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回到大秦做刺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有朋自远方来

回到大秦做刺客 李大善仁 2132 2020.06.30 22:30

  姜柯自打穿越过来就穿在了齐国小农村,再加上他那得过且过太阳底下暖和的懒散性子,属实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山里人。

  老爹让他学武功,他前世看多了某芳某保国之流所谓国术的表演,实在是对这类自以为骗局的玩意没有一丝兴趣,在荆大壮恨铁不成钢的在他小屁屁上踢了几脚后也就放任了。

  毕竟这孩子从小身体就不好,三年前那个雨夜之后让他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再也对姜柯狠不下心来,再说这娃看起来读书还成,没上过一天私塾还能认识不少字,时不时还出口成章,虽然不知道说的什么玩意,这么看来说不定以后当不成大儒也能做个私塾先生当当,也算混口饭吃。

  就这样,守着一个剑术颇为了得的老爹,姜柯竟然不知道这世上还真有武功这么一种存在。

  今日里他算是见着大世面了,若刚刚那刀光剑影看起来像是武侠片一样,那姓高的小子方才这一下子就是好莱坞特效了,真真的的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还兜头扑了他一脸的灰尘。

  我去,来这三年了才知道这地方是个高武世界,而且自己就是这世界的一员,还特么是个武力值还颇为强大的刺客!

  姜柯不禁又伸出自己那莲藕一般白生生的胳膊和小手看了又看,怎么也不像是一双杀人的手啊,居然还有胆子去刺杀那千古一帝的秦始皇,是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是被谁灌了迷魂汤了?

  宇文雪在墙这边突的被那破开的墙壁吓了一跳,等缓过神来一把将还在墙头上发愣的姜柯揪到了怀里,又撩衣服又翻头发的查看有什么伤到的地方。

  “娘亲,我没事,那边有一个人好生厉害,弹个琴就能将墙给炸开!”

  心有余悸的宇文雪抱着姜柯喃喃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展霓裳嗓子有些发干,原来是白白净净的少年真的没有说大话,他的确是有放自己一马的资本。

  在少年人露了这么一手之后,院子里的气氛着实有些尴尬,展霓裳想说些什么,被荆大壮摆了摆手打住了。

  荆大壮眯缝着眼睛道:“不知小侄你这是何故,我虽是今日才搬来这里,但是这阿七母女是好人啊,贤侄你这是?”

  少年听得荆大壮称呼他为贤侄倒是也不见恼怒,他还是对着荆大壮遥遥做礼道:“我也是受人所托,有人想要在下带吕夫人回到邯郸城即可,并没有要伤她性命.......”

  还没等少年说完,展霓裳软剑一抖摆了一个起式沉声道:“你们将我夫君怎么了?”

  少年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这个持剑的绝色女子道:“你莫要以为刚刚踹了我一脚就能打得过我,你夫君怎样我不知道,我也不关心,你若是惹恼了我,我不介意收回我刚才说的话!”

  “你.......”

  展霓裳一时语塞,拎着剑就要上前!

  荆大壮赶忙拦下,他招呼宇文雪道:“柯儿娘你赶紧过来扶吕夫人和阿七去歇息片刻!”

  宇文雪闻声从那被破开的大洞钻了过来,看了一眼展霓裳,心道小崽儿果然说的不错,荆大壮真也有三分可能是看上人隔壁这个美娇娘了,所以才跳脚出来帮这么个没名目的瞎忙,但是她还是依言将展霓裳扶着拉了过来。

  展霓裳本不想离开,但是眼看打是打不过了,又能怎样,至于自己夫君的事情,他在信里倒是提到过自己的处境,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再有荆大壮和那厉害的少年似乎相识,应该是有什么话要自己回避,暂且只能跟着他夫人回到隔壁了。

  等着三人从那破洞回到了房中,荆大壮向着那少年人微微一躬身道:“齐人荆大壮!!”

  那少年也不做作,躬身还礼道:“燕人高渐离!”

  一个乍见恩人之后,一个初听父亲之信,二人若多年的相识一般。

  原来荆大壮在早年时遇到的那位高人就是高渐离的父亲,他看到荆大壮少年心性,扶弱逞强,又有些天资,遂一时心动,传授了些剑术给他,哪料到后来却是在这濮阳城与自己的儿子相遇,倒是有些无心插柳的意味了。

  高渐离一心打探父亲的消息,得知父亲也只不过是与眼前的汉子萍水相逢罢了,他顿时有些失望,这几年来,他走遍各国,就是为了寻找父亲的的下落,但是因为父亲职业的关系,他很少会留下任何有用的信息给自己追寻,本以为今日会柳暗花明,不料还是空欢喜一场。

  交谈中,荆大壮也得知了高渐离捉阿七母女的原因,遂劝说高渐离脱了那李晃的门客之职,邀他来濮阳城暂住,再做下一步打算。

  高渐离本就不喜李晃那为虎作伥的纨绔做派,此次来濮阳也是听说只捉一个女人回去,并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遂跟着那三人过来了,哪料到那胖头陀居然想杀掉无辜的一家作为替罪羊,这才有了他欲赶在三人之前悄声无息将那展霓裳捉了,从而救下那蒙在鼓里的一家人,不料被阿七给搅合了。

  再说小阿七,她也是闲的无聊,娘亲在屋中练功,她自己一个人溜院子里,用弹弓打着玩。

  以往有一个小花园,假山石上摆些瓶瓶罐罐的作为靶子射,搬到了别院,没有了目标,遂向着房顶的一片漆黑打去,误打误撞逼出了藏在房顶上的高渐离。

  荆大壮问高渐离那三个跑了的歹人怎么办?

  高渐离不在乎的说:“那三只小虾,任务失败了断然不会再回到李晃那里讨打,本就是些泼皮无赖,不打紧”

  “那你自己呢?”,荆大壮又问。

  高渐离自嘲道:“我也只不过是李晃豢养的一只狗而已,这里离邯郸千里之遥,等到消息传到邯郸城他的耳朵里早不知何年何月了”

  待到二人一前一后回到姜柯家的时候,屋里的两个女人早就相谈甚欢,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得知这厉害的少年人只不过是那赵国纨绔子弟的打手,而自己夫君无恙,展霓裳遂与高渐离握手言和,将刚刚的血雨腥风都忘却了。

  姜柯抬起头仰望着一脸干净的高渐离,心中不禁有些发苦。

  看来真的是躲不掉啊!

  小姜柯悄悄的将嘴巴附在高渐离耳边说:“高兄,你教我做刺客可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