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芦苇荡遇故人 雁荡寨定乾坤(一)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390 2019.06.21 21:53

  张伯端死里逃生,却没想到,那个险些置他于死地的人,竟然便是他要救的人。

  “怎么会是你?”他带着一副不可置信的语气说道。

  周晨从芦苇里钻出来,看到躺在地下的男人竟然是张伯端,他连声阻止燕妮儿马上就要斩下去的那一剑。

  周晨好久没见到熟人,他猛一见到张伯端,这便是他乡遇故知,怎能不叫人激动。

  他兴奋的说道:“怎的不是我,快快起来快快起来。”说这边走上前去,一般拽起在地上躺着的张伯端。

  旁边的燕妮儿一脸懵逼的状态,他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但是也能看出来,这两人是相熟的。

  敢不敢起身挡一挡身上的尘土,对了给燕妮服了一礼,说道:“也谢谢侠女不杀之恩。”

  燕妮儿回了一礼,一脸茫然的看着周晨。周晨连忙对她说:“这人是我在家的时候就认识的朋友,是叫张伯端字平叔评书,你也可以叫他臭道士!”

  被埋汰了的张伯端也不反对,就在一旁嘿嘿的傻笑。其实这道士现在对周晨的印象,已经可以用高山仰止来形容了。

  他心里说道:“这哥们儿怎么到哪儿都有漂亮妞跟着?已经被土匪劫了,还能弄到妞,他是不是人了?”

  现在的张伯端看着周晨,就好像周晨有一层神秘的光晕笼罩在他的四周。

  周晨看到张伯端的傻兮兮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个臭道士心里在想着什么。打断他的思维,对他介绍道:“这人便是之前雁荡镇大寨主的女儿燕妮燕女侠!”

  “哦?我去!你连大匪头的姑娘,你都能拐骗过来,你小子现在在雁荡寨,是不是吃的很开呀?”

  说完这话不等到周晨有什么反应,他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连忙将嘴捂住。瞪大着眼睛看着二人。

  “该死!该死!看我这话说的。”张伯端又连连的用道歉的语气说道。

  “你怎么就该死了呢?”周晨实在是不习惯他的一惊一乍。周晨想道:“怎么的之前这么正常的一个人,这才过了几天,怎么就神神叨叨的。”

  “嘿嘿嘿!”张伯端一副猥琐的样子,也不再言语。

  燕妮看着二人在打着哑谜,也也不知道从什么方面参与进去,所以也就一直没有做声。

  言归正传周晨也不再继续张伯敦胡闹,他问的说:“还没回答我,你怎么在这儿呢!”

  张伯端坐着恍然大悟的样子,看情形显然是已经把自己所来的目的给忘掉了。他积极的说道:“你就是我来的目的。”

  周晨指着自己好奇道:“我?”

  张伯端,使劲的点头。从头至尾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周晨捋了一遍。原来那日他们乘船尾随周晨的船,在后边想走,在河道上遇到了那伙水匪正在抢劫。

  讲到此处燕妮,害羞的低下了头。没别的,只因为她也是参与抢劫的一份子。这份一般的羞涩,并没有被张伯端注意到。

  只见他还接着说:“救了张贤兄妹俩之后,王爷便与我商量着出兵,把这寨子平了,好把你揪出来。”

  他说的轻轻松松,燕妮可听得分分明明。原以为这周晨不是一个简单的书生,却没想到,他还有如此深厚的背景。

  看着燕妮儿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周晨嘻嘻哈哈哈的笑着说:“不要听这个臭道士瞎白活,我跟那王爷还一次面都没见。他哪里会为了我,强动刀兵。”

  旁边的张伯端不干了,分明着说:“我都将你的才华一一并报给王爷,他也对你这人非常好奇,又加上咱们的王爷现在无事可做,也就打算顺手平了这个小小的匪寨,把你救出来,也算一件功德。”

  这话说完,他又话锋一转道:“也怪我先前没有打探清楚,不知道你已经和燕姑娘是这种关系了,那咱们就是一家人,待我回去好好劝劝王爷,把这的事情放下,咱们一起进京怎么样?”

  这话才一落地,旁边的燕妮儿紧随着插言道:“张大哥,请你一定要为小妹做主。”

  猛然听到燕妮儿要他做主,张伯端的脸色瞬间一变,心道:“不妙不妙,这小姑娘要趁我在这里,逼周兄弟结婚。难道他俩已经做下,那等不堪之事?”他越想越脸红,越脸红越往歪处想。不一会儿,白皙的脸蛋儿已经红扑扑了。

  旁边的周晨也出言道:“燕姑娘一路上多有助于我,请张大哥,不要瞎想帮我助燕姑娘一臂之力!”

  “嗯?张伯端一时没反应过来,这都什么和什么?怎么这小子也要助燕妮儿一臂之力了?助燕妮一臂之力,你娶了她不就完了吗!”他的脑袋里此时一片浆糊,瞪着一双疑惑的大眼睛望着周晨。

  周晨不知道,他满脑子胡乱的想法。因为他是不了解详情。其实这话也对,张伯端确实不了解详情。

  所以周晨也算是歪打正着,他原原本本将水寨中发生的事情,讲给了张伯端听,从刘公粮的反水开始,一直到两人为何逃命?一字不落的,都告诉了他。

  三人席地而坐。赶走之后,周晨见着张他消化的差不多了,又对他说:“王爷是真的想要讨伐雁荡寨吗?”

  张伯端回道:“在你出事后,八王爷就一直想办法将你救出来。可是如今你已经平安,便随我回去吧,这雁荡寨的烂账,只是交给泗州府来做便是了。”

  周晨说:“这雁荡寨向来作恶多端,只是交给地方府衙,怕他们不会尽心尽力。”

  一句话刚刚说完,一边的燕妮便愤怒的腾然而起。说道:“父亲的雁荡寨,只是劫富济贫。否则刘公粮那时也不会夺了父亲的权力与性命!”

  二人见她神情激动,马上一起的劝说:“燕姑娘,坐下来慢慢说话!我们也没有诋毁令尊的意思。”

  燕妮的情绪,依然没有稳定下来。他说道:“父亲生前做的,从来都是替天行道,劫富济贫。只是后来刘公粮来了水寨,他常常在众人面前说些像什么土匪就应该打家劫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活得潇潇洒洒!哪里有用替天行道,这种臭规矩,越说自己的。”

  燕妮一边说着,一边泪眼婆娑起来。周晨和张伯端,都是不会安慰女人的猪。

  而且周晨还指责的对张伯端说:“你看你一来,就把燕妮给弄哭了,我之前刚刚哄好的!”

  张伯端也是一个实诚人,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眼睛却是真的哭了,一时间竟然真觉得自己的错,所以他就马上上前去对人家说:“妹子妹子!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可别哭了。”

  见燕妮依然不止,没办法就放了个大招。说道:“好了好了,老哥哥答应你,一定说服王爷平了那水寨,替你报仇还不行吗!”

  燕妮听了他的这话,再渐渐哭声小了下去,问道:“是真的吗?”

  张伯端只好说道:“真的,真的!不骗你。”他现在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只想着,这姑奶奶不哭怎样都好。女人真是麻烦,以后可要离她们远一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