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命运改造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三种体系

命运改造师 三余天 2707 2019.05.09 22:12

  四天后,薛蒙终于可以起床活动了,杰夫告诉他需要去副官室进行报道。

  在霍尔海福的领路下,薛蒙来到了所谓的副官室,其实就在船舱尽头的单人宿舍中。

  副官名叫托西斯,职业就是“副官”,和他一样地位的副官还有两个,分别管理着三层船舱,另外还有一个跟在船长身边的大副。

  薛蒙进门时,托西斯正在看书。

  见来的人是那天的遇难者,托西斯立马拿出一张纸,调转方向递了出去,说道:“这是你的船员证明,同时也是你以后的身份证明,签完字后你就是杜姆号的一员,嗯……你也可以选择改名。”

  这里没人知道薛蒙的过去,也没有人回去询问他的过去。

  薛蒙想了想,浮空岛上的组织可能会派下追兵,继续用现在的名字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可反过来,他可以从追兵嘴里得知浮空岛的情报,这很重要!

  所以薛蒙选择沿用现在的名字。

  “很好,你以后就是萨兰舰队下杜姆号的一名船员了,平时你就负责二层船舱的清理工作,战时你负责搬运火药炮弹,没有问题吧?”托西斯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道。

  薛蒙点了点头。

  而在签完名的那一刻,薛蒙明显的看到右手文字上的职业一行从“平民”,变成了“水手”!命运相性依旧是“极差”。

  整个过程,薛蒙发现自己的各项等级并没有发生变化,以此来看,职业似乎并不会对各项数值进行一个加成!只有能力才会!

  这就是和之前汪的情况有些矛盾。

  也有可能是因为职业太普通所以才没有加成,具体如何,还需要更多的参考。

  好在,这艘船上百人,不缺参考样本,另外还有像霍尔海福这样知晓不少见闻的人在。

  托西斯收回了薛蒙签过字的那份文件,将它和其他人的文件放在一起,而后说道:“你现在回去休息,等到了工作时间出来集合,我会给你安排具体内容。”

  薛蒙点了点头,走出副官室。

  “怎么样?还是用之前的名字吗?还有你被分配到了哪里?”

  刚出门,薛蒙就遭到霍尔海福的三连询问。

  逐一回答后,薛蒙反问道,“那我现在就是水手了?这和平民有什么差别吗?”

  “唔,职业变更啊,严格上讲没什么差别,因为平民是无阶职业,而水手只是一阶职业,二者相差不多,不过你能学的东西变多了。”霍尔海福说道。

  薛蒙将几个关键词记入脑中,并尝试着理解。

  首先,职业是有阶位划分的,在对比一下杰夫的“水手I”和自己的“水手”,说明同样的职业中还有等级划分,说白了就是老水手和菜鸟水手之间的差别!

  其次是能学的东西变多了,因为成了水手,自然要接触到水手才能接触的东西,学习的东西的确比原来的平民多,但与其这么理解,不如用右手文字中的“职业能力”来解释会更好一点,水手的“职业能力”有两个,而平民没有。

  再结合“战斗精通III”会被“剑术.银月流派IV”覆盖来看,这个世界的本质可能就是不断获取高级职业,学习更多更厉害的能力!

  这么一来左右手文字中的两个能力也可以解释了,右手文字中的“职业能力”代表了可学习能力,左手文字中的“能力”则是学会并掌握的能力!

  当然,这些都仅仅只是薛蒙自己的脑补猜测,实际情况还需要更多的参数来验证。还有就是职业与属性等级之间的关系,这个也还没搞懂。

  两人回到船员宿舍,这个点并没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所以杰夫还没睡醒。

  “话说回来,为什么要去猎杀海怪,有赏金?”薛蒙随口找了个话题。

  “有赏金。”霍尔海福点点头,“不过我猜测萨兰船长可能是想借猎杀王级海怪来改变自己的现状,进而获得更强大的五阶职业‘大航海家’!”

