子忙放下手中的红烧肉,摆摆手说:“没得事,没得事,只是最近人手忙,我便分了许多活来做,不碍事的!”

  看着黑子着着急的样子,摆明不想叫他把事情弄大。周晨暗自叹气。想到,在这张家做这等伺候人的事也就算了,平我并也不会受欺负。可是我这兄弟,生性老实本分,挨了欺负还不敢与我说,应该还是体恤我无权无势,不想给我添麻烦罢了!这转世活还活成这样字,他娘的真没有意思。

  刚想拍拍黑子的肩膀安慰一下他,又想起他肩膀上有伤,就把手又缩了回去,对李黑子说:“昨日我已经与少爷商量过了,他也同意把你调到他身边。只不过不是什么好的活计,你先暂时安顿,日后再有什么好差事,我与你安排。”

  黑子傻笑并未说什么,因为嘴里已经被红烧肉堵满。周晨又接着说道:“我猜你这两天睡得太少,你这龙精虎猛的未处理过的男人,竟然也有了黑眼圈,因该是替了别人不少的夜。”见李黑子点头,周晨接着说:“你日后再碰到别人叫你替班,你不必去再理会他。若有谁不知好歹的上来纠缠你,你便揍他一次,我看你这浑身的横肉,别个也不敢过来帮忙,打完你自找我那里去睡。你暂时将就着,不须几日,我也就把你弄过来了。”

  李黑子只是点头,未有说些什么。周晨看看他,又说:“我先去办事,你吃吧,饭盒子是阿香那里拿的,若是她哪天再过来,你要好好谢谢人家,别整天爱答不理的,好像自己多牛气。”

  李黑子为难得道,也不是自己牛气,只是阿香过来找他,他的脑子就短路,自己寻思着,可能是逃难的时候脑子被冻坏了,所以嘴上就更不不敢瞎咧咧,怕说话得罪了她。

  周晨哈哈笑起来,使劲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疼的黑子跳起来。使完坏的周晨对他说,没事的,不要怕。你说什么阿香都愿意听。看着李黑子那迷茫的眼神,周晨嘿笑着走了。

  离了李黑子,看时间尚早,周晨就去了张管家住处。张管家正吃着早饭,几碟荤素小咸菜,伴着一壶小酒,一口白米粥,一口白面馒头,吃的香甜。浑然看不出为查账之事焦急上火的样子。

  待周晨站在门口,想要退出去的时候,管家已经看见了他,遥声说道:“是周晨啊,快进来。”一边说还一边招手,示意他进屋,周晨见这样,索性也没有外道,自走进屋对张管家施了一礼。

  管家指了指身边小凳,叫他坐下。又张口叫到:“他婶子,再拿双碗筷来。”周晨忙站起身摆手说自己已经吃过了。

  其实周晨是吃过了的,大早上起来去的必惠居,等黑子的红烧肉的时候,自己就吃过了早餐。

  管家没有理他,只当他是客气。一边说着:“吃过了,也陪我这老头子再吃点。”一边叫夫人把端上来的碗筷往他身前摆,周晨见躲不过,也就起身道了句“谢谢婶子。”

  端碗筷上来的张管家夫人,随笑道:“谢什么,我家老头子对你和黑子都当自家人看,有事常来,不要客气。”周晨连忙点头称是。

  管家夫人又笑了笑说:“你们爷俩聊,今日夫人叫我做些活计,得赶早去,就不管你们啦。”管家挥手,说道:“你自去吧,我晓得了。”周晨也只好在一旁干笑相送。

  “来来多吃一些,这酒可是隔壁院子吴管家送我的,他家专做酒水买卖,这一小瓶是他家今年新弄出来的玩意,还没取名。你小子有口福,赶到这了,咱们爷俩喝点。”说完就将这酒倒入了周晨的杯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