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回到大秦做刺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父与子

回到大秦做刺客 李大善仁 2119 2020.06.28 00:05

  小阿七本来因为姜柯方才的话还怒气未平呢,没想到这个可恶的家伙却是蹲在墙那边的高处还在挑衅,简直是蹬鼻子上脸,若不是娘亲拽着她,她就要越过墙头去揍那小子。

  可是姜柯的下一句话就让她小脸飞上了两朵红霞,再也生不起气来。

  若不是假山上坐着那个小孩子与阿七相仿,站在自己闺女身边的展霓裳真有些怀疑是这小子在调戏阿七,但再细看那孩子的眼睛,清澈的没有一丝杂质。

  展霓裳浅浅一笑道:“很高兴见到你,我是阿七的娘亲,阿七和我提过你,你们以后就是邻居,小孩子之间一定要和睦相处哦”

  眼见阿七的娘亲没了先前的厉色,姜柯弯腰做了一个礼,挠了挠小脑袋笑着道:“伯母您放心,您知道阿七和星星有什么区别吗?”

  展霓裳一愣,显然没有料到这小孩居然会问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她低头看看同样一脸茫然的阿七,然后摇摇头道:“不清楚,还请小先生赐教!”

  姜柯颇有些得意,他慢悠悠的的说道:“星星在天上,而阿七在我心里”

  “呃......”

  展霓裳差点被噎的一口气上不来,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妖怪啊,这话说的也太吓人了!

  阿七摇着娘亲的手臂道:“娘亲,阿七不明白,为何阿七会在他的心里呢?阿七不是好端端站在这里的么?”

  展霓裳吃吃的说不出话来,正发愁不知道如何向闺女解释这本不应该从孩子嘴里出来的情话时,一个粗狂的声音从墙那边传了过来。

  “小兔崽子,爬那么高要寻死啊,赶紧给老子滚下来!”

  是自己那识趣的老子,姜柯心里有些不悦,这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施展出来的土味大法刚刚有些效果就被荆大壮给搅合了。

  “荆大壮你上来”,姜柯突然有些诡异的喊到。

  “嘿!你这个小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都敢直呼你老子的名字了,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给老子等着!”

  说着,荆大壮脚下一跺,那高大的身子拔地而起,直直的飞向姜柯所在的假山。

  姜柯心道:“不好,这老小子看来真是恼了,连轻功都使出来了”

  在上一世中,姜柯对所谓的国术是嗤之以鼻的,什么这个派、那个派、这个秘籍、那个大法的都是扯,一点也不科学,也就是古人当时臆想出来消遣的。

  但是自打两年前给父亲飞身从树上给逮下来后,他就信了,大概是万有引力出BUG了吧,人怎么可能跳那么老高,牛顿的棺材板也按不住了吧,不对,这个时候还没牛顿呢。

  眼看荆大壮如一只大鹏鸟一般从天而降掠了过来,姜柯赶忙说道:“爹爹息怒,儿子正和咱家的邻居在聊天,隔壁阿七的娘亲好美啊,定是那天上下凡的仙女”

  荆大壮本来已经抓住了姜柯,依着往常,这个皮痒的货自然是少不了一顿打,但是听这小子说是在和邻居聊天,荆大壮止住了身形,扭头一看。

  这一看不要紧,当场就愣住了。

  这自己的儿子果真没骗他老子,隔壁那粉嫩的桃树下果然站着一个极美的妇人,正笑吟吟的盯着自己看。

  “呃,不好意思啊,我当是小孩子胡闹呢,我们是今日新搬来的,叨扰了!”

  “没关系,你家孩子挺可爱的,我家阿七很喜欢和他玩”

  阿七反驳道:“不,我不喜欢他,老伯你使劲揍他!”

  荆大壮一愣:“老伯?”

  展霓裳慌忙捂住阿七的嘴巴,她赧然道:“孩子口无遮拦,还望荆先生勿怪则个”

  荆大壮打哈哈道“无妨无妨,我也不是什么先生,话说尊夫可在,我们是外来人,应当先去拜访的。”

  阿七抢着说:“我爹爹不在,他去赵国了”

  展霓裳有些怪怨的瞪了阿七一眼,阿七知道自己多嘴了,她吐了吐舌头,煞是可爱。

  荆大壮有些尴尬的说道:“哦哦哦,原来是这样,那颇有不便,失礼了,等尊夫回来一定要喝一杯的”

  姜柯坐的无聊,他晃荡着俩条小短腿道:“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啊出墙来”

  荆大壮是个莽夫,根本没听出儿子在瞎念什么诗句,但是展霓裳听懂了,她顿时羞红了脸,向着荆大壮欠身行了个礼,拉着阿七就回屋去了。

  展霓裳自幼习武,对于男女之事其实是没有那么在意的,江湖儿女,侠骨柔情,但是那孩子随口吟诵的诗句却是应景色应了恰到好处,仿佛自己就是那个红杏出墙的女人似的。

  姜柯本是为了引开荆大壮的注意力,所以才将话题引到了阿七的娘亲身上,哪料到荆大壮也是个猪哥,和人家嘚吧上个没完,这还要问人家男人在不在,他顿时有些生气,所以将小时候背的滚瓜滥熟的诗句念了出来。

  阿七的母亲果然不简单,立马就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文武双全啊,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有这样的女子也是不易,怪不得会被那吕某人看上。

  姜柯越发的相信阿七的父亲就是那个人了。

  荆大壮心知不对,他问姜柯道:“小崽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为何隔壁的小娘子听后就跑开了,你是不是又拿我打镲了?”

  姜柯也不回答,却是高喊道:“娘,我爹爹偷看隔壁美女被我抓住拉,他还要揍我,娘亲给我做主啊!”

  “荆大壮!还不赶紧滚下来收拾屋子,你这半天当我不存在吗?”

  “哎呀,娘子你听我说,都是小崽子搞的鬼,你听我解释.......”

  “哪有专门坑爹的儿子,你荆大壮有几根花花肠子我陆青青知道的明白儿的,哼!”

  “小崽子,今天算你狠,你给老子等着”

  说完狠话,荆大壮赶紧从假山上一跃而下,去哄媳妇去了。

  坐在假山上的姜柯看着脚下这个巨大的院落,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消失。

  他感觉有一种力量,冥冥之中推动着自己向某个方向前行,像提线木偶一般身不由己。

  太阳落山了,天边还留着一丝的红色。

  姜柯抬头望天,半晌他闭上了眼,冥想了片刻又睁开眼,摇了摇头,一步一步的走下了假山。

  院子外面的一刻枝繁叶茂的书上,一个黑影在姜柯走下假山后也一闪而没,消失在夜幕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