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抗婚女遇多事男

我大概救了个王朝 一杯维C 2053 2019.05.22 23:00

  八月末,九月初。凉风习习,亦是秋高气爽。

  前阵子在玉华楼的打击,把张贤变成了一个勤学奋进的好少年。励志精研诗词歌赋,来日学有所成,再去月落姑娘处一展雄风。

  张浩山对儿子如今的转变持乐观态度,毕竟以可以杀下心来学习,便也增加了考中的机会。几遍屡试不第,家里也会支持他一直靠下去,就一直考到老,毕竟他爹有的是钱。

  秋闱的日子转眼将至,张贤一方面为了月落,不断增进学识。一方面为了家里,开始准备应付考试。日子在一片紧张中度过,自没有时间再去搭理周晨。

  而这段日子的周晨主要,将主要精力放在了与张家结算冰箱的利润的问题上。张家毕竟是大户人家,加之他们又看好周晨的潜力,极力拉拢下自然就不会亏待了他。双方本着友好协商的态度,把这些日子以来的进账重新估算了一遍,定下明年的分成计划,也就终了了。

  周晨自己算了一下,除去前些日子的花费,自己大概还剩了有小两百贯的钱财,只因为是今年张浩山的准备并非很充分。出现了一段日子的断货。待到明年,销路铺开货源充足的话,便就绝不仅仅只是这个数字了。道理虽然如此,如今周晨也已经非常满足了。

  对于这种赚钱的良好趋势,就连张浩山做梦都会笑出声音来,更别提周晨这种从小没见过这么多钱的人。

  只是双方每每议事,只要周晨把话题引向脱离张家的话题,张老爷和张管家便都不接这一茬。他也实在没有办法,总不能生生将要求的提出来。若是这样,岂不是显得自己太白眼狼了。

  因为自己被黑子就上来后,张家一直都是对他照顾有加,他又怎好在刚刚发达的时候便过河拆桥,直接从老东家脱离出来。那是要被人骂的。这个时代比较注重人品的,人如果人品不过关的话,在这世上也就寸步难行了。

  现在张家对自己的待遇也提高了许多,便是那张贤和张婉婉的月例银子合起来都不见得有自己多。为这事张婉婉还曾经找到张浩山闹过情绪,被张浩山一句催婚给毙了回去。

  如今的日子确实不错,但毕竟周晨作为一个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四有青年,怎会甘愿为仆一世呢。谁不想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做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人呢。

  每每周晨想到这里,便没来由的情绪低落,略显迷茫。亏得他心大豁达,并未钻了牛角尖,打算过段日子再想办法解决了这事情。当务之急是这钱该怎么花。

  是要做些什么在投资的买卖呢,还是纯吃喝玩乐。亦或是自己也弄上几亩田地,在乡下当个悠闲自在的小地主。想到这里他总是莫名的开心。白日梦中畅想未来的小日子有多滋润,娶几个老婆,生几个孩子。

  今日午后,又是一个难得好天气,的阳光温暖和煦。周晨便自己搬了个躺椅,放在花铺小园的中间,他躺在上面,本是打算小憩一会儿,在此处享受阳光。

  他将眼睛闭上不一会儿,心思变得宁静。人就也变得混沌起来。半睡半醒之间,忽听见园门外有个女人的声音人在轻声抽泣。

  他嘟囔了一句,真是倒霉。就起身打算寻去看看。若是哪个家伙被人欺负了,自己就去伸张正义!如今他在张府也算是个很有权势的人了。可谓是管家之下万人之上。

  他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外,就看到原来是张大小姐,梨花带雨的在墙角抹着眼泪。

  “婉婉妹子,你这是怎么了?”周晨见是她,哭得白嫩的脸上,如同花猫一般,嵌在上面的一双眸子,也变得通红。他如何能看的了这少女的委屈面庞。同情心没来由的就呼呼往上涨。一直刷到顶点。

  张婉碗见到过来的人是周晨,如同受了巨大委屈的小女孩,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一般,眼泪顿时如决堤之水,奔涌而出。初始还是轻声抽泣,见到周晨后就变成了嚎啕大哭。

  她最近在家活得异常憋闷,母亲父亲都教训她,说她已经是一个大姑娘了,若是再不嫁人,就会变成老姑娘。老姑娘总是难嫁,那么日后就少不了会被人戳脊梁骨,笑话的。

  他们每每拿这话吓唬自己,搞得她也心情烦闷不说,还总活在对未来的恐惧中。她想过要服从,可也总是不甘心。苦闷也无处诉说。只能到了实在顶不住的时候,跑到这没人的地方哭上一会儿,宣泄下情绪。

  张婉婉见着这张府里唯一支持自己的人,就像孤军奋战中找到了战友,顿时觉得有了依靠。将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苦闷,一股脑的宣泄出来。

  “你怎么了?你不要哭啊,要不然要是被人看到,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姑奶奶,小姑奶奶。”周晨被张婉婉这么一弄,顿时乱了阵脚,身后都不免冒出一阵冷汗。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怎么光哄哄不好呢。

  也亏了这周边很少有人过来,算是周晨运气好,张婉婉嚎啕了一阵,又转为轻声的抽泣。想来是实在哭的累了。

  她不好意思的看着周晨,低声说了句抱歉。可依然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周晨耐不住好奇,就问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在这个地方,又怎么哭成这样?

  张婉婉此时已经有了放弃抵抗的念头,张晨这一问,她便升起了希望,希望周晨能有什么法子帮忙。

  “晨哥儿,你算是家中最了解我的,我现在根本不想嫁人。但是如今父亲母亲总是逼我,要我嫁给隔壁的吴家小子。我已经没有办法了,你帮我出出主意可不可以。”说完这话眼睛就直勾勾的看着周晨,等着他答话。

  周晨顿时感觉亚历山大,这小妮子怎么净给自己出难题。我怎么帮你,总不能带你私奔吧。

  等等!私奔?不对,他是可以带着这小妮子逃婚啊。想到此处,周晨便探过身去,眯着眼睛问她:“我倒是有办法,就看你敢不敢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