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回到大秦做刺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命中注定

回到大秦做刺客 李大善仁 2064 2020.07.05 23:04

  宇文雪抱着姜柯,轻轻的摩挲着他的小脑袋,神情充满了慈爱。

  荆大壮对着儿子悄悄伸出了大拇指,然后兔子似的溜出了屋。

  院子里的高渐离一边擦拭他的筑一边讥讽道:“被嫂夫人训斥了?”

  荆大壮脖子一梗道:“子虚乌有的事,你莫要瞎说,我们夫妻恩爱的很,再说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哪用的着妇道人家指手画脚,打不死她!”

  高渐离撇嘴道:“你快拉倒吧,我可不想没有午饭吃”

  从小一个人流浪习惯了的高渐离,对于吃这个问题甚为在意,天大地大填饱肚子最大。

  荆大壮冷哼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贼眉鼠眼的老二凑上来说道:“大哥,以后饭我可以做的,以前在寺里的时候我就是个厨子”

  胖头陀附和道:“对对对,老二做饭可香”

  荆大壮闻言颔首,这一家人总得有个安排。

  初到濮阳还不知道做什么营生糊口呢,这就招了四个生死相随的小弟,他忽然想起了儿子经常说的一句话:“我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啊!”

  话虽然有些麻酥酥的,但是这说的不正是他荆大壮么?

  高渐离将沉浸在自得情绪中的荆大壮拉了过来,小声说道:“这几位主都是有人命在身的人,你可想好了,若是留着以后惹了麻烦还不若现在就.......”

  荆大壮:“不妥,他们虽然做过些恶,但终究也是被逼无奈,我看他们兄弟情深,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过乱当前权且就这般留着吧,若是寻着机会办个路引,再让他们走也不迟”

  高渐离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再说展霓裳,她站在自己的院子里手握长剑不停的走来走去转圈圈。

  为给夫君凑钱贱卖了宅院,却不料引来了一伙瘟神,那荆家一家倒是和善,但是那个年少的刺客和那三个人本来就是那李家派来的,今日却是全部被荆大壮给收在麾下,犹如虎狼一般盘踞在她这孤儿寡母的门前,实在令她不安。

  阿七在一旁双手托着下巴道:“娘亲你不要转了,阿七头晕”

  展霓裳道:“阿七我们去赵国寻你爹爹好不好?”

  阿七噘着嘴道:“我不,我听街上的人说爹爹在赵国又娶了别的女人,我才不要去!”

  展霓裳闻言一愣,蹲下身子将阿七紧紧的抱在怀里,没有说话。

  解救了荆大壮以后,姜柯从娘亲的屋子里走出来,心里有一种自己是个小骗子的感觉。

  自打来到这里以后,他最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思想在逐步的幼稚化,别人都是一天天的长大,他感觉自己却是一天天的变小,也许有一天会变成那个真正的小姜柯。

  而眼前的一切,包括那沉溺其中不能自拔的亲情都是夺自那个原本可以成为荆轲的人,自己不仅是个骗子,还是个强盗。

  是传说中的夺舍么?那原来的他呢?那这个地方的那个他呢?为什么都叫姜柯呢?

  这类问题在齐国的那个暖洋洋的石头磨盘上,姜柯思考了数天没有头绪,最后欣欣然接受了这一切。

  姜柯曾经一度以为,大概其自己的思想和原来的小屁孩姜柯已经完美的融合了,但是最近隐隐觉得有些问题出现,那就是自己喜欢上跟隔壁那个倔强的小女孩一起玩了,居然有种克制不住的冲动。

  我是不是一个禽兽?算算都二十岁的人了居然还喜欢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萝莉情结?

  是这个姜柯喜欢,还是那个姜柯喜欢?

  姜柯不明白。

  站在墙洞边,恰好看见了展霓裳抱着阿七的那一幕,姜柯有些心酸。

  上一世的父母离婚之后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自己从此失去了父爱和母爱,姜柯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情感是缺失的。

  和两千多年以后的现代社会不同,这个时代是男尊女卑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而女人必须贞洁从一而终,荆大壮倒是在这方面看得开些,出身农村的他也没想的要再娶一房,而吕不韦不同,虽然姜柯对于历史知之甚少,对于吕不韦这个人也是听说过只言片语,但是能给小妾都置这么一处宅院的商人岂能是普通商人,有多个妻妾也是正常。

  以展霓裳的姿色身手,若是放在现代社会,妥妥的功夫女郎,奥斯卡最佳女主的人物,但是生在这个时代只能是做了吕不韦的妾,虽然后来的吕不韦如日中天,但姜柯看到此时那萧瑟的背影抱着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似乎在哭泣,他认为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姜柯正要离去,可是阿七看到他了。

  “小哥哥来了”,阿七欣喜的喊道。

  展霓裳用衣袖擦了一下美目,笑吟吟的转过了头道:“也不知道你和阿七谁更大些,阿七总唤你做小哥哥,听起来怪怪的”

  姜柯:“我是七月半生的”

  展霓裳怔道:“地官节?”

  姜柯点点头,他知道这里的地官节就是后来俗称的中元节,也就是大家说的鬼节,自己是鬼节生的,这个生辰是上一世的。

  阿七欢喜道:“原来你也是地官节生的啊,太好了,怪不得阿七看见你就觉得亲切呢”

  展霓裳却是有些发愣,女儿出身于七月半的地官节,稳婆觉得不吉利,她说这孩子是带着阴气来的,所以唤小孩为阿七,籍此来表示对鬼魂的恭敬。

  那时候吕不韦不在身边,而展霓裳初产虚弱,也就由着她了,后来发现这孩子好像对阿七这个名字很是喜欢,一唤阿七便高兴的直晃小手,所以展霓裳也就给孩子起名为吕阿七。

  阿七:“我娘亲说你叫小柯,这个名字不好,我给池塘里的小青蛙就起名叫小柯,你还是不要和它抢的好,我给你起个名字好不好?”

  姜柯:“好”

  阿七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我看见你就特欢喜,给你取名叫庆卿怎么样?”

  姜柯:“亲亲?这不是果冻的名字吗,再说这合适么?”

  阿七蹲在来,捡了一个小树枝,在地上一板一眼的写起来,庆、卿!

  看着阿七写的字,姜柯脑中突然蹦出一句诗:“庆卿成尘渐离死,异日还逢博浪沙”

  这果真都是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