  “详细一点!”薛蒙的注意力立马被吸引过去了。

  见状,霍尔海福清了清嗓子,“先说说我从一本书上看到的理论,上面说,每个人的潜力都是有限的,所以作者提出了一个‘命运论’,即生下来的那一刻,就决定了你未来的一生,不管你是先贫困后富有,还是先富有后贫困,最终结果都是固定的,不会改变。”

  “而在这本书的后面,则提出了改变命运的办法,一个是挑战自我,作者认为极限状态可以激发人的潜能。第二个是执行某种特殊的仪式,改变自己的血统,比如传说中的吸血鬼,他们就是通过改变血脉来改变自己应有的命运。第三就是萨兰船长这种,累计声望,当声望累计到一定程度后,就会得到世人的认可,进而获得更高层次的职业。”

  “这不是和之前的说法矛盾?”薛蒙插嘴道,一边说命运无法改变,一边提出了改变命运的办法……自己打自己的脸。

  “是矛盾了,而且第三种办法本质属于别的理论体系,所以这本书的可信度才没有那么高,但单看前文的话,还是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霍尔海福挠了挠头,仔细想了想又道:“不过我认为第二种办法应该还是可行的,改变血脉确实会改变不少东西。”

  “还有别的理论体系?”薛蒙不怎么关心霍尔海福后面的话,只对这个感兴趣!

  “嗯,当今比较出名的是‘认可论’和‘信仰论’,其中‘认可论’是更是主流说法。例如你想获得船长这个职业,那么就必须让所有船员认可你是一个船长,哪怕用欺骗、金钱收买的手段也可以!刚才说的第三种其实就属于这个体系。”霍尔海福继续说道。

  “而最支持这个体系的就是皇位继承。一个皇子想要登基成皇帝,他就必须在领地上张贴登基的消息,先要让领地的民众知道这件事,之后就得想办法得到大臣们的认可和支持,如果皇子有两个,就必须进行继位投票,选票数多的那位当皇帝,否则就是‘伪皇帝’,一旦出现伪皇帝,那这个国家必定会灭亡!历史已经证明过很多次了。”

  薛蒙陷入了沉思,值得注意的是,此时上铺的呼噜声,也已经停了。

  “那‘信仰论’呢?”薛蒙问道。

  霍尔海福稍微组织一下语言,说道:“如果说‘认可论’是由下至上,那么‘信仰论’就是由上至下。信仰的基石,是要有一个至高无上的神,神可以任命你做任何事情,它说你是皇帝,那你的职业就是皇帝,它说你是船长,那你就是一个船长。”

  “所以皇帝册封大臣,公司任命员工,都是‘信仰论’的体现,不过这种方式有一个很致命的缺点,一旦基石被动摇,那么整个体系都将不复存在,具体可以参考历史上那些神权国家,现在都没落了。”

  “那为什么不两种理论一起用呢?比如先认可一个皇帝,在用皇帝来任命大臣?”上铺的杰夫冒出头来。

  “基本上现在每个国家都是怎么做,不过即便如此‘信仰论’的弊端还是不会消除,一旦改朝换代,那些靠任命上去的大臣如果在朝代更替后依旧得不到认可或者重新被册封,照样会失去这个职业,而且这些大臣在换届期间属于平民,没有投票选举的权利!”霍尔海福解释道。

  薛蒙突然道:“说了这么多,你其实更喜欢‘命运论’?”

  如果不是真爱,又怎么会先讲这个偏门思想,再去聊主流思想?并且还为书中的错误理论开脱?

  “是的。”霍尔海福对此并不否认,“在我看来,命运论作者的想法是正确的,只不过在创作过程中太过迎合市场,再加上大部分成功人士都认为自己有今天是靠自己的双手拼搏来的,不愿意将其归咎于虚无缥缈的命运。”

  薛蒙点了点头,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眼前这个少年,挺上道的啊!

  ………………

  求收藏!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