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回到大秦做刺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夜半追逐

回到大秦做刺客 李大善仁 2102 2020.07.01 09:47

  经过一场折腾,大家都累了,阿七早早就躺在小花园的摇椅上睡着了,睡梦中还咕哝着强盗不要脸之类的话语,脸蛋上依稀挂着泪痕,显然还在惦记那原本属于她的天地。

  展霓裳轻轻的将她抱在怀里,阿七小脑袋靠在娘亲的脖子上,亲昵的蹭了蹭,小手抱紧,一脸的满足。

  看着展霓裳的背影,高渐离那波澜不惊的眼里居然出现了刹那的温柔。

  “你喜欢阿七的娘亲?”,姜柯奶声奶气的问。

  高渐离低头看了一眼姜柯,没好气的说:“小娃子你懂个屁!”

  姜柯也不在意,他自顾自的说道:“这个女人好看是好看,但是一言不合就动手,不好,不温柔,还有,人家是有夫之妇,还有那么大的个姑娘,你这想法很危险呐!”

  高渐离斜着眼睛瞅了一眼这个硬要坐在他身边的小孩子,这厮不早早回屋睡觉,跟他这老气横秋的哔哔个锤子,不愿搭理。

  姜柯知道这大帅比在想什么,他不屑的说道:“别这么看我,我告诉你,我以后可是一个了不起的刺客,比你牛逼多了!”

  高渐离饶有兴趣的问道:“说说,怎么个牛逼法?”

  “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会去杀一个特别牛逼的人”

  “嗯,作为一个刺客,能杀死一个牛逼的人也不失证明自己的一条捷径,那后来呢?”

  “后来应该是出了意外,没杀成,我也死逑了”

  “功败垂成?故事不错,赶紧回去睡觉,小孩子睡太晚会长不高的”

  “这可不是故事,我告诉你.......”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这娃娃咋这烦人呢,再不滚蛋我揍你!”

  说着高渐离伸出了拳头晃了晃。

  “没意思,说个话急啥眼呢?”

  “你走不走?”

  高渐离站了起来,身上的黑衣无风自动。

  “走走走,跟小孩还一般计较,你这人忒差劲,也不知道我看上了你哪一点,会跟你这样的人成为朋友.......”

  看着骂骂咧咧走了的小孩,高渐离嘴上浮起了一丝少见的笑容。

  五年来,他一直在漂泊,居无定所,饥一顿饱一顿的,实在是走累了,这才在李晃的门下当了一条狗,虽然李晃表面上对他很恭敬。

  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和父亲有些渊源的荆大壮一家,不将那姓吕的小妾弄回去给李晃,赵国是不能回去了,在这里也不错,还能防着胖头陀那三个泼皮贼心不死再折返回来,他虽然和荆大壮说那三人不敢再来,但是他也注意到了那锦毛鼠瘦子看展霓裳那充满邪欲的目光。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就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权且等着那几个人真的都滚蛋了再做打算。

  “哎,高兄,你若是真喜欢阿七的娘亲倒是也不是不可以,那吕不韦也不差这一个老婆,俗话说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我可以帮你.......”

  高渐离心下恼怒,这死孩子跟阴魂不散似的大半夜不睡觉胡言乱语,他一探手从地上捻起一个小石子,向着那藏在假山后面的姜柯轻轻一弹!

  啪!

  哎呦!嘶!

  “高渐离你小子真下的去这黑手啊,你给我等着,狗咬吕洞宾你不识好人心,这笔账小爷记下了”

  姜柯捂着小腿一瘸一拐的跑回厢房去了。

  正堂卧房里的宇文雪推开荆大壮问道:“柯儿怎么了?”

  “别管他,他那胡言乱语的毛病你又不是不知道,来继续!”

  “哎呀,你小点声,莫让那少年听见”

  .......

  夜半时分,天地间一片静谧,只闻得那蛐蛐和青蛙求偶的叫声。

  躺在花园藤椅上的高渐离突然睁开了眼,慢慢的坐了起来。

  一个黑影掠过了墙头向外面去了,看身形应该是荆大壮。

  高渐离心中疑惑:“他这个时候出去干什么?”

  他没有多想,将斗篷往身上一裹,悄声无息跟着荆大壮出了院子。

  走了没多远,荆大壮突然在一棵参天大树之下停住了。

  站在树下,荆大壮缓缓抽出了背后的青铜剑,压着声音道:“树上的那位,你可以下来了!”

  顿了顿,没有任何动静。

  荆大壮冷笑一声,弯腰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朝着树上扔去!

  还没等石头碰到树枝,一个黑影嗖的从树上窜了下来,没有一声言语向着远处就跑!

  “想跑?没门!”

  荆大壮持剑就追!

  几个起落过后,那逃跑的黑影越来越远,荆大壮心中急躁,悔不该刚才站错了位置,没有封住那人逃跑的方位,眼看这就要追不上了!

  忽然听得前面那奔跑的黑衣人啊的一声没了动静,荆大壮心道莫非这货跑的崴了脚?真是天助我也!

  脚下加快,几个呼吸便到了前面那黑衣人惊叫的地方,等看到眼前的情景,他顿时放下心来。

  只见高渐离坐在一个小土堆上,脚下躺着刚才逃跑的黑衣人。

  荆大壮走过去,挨着高渐离坐了下去,呼呼喘着粗气。

  “死了?”,荆大壮问。

  高渐离答道:“没有,打晕了而已,是那三个泼皮里的老二,轻功最好”

  荆大壮一边擦额头的汗一边说:“我说么,这兔子跑的飞快,要不是你我还真撵不上这王八蛋!谢了啊”

  “不用客气,此事和我有干系,我也是在为自己做事”

  荆大壮点了点头道:“我听柯儿和你说想要和你学本事,你若是不嫌弃可以教教他,我出学费!”

  高渐离一想到那古灵精怪的小孩就有些头疼,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道:“我会的都是些杀人技,若是学的不好恐怕给他带来灾祸”

  “呵呵,这娃儿疲懒的很,以前和还逼着他跟我学些拳脚功夫,懒的和虫儿一般,少见他要学什么,他一直说要避祸,可是这灾祸是自己能决定的了吗,杀人技就杀人技吧,多一些本事总归是没错的,还请贤侄莫要推辞的好”

  高渐离微微一笑道:“你我年龄相差不多,以后还是莫要叔侄称呼了,我唤你做荆兄可好?”

  荆大壮哈哈一笑道:“小弟然也!”

  听着荆大壮那爽朗的笑声,地上躺着的锦毛鼠幽幽转醒,一睁眼就看见一柄明晃晃的青铜剑架在脖子上,那冰凉的感觉让他魂飞魄散!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你想知道什么我全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