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回到大秦做刺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邯郸之变

回到大秦做刺客 李大善仁 2114 2020.07.06 17:33

  赵国,邯郸城,醉仙楼。

  一个身着紫色长袍的中年人男人独自一人坐在华丽的雅间之中,手握青铜杯,神清气闲的在自酌自饮。

  忽然,包厢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男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坐着的那人抬头看了一眼,似乎早就料到来人会如此一般,他垂眼道:“子楚你来的正好,上好的佳酿,我这一人独饮好生无趣,来来来,你我共饮!”

  来人并不就坐,着急道:“吕先生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醉仙楼里饮酒,那背信弃义的赵丹就要将我杀了以威慑城外的秦军啊!”

  坐着喝酒的人正是展霓裳的夫君吕不韦,而那跑进来的男人就是被吕不韦奉为奇货可居的异人赵子楚。

  吕不韦不紧不慢的给对方倒了一杯酒,慢条斯理的说道:“子楚莫急,山人自有妙计!”

  赵子楚闻言心下大定,就依言坐下,双手合礼道:“全都仰仗先生了,如若先生能助异人脱此困局,待到日后回到大秦我定然厚报于先生!”

  吕不韦微微一笑道:“子楚不必多言,你我早已敞怀,你也知道我吕不韦是商人,这几年我吕家一多半的钱财都投在了你身上,帮你就是帮我自己,我吕不韦可不做那赔本的买卖。”

  赵子楚一揖道:“没有先生,我早就被赵国的子弟们给欺辱死了,先生大义,子楚铭记在心,定然不会让先生看走了眼,但是眼下秦军围城,这赵丹将邯郸城整个都戒备了起来,满城都是负戈的士兵,我刚刚来找你,若不是有你给我的李家玉牌,早就被当做投诚之人给剁了!”

  吕不韦举起酒杯,隔着桌子向赵子楚一倾,而后一饮而尽。

  “自长平之战后,白起抱病,王陵为将与赵国胶着已经俩年之久,秦军已然不是那个坑杀40万赵人的锐利之师,李牧也从北边率三十万大军归来,再加上楚国春申君和魏国信陵君的两路大军不日就至,区区王龁率领的疲惫之师怎能挡得住赵楚魏三国联军,邯郸城已成铁通,秦军必败!”

  赵子楚急着道:“是啊,所以赵丹这厮才有恃无恐说要拿我的头颅去祭奠那长眠于长平的四十五万军士啊”

  吕不韦:“哼!我早就料到赵丹会听信那些纨绔家的老儿谗言,数月前已经遣巨资将这邯郸城的城守买通,只要他赵丹还没有下最后的命令,你我想什么时候走便走,华阳夫人还在咸阳等着你回去尽孝呢”

  “先生睿智!”赵子楚倒身便拜。

  吕不韦满意的离席将地上的赵子楚扶了起来,他拍拍赵子楚的肩膀道:“此次离赵我谋划已久,为确保万无一失,那城守答应只能你我二人出城!”

  赵子楚一愣道:“那赵姬和政儿呢,你我走了,留他们母子二人在这邯郸何异置于虎狼之口?”

  吕不韦怒道:“妇人之仁!此等危机情况之下,你我出城已属不易,若你想带着她二人一起离开,那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赵丹来杀你罢,你想死,我吕不韦陪你便是!”

  赵子楚悲呼:“子楚知错矣!”

  吕不韦叹了一口气道:“赵丹将你的府院看的紧紧的,也是算准了你舍不得妻儿,这才放你出来,你我等那宵禁之后便可动身,华阳夫人与王龁约好,今夜佯攻,你我在守城的配合之下从护城河底泄洪洞潜出,出城自有夫人的人接应,至于你的妻儿,我已经有了安排,生活定然无忧,既然你已脱困,那赵丹断然不敢取他们性命,你放心走即可。”

  赵子楚不在言语,重重的点了点头。

  是夜,二人夜行衣下罩着鱼鳞服,攻城的火光冲天,在邯郸城守的掩护下,从那开了闸的护城河泄洪洞中悄悄溜了出去。

  在秦军攻城之时,邯郸内城却是一片祥和,丝毫不见战乱带来的纷扰。

  内城一处小宅院里,一个极为美丽的妇人正在给一个三岁的男孩儿梳头,烛光下,妇人面若桃花眼含春,十指如葱肤脂凝,称得上妖艳一词。

  再看那孩子,长得看似敦实憨厚,圆头圆脑的,但是细观其眉目,如那刀斧刻画出来一般有棱有角,双眼有神,眉宇之间充满着英气。

  孩子温顺的坐在小板凳上让妇人给梳着那乌黑的头发,忽然听得远远的城墙上那惊天的呐喊声,男孩道:“秦军攻城了。”

  妇人嗯了一声,没有说话,继续给他梳头。

  男孩:“爹爹说秦军是来接我们回去的”

  妇人:“此话在外不能乱说,你要记住,你是秦国质子的儿子,这里是赵国,要学会低头做人。”

  男孩:“孩儿明白,可是仲父说我们终有一天回回去的”

  听到仲父一词,妇人的手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将男孩的头发都扯下来了几根。

  男孩吃痛,但是丝毫没有动,更没有喊叫一声。

  妇人呆呆的看着手里头儿子的头发,又看看城外那依稀的火光,嘴唇张了张,欲言又止。

  那个人几日前差人送了一笔钱过来,并捎口信说让她们母子二人安心。

  那一天起,她就明白,他要走了,带着那个她不喜的赵子楚走了。

  妇人从身后将男孩拥在怀里。

  “政儿啊,以后就只有你和娘亲了,万事切勿急躁,三思而后行”

  小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将娘亲的手抓住,用力握了握。

  “娘亲,以后政儿保护你!”

  美艳的妇人叫赵姬,她本是吕不韦的歌姬,见赵子楚垂涎,吕不韦就将他送与了赵子楚,到了赵府九个月之后,诞下一男婴,起名为政。

  王龁攻城的这一天,正是赵政三岁的生辰,也正是这一天,赵子楚在濮阳巨贾吕不韦的帮助下成功从赵国逃出。

  翌日,得知赵子楚逃走,孝成王赵丹震怒,下旨将赵姬母子流放雁门。

  远在濮阳的展霓裳不知道的是,她那笔卖了宅子筹措的钱被夫君差人暗中送给了赵姬。

  两个素未蒙面的女人为了同一个男人,各自带着一个孩子翘首期盼。

  在邯郸去往雁门的官道上,两个押送流民的戍卒看着美艳的赵姬流露出了邪恶的神情,而赵姬早已发现这俩个不怀好意的家伙,她将本就破烂的衣衫往下扯了扯,露出了一大片滑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