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回到大秦做刺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遁了遁了

回到大秦做刺客 李大善仁 2202 2020.06.28 10:08

  荆大壮有些兴奋。

  这宅子,这院子,这陈设,这家具,简直是晃瞎了眼。

  若不是房契地契真真切切的攥在手里头,他肯定怀疑黄三那小子晃点了自己,这么大的宅子才花那么点钱,给他荆大壮十八个胆子也不敢领着媳妇孩子往进住。

  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回自己那小村子里将王老财提溜着领子拎过来,也嘚瑟嘚瑟。

  除却濮阳动荡的原因,展霓裳这宅子属实是贱卖了,那日黄三带着钱来这城外寻院落的时候,也是展霓裳收到丈夫吕不韦书信的时候。

  书信里,吕不韦详细说了他现在所处窘境,大部分的钱财都投在那个叫赵子楚的家伙身上,但是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眼光,他管这个叫做“奇货可居”,吕家老太爷一开始是支持他的,但是随着赵子楚这货挥金如土,越来越奢侈无度,老太爷也犹豫了,虽然他相信吕不韦,但是在此局势下,照这样下去,整个吕家都要被填进这个无底洞之中,更别论什么将来了,所以吕太爷干脆断了吕不韦的财政供应。

  吕不韦虽然靠着商人天生的敏锐性,在邯郸城左右逢源,但是赵子楚在赵国自带敌国质子的属性,树敌太多,他一边给这位大爷化解来自各个势力的打击,一边还得通过各种关系帮助赵子楚上位。

  前段时间刚刚为赵子楚牵上了华阳夫人这条线,眼看大功在即,但是后院却是失了火,自家老爷子断了他的财权,这一下让吕不韦异常的着急上火,不得已用那丝绢修书一封给自己最宠爱的小妾展霓裳,让她筹措些钱财过来。

  吕不韦在濮阳城是商贾世家,家境殷实,妻妾自是少不了的,这展霓裳在三个小妾之中是最为识大体的,因为展霓裳出自武术世家展家,虽然是旁支,给他吕不韦做妾倒也门当户对。

  当日与展霓裳相识是因为这小妮子误认为吕不韦在大街上食霸王餐,不由分说揪住就给揍了一顿,哪知道吕不韦是在自家酒馆中吃食,哪有付钱的道理。

  不过这一顿打也挨的值当,讹了一个媳妇回家,到底是精明的商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不过这展霓裳除了功夫厉害,平日里也没少读书,端的是文武双全的奇女子,一进门就给了吕不韦那些妻妾一个下马威,谁都不敢惹,和一只母老虎似的,日子久了那几个女人就不干了,去老太爷那里哭诉她们如何被压迫的牛马不如,吕老太爷又找到了吕不韦,没法子,吕不韦只得在濮阳城外的僻静处给展霓裳置了一处雅静的宅子。

  展霓裳倒是自得其乐,整日里除了练武就是侍弄院子里的花草虫鱼,将一个偌大的院子装点的和花园一般!

  吕不韦来了几次也是欢喜的紧,差人又运了些山石,仿这那朝歌的皇宫内院又重新设计了一遍,在这之后几乎是常住了下来,这下轮那些女人傻了眼,悔的心肝都掉出来。

  后来吕不韦在赵国行商的时候遇见了赵子楚,当下认定投资一个君主是天底下最赚钱的买卖,于是就有了上面说的一幕。

  黄三儿趁火打劫,展霓裳贱卖宅邸,荆大壮渔翁得利。

  在晚饭后,荆大壮出去溜达了一圈,给街坊四邻送了些媳妇腌的酸菜,同时也确定了这宅子就是濮阳城最大的败家子吕不韦的。

  姜柯听后却陷入了沉思。

  吕不韦啊,前世在影视剧里好像看过这厮的演绎,说实际上是秦始皇的亲爹,跟秦始皇的老娘还有一腿,这电视里的编剧是不是瞎扯咱也不知道,但是吕不韦在秦朝是个了不起的大官,年轻时候做买卖就投资了叫做异人的潜力股,这货后来当了秦国的君王,叫什么王来着,隐约有些印象,但是记不得真切。

  姜柯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有这么一出,定然把历史老师当做亲爹一般,不过也不对,那个时候的亲爹还不如历史老师关心自己,最起码还语重心长的告诉姜柯在上课睡觉的时候姿势摆正确,打呼噜对身体不好。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历史差的一批不说,连狗血的历史剧都不爱看,这穿个鸟啊?

  姜柯内心狂喊:“好歹也给我带个鸡肋系统啊,这让我怎么装逼,你大爷的!”

  本想着就这么着吧,只要活着,哪活不一样啊,若是估摸着没错的话,没几年就大秦帝国了,国家统一,民富力强,大好的盛世,厮混一下也不赖。

  哪知道居然穿越成了最悲催的刺客荆轲,这眼瞅着就是个短命的货,本还心存一丝侥幸,荆大壮给起了一个泯然与众的名字,重名的几率大大的。

  但是吕不韦的出现坐实了自己就是那个刺秦王的荆轲。

  古代人口虽然不多,但也是乌央乌央的,怎么就这么巧?

  不行,为了活下去,得和这吕不韦撇清关系,不只是吕不韦,凡是有雄心壮志要争霸全国的都是我姜柯远离的对象!

  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姜柯偏要往低处走,我怕死,我不去招惹你们还不成?

  想到这里,姜柯抬起头对荆大壮说:“大壮啊,商量个事呗?”

  荆大壮好不容易换了新居,眼瞅这么多的房间,终于不用和小崽子挤在一个大坑上了。

  他正琢磨着怎么把儿子哄到另一个屋子去早早睡下,自己好和媳妇做些探讨人生的大事。这几天从齐国到卫国,一路上都是在马车上过的,风餐露宿不说,连个和媳妇亲热的机会也没得。尤其是今天看着了憨态可掬的小阿七,发自内心的喜欢,看来真得给姜柯生一个妹妹了,别的不说,大家都说姑娘是小棉袄,荆大壮深以为然,姜柯这个油嘴滑舌的货,时而清醒时而疯癫,总说些自己听不懂的胡话,眼看是炼废了的节奏,顶多是个漏风的破马甲。

  看着姜柯那诡异的模样,荆大壮有些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连忙义正言辞的说道:“你都五岁了,长大了,又不是三四岁的小孩子,别想着还和我们一起睡,我告诉你,没门儿!”

  姜柯心说谁稀罕和你个糙货睡,每天都要抱着自己被蹂躏一番,又是亲又是抱的,忍他好久了。

  姜柯摆摆手道:“不是这个,我今天肯定去别屋睡,你放心吧”

  荆大壮舒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这个,那别的都好说,他欣喜道:“说吧,啥都答应你!”

  姜柯低眉顺眼的道:“咱不住这了,明天搬家好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